音乐狂人(思楠代发):轮回

生:

如果人的意识与生俱来,那么在精子和卵子结合前就已经存在,“我是谁,为什么我会知道我是我”,科学家把这样的解答解释为基因的传承,那么唯神论中的轮回也就说得过去了,每个生命的开始都是必然的,每个生命的诞生都是奇迹。

我们相信宇宙是无限的,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知道宇宙的边缘在哪里,在这个浩瀚的空间里,我们的存在甚至小于病毒,那么,一个生命的开始就应该是一个宇宙的诞生,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的细胞是不是也一样存在意识,也一样和我们想的一样,因为它们也没办法独自把我们的身体探索完成。

我们从来不吝惜词句去描写生命的美丽,从来不怀疑生命是美丽的,所以生命也是普遍的存在,就像宇宙的真实,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完全理解他的存在,每个人穷尽一生的时间去理解它,感受他,但在最后又有多少生命是没有遗憾的,或多或少。

其实如果生是宇宙的开始,那么相信,生命一直在无限的扩张,这样的扩张会让每个生都在填补之前的遗憾,我们把这样的“生”叫做进化,也就无可非议了。

老:

  细胞的分裂是建立在合适的环境下才会产生的,就像我们一生中的一个美好的阶段,你会找到你的“另一半”,两个不一样的生命共同结合创造出新的生命,于是,两个生命得到了“进化”,进化的生命延续着两个人的优点,这样的结果是完美的,但是唯一的遗憾是时间,在“优胜劣汰”中,人会老去,逐渐的,老去的人变得迟钝,不堪重负。

  当我们的生命让时间打磨得只剩回忆的时候,抗争是没有意义的,于是我们选择了接受,就像太阳始终会变暗一样,宇宙把太阳比作一个细胞,我们就是它的一个分子。

  “老”是值得尊重的,因为他的细胞吸瞒了养份,足以让新鲜的细胞得到滋养,所以每个诞生的生命都渴望长久的生存,却只有少数可以称为“长久”,于是,我们更加的尊重这份“长久”,在这样的尊重下,人与人组成了一个团里,我们把它叫做“社会”,社会里每个个体都渴望吸收更多的养份,以获取更多的尊重来体现自身的价值,人们也在慢慢变老的过程中逐渐升华。

病:

  每个生命从无到有,从新到老,都是抗争的史诗,作为宇宙的一个个体,人类实在太渺小,渺小到一点气候的变化,一个小小的习惯,甚至比我们小几千万倍的细菌,都可以让我们的生命终止,在这个生命的群体里,我们只算得上是几千亿分之一,人类作为个体,要向这几千亿的生命抗争以换得生存,失败是在所难免的,当生命老化,当你感到脆弱了,当“对方”太强大了,我们败下阵来,虚弱的在病床上呻吟,在垂暮之时紧闭双眼,请不要难过悲伤,也许不久你会重新充满活力,也许你的胜利足以让你的失败毫无遗憾。

死:

  开始了就意味着结束,结束却不意味着终结,就像一个故事:女儿看着垂暮之时的妈妈痛苦流泪,妈妈让女儿和自己照最后一张合照,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妈妈安静的去了,慢脸的幸福和满足;我想,这位妈妈在最后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这让她无比的欣慰。

在生命的轮回里,没有绝对的赢家,也没有失败者,好与坏,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以至于有时候我们无法判断,就像我们无法判断有限和无限一样。我们姑且把人的一生比作一段奇妙的旅程,当你认为旅程结束的时候,说不定它正在某个你不为探知的地方重新开始,就像四季的更替,就算没有了太阳,月亮,它一样会在其它地方开始并继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