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野百合的春天(之二)

野百合也有春天,你信吗?

大学毕业的前一天,我悄无声息地收拾好物品,正准备离开。突然接到了瑶悦的电话:“欣然,我们见个面吧,就我们俩!”瑶悦留在了这座城市,这里有她的新的家,她已经好久没回寝室了。

我俩在咖啡厅默默地坐了好久,略带伤感的音乐让我想起了我们的过去。本想过一段时间用写信的方式对她说,但那一瞬间,我还是说了出来:“瑶悦,我这些日子冷淡你,不是因为羡慕嫉妒你的生活。而是,那天你不在的时候,徐冉说喜欢我,我觉得非常惊讶而且害怕,害怕这样的狗血发生到我们的身上。我不想让你不幸福。而我,我也要找到真正喜欢我的人,而不会接受随意的挑逗。”

瑶悦楞了一下,她静静握住我的手:“欣然,那天的事情后来徐冉告诉我了,他说自己当时突然试一试,传说中冷美人欣然是不是容易动情,所以才用那样无聊的方式开了个玩笑。他觉得非常抱歉,伤害了你我的感情,但又深知你的自尊心非常强,不敢向你请求原谅。为这我也差点和他闹分手!”瑶悦说着示意我看窗外,透过玻璃,徐冉站在外面,像个大男孩,有些难为情地看着我俩,又用力地点点头。

我的眼泪顿时涌了出来,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可还是觉得心中有一处很疼很疼,哪怕用手轻轻碰触,都疼得让人掉泪。

瑶悦,祝你一切安好!


我不想回到令我伤心的家乡,不想回到我一个人的空荡荡的家。亲戚中只有舅妈让我想起我的养母,其他人都忙着自己的孩子和生活,没空理我。我让舅妈帮我出租了房子,跟着同学来到大城市打工。快节奏的生活也许会让我感觉好一些。

同学介绍我到一家公司面试,老板是做广告创意的,需要很多像我一样的业务员。我的生活像上紧了弦的发条:合租房子,挤地铁上下班,学习工作中的新内容,为了谋生,我无暇多想。

只是到了华灯初上的夜晚,看着外面霓虹闪烁的世界,我想到了原先和养父母在家里开心聊天吃饭的生活。有时候,看到一扇扇小窗户里透出的灯火,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孤魂野鬼,到处飘着,真想一走了之啊!爸妈,我好想你们,你们真的就这么忍心抛下我一个人吗?我也想过我想要的生活,一份自食其力的职业,一个幸福的家。你们在天上看着我吗?你们一定希望我过得好好的。

合租的室友千华是个时尚美女,她身边的男孩很多。有给她送名贵包包的,有给她送漂亮衣服的,还有天天追着为她煲汤的......千华常笑我不知道利用宝贵的资源,她说:“女孩谁不趁着自己年轻漂亮,好好玩一玩啊?这些男人,就想和我上床!什么爱情,只有傻子才相信!”一次醉后,千华告诉我,几年前,她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当她第3次怀孕说想要留下那个孩子时,男友突然玩起了人间蒸发。后来她把他堵到路上问个究竟时,男孩说自己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没有理由!从那时起,千华把自己的交友日程表排得无懈可击,让所有男孩围着她团团转,都知道她有一打追求者,保持若即若离是一种艺术。

千华有一个男朋友,刚刚失恋,千华说我们可以试试。他和千华不是一路人,曾经沧海难为水,宁可独善其身 ,也不苟且。千华和他朋友的爱情嘛,我不想要。虽然,我没有太多的智慧和特长,可是我想要真正的爱情和生活。

与喧闹的隔壁只一墙之隔,我会读读我喜欢的书,练习一下朗读,我喜欢这个,将来也许我能做个好主播。晚上做做瑜伽也能让我放松,我喜欢这种安静的感觉。

一晃三年过去了,我也陆续换了好几家公司,我在设计、广告、文案等方面越来越有经验。我想再积累几年就回去自己创业了。


一天,接到舅妈的电话,说我的亲生父母找我来了。

亲生父母?现在?!

养父母生病时,我幻想着天上掉下我的亲生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不要让我一个人每天在弥漫着的消毒水的病房里,盯着日渐衰弱的掉了头发的养母,痛苦地呻吟。还记得患了尿毒症的养父,最后瘦得只剩一张皮,像一只放了气的气球,闭着眼睛,虚弱地喘着气,什么东西也吃不下,我幻想着从病房外走进我的亲生父母,说:孩子,我来了,还有我们!

现在的我像一只疲惫的鸟儿, 特别特别想栖息在树枝上休息一下。

那氤氲着热气的厨房里,是否能飘出妈妈的味道?那暖暖的灯下,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心地看着电视,我有多久没有体会到了?可是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要将我遗弃?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这时候想起了我?为什么?!

因为我有用!

三天后,节俭的舅妈坐飞机出现在我的面前。身旁多了两个身体微微发福、憔悴的中年男女,看得出他们平时的生活很会保养。他们像看一件宝贝似地打量着我,看我哪儿像张家人。

原来我的亲生父亲姓张。因我的母亲家室殷富,姥爷经营了一个上市公司,在国际上非常有名。当时一无所有的父亲“嫁”给了大龄的母亲。我姥爷曾经说把家产留给家中的男孩。所以,当我第二个出生时,父亲悄悄地找了个理由把我和前面的姐姐都送走了。等到第三个孩子还是女孩时,父母已经过了生育的年龄,姥爷也认了命。我唯一的妹妹生得聪明伶俐,这些年也学习了一些生意之道,还嫁了个优秀的博士。几个月前,不巧出了车祸。

姥爷急得生了一场大病,倔脾气犯了,说如果没有后人,他身后的财产全部充公。我的亲生父母悲痛之余赶紧派人到处找我和姐姐。我的亲姐姐一生也坎坷,多年未嫁,前年得了抑郁症自杀。只有我、我的亲生父母,彼此都是对方的“救命稻草”,也许我们会有一大笔钱,让我们在梦中都会笑醒的钱啊!

我彻底懵了。我的亲生父母寻找的不是一个多年前遗弃的女儿,而是支票上不可或缺的手印啊!他们并没有为当年的贪婪付出一丝愧疚,依然为当下的贪婪赤裸裸地开价!我要充当他们的价码吗?他们的逻辑是,躲在宝马车里哭,也远比在自行车上笑来的更幸福。

舅妈同情地看着我,轻轻拍着我的手背,“孩子啊,不管怎么说,你有父母了。啊?”

当我的亲生父母委婉地暗示我可以和我优秀的博士妹夫继续前缘时,我无声地笑了,心里却在嚎啕大哭。他们的心里,什么都可以用实用、等价之类的去衡量吗?

“梓强,你过来见一下你的姐姐。”生母的声音不大,却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

门开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考究的衣着,轩昂的神情,可是,棱角分明的五官依然像昨天一样。啊!梓强,是我认识的梓强吗?

没错。惊诧的表情,难掩的愧疚,瞬时集中在英俊的五官上,有一种滑稽的效果。“欣然,你......还好吗?”

我知道我该走了,离开这些我曾多么渴望而现在却不想见的人。我扭头跑出了房间。


跑到河边,停下脚步,雨哗哗地打到我的身上,湿冷、无助。我闭上眼睛,任泪水和雨水在脸上肆意流淌,我感觉好累,我想歇歇了......我慢慢地靠近河水,鞋子湿了,裤子湿了,我觉得我快解脱 了,养父母在微笑着向我招手,“妈妈爸爸,我想你们了.....”我渐渐失去了知觉,我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沉,我好想睡一觉......

"醒醒,醒醒!"有人在急切地呼唤着我,拍我的脸。模模糊糊,我看到一张焦急的男孩的脸,还挂着水珠。

“是你救了我?我不想。”

“是我,你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这个年轻的男孩略过一丝忧伤,顿了顿:“多少人为了多活一天而拼命努力。”

我活下来了。因为景然救了我。这个比我小5岁的男孩,曾经和恋人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她是景然的大学同学,经历了分分合合,当两人最终决定要一起生活的时候,她却查出患了绝症,三个月不到猝然离去。

景然常常到这条河边,这里有他们两人曾经的回忆。巧的是,我当时在河边时,坐在旁边亭子里的景然看到了。当他看到我慢慢靠近河边时猜出了大概,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也许这就是缘分,景然不仅救了我的命,也和我有很多共同话语。他在大城市的拼搏经历,让我像遇到了另一个自己。景然虽然比我小五岁,可是他对人的关心,他处理事情的成熟,真的令我有恍惚之感。“没办法,都是自己独立闯荡被逼出来的。”他露出白白的牙齿,微微笑着。


几年的学习,我的播音经验和积累越来越多。上个月,我竞聘成功了都市频道情感类节目电台主持人,好开心啊!

“亲爱的夜行人,今晚有我陪伴,你不再孤单。”当我有一天又像往常一样开始我的工作时,导播示意接进热线电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主持人您好,我想对我喜欢的 女孩说,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纪念日,我想说:我找到了我生命中的伴侣,欣然,你愿意嫁给我吗?”

幸福的洪水瞬时淹没了我,泪光中,我眼前浮现出景然那微笑的眼睛和白白的牙齿。

“仿佛如同一场梦,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吹入我心中”,罗大佑深情的嗓音透过直播间,荡漾在霓虹闪烁的夜色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