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题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恋爱公式》〈1〉请用公式解开,你对我的心意吧!

《解题吧!文科生也能攻略理科的恋爱公式》〈1〉请用公式解开,你对我的心意吧!

  心动丶怦然,一瞬间的情绪激动,就让我们来公式化吧────

  天使就算睡着了,还是一样散发着光芒。

  这道光芒如同高斯解开正17边形的方程般,每个侧颜都完美的让人不经赞叹,世上竟有这麽美妙的妳。



【01】即使不是公主,也憧憬公主的对待!!

  不管过了多久,每位女孩的心中,都还是会憧憬着「公!主!抱!」────

  「请丶请跟我交往吧。」

  男孩的声音,响彻了空无一人的【第一世界大厅】内。

  另一头,站着一身洁白制服,左手臂上一支【原子】符号,下面还有两个字样「理科」,这正是象徵科学精神的【理科会】会长────莉芙雅。

  白发飘逸,如同娃娃般的可爱脸庞,以及散发出高贵却又有些稚气般的。女孩有着清澈洁白的肌肤,凸显出铜瞳孔笑眼,只要看到一眼,就会有被电到的感觉。

  男孩紧握着拳头,等待着女孩的回应。

  沉寂了五秒後──

  「不要,我拒绝。」

  随着爽快的馀音,回绕在大厅。

  ……难道,还是那个原因吗──男孩低沉的话语声。

  等到声音逐渐消逝後,女孩从鼻内呼出口气。

  「第一,你们文科跟我们理科,本来就是不同的世界,我们是没办法交流的。就像是身上的文科一身黑色制服,跟我们理科纯白的精神就是两个世界,而且你现在身上散发着一股文科生的糟糕魔气。

  第二,你这次的告白根本毫无心意,仅凭一句话就想把我打动,这未免太简单了。

  第三,为什麽没有王子迎接公主般的那种跪姿,这种作法根本就是不及格!────」

  女孩的话语说到一半,突然被男孩给打断。

  「等等,撇除掉妳那段像是人设般的说法外,怎麽会有少女幻想般的公主梦。」

  听闻此话,女孩紧皱眉头,两脸颊鼓起,一副不满地说:

  「哞────!就算不是公主,不管过了多久,每位女孩的心中,都还是会憧憬着「公!主!抱!」

  「怎麽会?向来都是崇尚理性科学的理科生,怎麽会有这种心思?」

  「我!不!管!这可不是科别的不同!这是女孩的终极向往!」

  男孩低着头,沉默的头看着地上,脑内的想法开始出现冲突。

  ────奇怪!?刚才不是说理科跟文科生之间没办法交流,为什麽突然又说这跟科别无关,所以?所以?我该以什麽为准则???

  莉芙雅双手交叉在胸前,傲视的姿态说着:「嘿,尾翼本,你就只是为了这种事情叫我来这里吗?我们是不是该进入正题了──」

  而後,莉芙雅拍了拍手,呼叫後方一位绑着双马尾的女孩,同为理科会的玉乃。

  「莉芙雅会长,这里。」

  乃把手中的手掌大小般的透明显示器,转交给莉芙雅。

  「你该不会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次名为告白,实为拖延战术吧。」

  莉芙雅把萤幕的画面用手指滑出後,画面投影到大厅的墙面。

  尾翼本惊讶地望着墙面上的三个萤幕,

  第一个萤幕,如同刚刚经历过爆炸过後的焦黑痕迹,两名文科会的成员,被捆绑在地上。

  第二个萤幕,则是有在新生通往大礼堂的路上,同样带着理科生的标志,站在中央圆环的圆形台阶上,用一旁的投影器,投射出「绝对理科公式」

  第三个萤幕,同样在大礼堂的路上,一群文科生正趴在一旁的草地上,就像是睡着了。

  尾翼本惊讶地注视着眼前的萤幕。

  这丶这是怎麽了,为什麽我们理科生的人────全部没有在行动上。

  ……没想到,在新生入学的影响计画,竟然──

  全败────



【02】请用公式解开,你对我的心意吧!

  心动丶怦然,一瞬间的情绪激动,就让我们来公式化吧────

  「哼哼~看来啊~新学期的一开始,就是我们理科生的获胜喔~你想要在一年级新生的入学上,影响新生对文科想法的这个计画实在是太糟了喔。」

  「怎麽会?你们怎麽会知道?」

  「早在开学的前一天,我们的理科社团的人发现有一群文科会的人,提前一天来到学校,那时,你们的计画就已经被我们理科发现了。」

  「等等,竟然妳已经知道我们的计画,为什麽还答应来这里见我?」

  「疴────」

  原本高傲姿态的莉芙雅,眼神开始飘散,双手就像是不知道放哪慌张地乱窜。

  「那丶那丶那是因为……还不是你说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说……」

  正当莉芙雅不知所措时,身後理科会的玉乃,以冷冷的语气说着。

  「莉芙雅会长说,不忍心让你一个人在这边空等。」

  「玉乃!」莉芙雅羞涩大喊着。

  听到玉乃的这番话,尾翼本就像是想通了什麽。

  「咦!这样不就是说妳对我有好感才会来吗!!」

  「绝对不是!!!我丶我只是不想─────」原本要将内心的想法说出口,却突然转变语气「────哼,我为什麽要跟你说这些事情啊!!」

  莉芙雅双手交叉在胸前,侧着身体对尾翼本。

  「会长,先冷静下来,妳想想理科会的人,为了要拖延住妳,而且还用告白来扰乱妳的情绪,综合上述的论点,这不就代表,只想用这件事情来骗妳。」

  ───回过神的莉芙雅就像是意识到,突然转变语气,依附像是顺应的玉乃的话语来借势发挥。

  「对,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拖延住我,竟然用告白的方式,我觉得你真的太差劲了!」

  「不,不是这样的,对妳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而且──不知道为什麽看到妳的每个瞬间,就想要跟妳在一起。」

  「嗯?所以?然後呢?该不会妳想说就因为一见锺情这种说法,就能够随便的跟人家告白了,你在糟糕了!」

  「可是,这丶这真的是……」

  「看来怎麽说都是一样,你们文科生只会凭一股感觉来行动,如果想要说服我们,就给我证明吧。」

  「证明?」

  「对,就是用公式来证明。给我证明出妳对我的感觉,是真心想要跟我告白,也许,我或多或少还会考虑一下。」

  忽然校园敲响着预报钟声。

  「玉乃,我们走吧」

  「等等──」

  「没什麽好说的了,而且,你连要告白的时机都不会选,怎麽会有女生会动心呢,我想,你就是这种大烂人吧,今天就到这吧,我们结束了。」

  「我向你告白是我个人的事──

  而且──

  而且──

  ───我是真的喜欢妳。

  从我们第一眼相见的那一刻,我就──」

  只见理科会的女孩,已经消逝在转角处。

  「──我就已经喜欢妳了……」

  尾翼本望着空无一人的走到尽头,门廊上还有一个象徵理科的园子符号标志。

  ────用公式证明我对妳的感觉吗



【03】天使的光芒:即使是睡颜的妳,也能够散发出夺人的光线

  妳淘气般的任性,是我难以拒绝的福音────

  两个洁白制服的身影,走在通往理科会的长廊上。

  「会长,妳也听到了吧。」

  「听到了那又怎麽样,我其实不知道到底是什麽是喜欢的心情,而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莉芙雅望着窗外远处的天空中,群山环绕着的地方,一座漂浮在天上的城堡。

  ────理科,崇尚逻辑,科学精神,让人类在发展的路上,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但是,却在解开基因组後,曾经坚定不已的信念,却出现危机。

  一座摆脱世界物理定律,漂浮在天空上的城堡,人们称之为──神域

  这座漂浮在天上的城堡,如同给理科世界一记重击,像是在述说着,理科不再是绝对力量。

  唯一一条通往神域的隧道内,从第七大厅前往第八大厅的道路上,有一道厚重的晶石体墙阻挡着,上面有一颗心刻印形状。

  虽然近几百年,人们的进步一直停止在第七到关卡,迟迟无法有实质性的进步。

  所以人们开始认为,突破人类发展的天花板,就来自解开第八道石墙上的密码。

  有人说,这是解开世界的最後图像。

  有人说,这是终结未来的图示;

  有人说,这是人类文明的最後一道密码;

  这种种的说法,提出各式各样的公式,却还是没能有开始晶石强的迹象,彷佛所有的思路推理,都还没找到正确的方向────

  莉芙雅来到一扇门前,门牌上写着「理科会」。

  推开办公室的木门後,已经有三位理科会的成员在等候着。

  「嘿嘿,会长,妳终於来了。今天早上的我们成功打击文科部的那群人了~」

  一位名叫白衣制服的黑短裙女孩媞雅喊着。有双锐利的双眼,绑着高马尾,手势上还帮着一块黑色布条,现为理科会的总干事,刚才负责【圣殿之光广场】的作战。

  媞雅对面坐着一位戴着白帽的女孩,正拿着修复器,修理着黑色圆型球体,抬头看着刚进门的莉芙雅与玉乃,面无表情地说着。

  「嗯──樱椎,也收拾了文科会的人。」

  「看吧~看吧~我就说只要交给我们就一定没问题的!」媞雅围绕在莉芙雅身旁。

  突然媞雅的声音渐渐地变小,整个人走路愈来愈不稳,正当准备跌倒之际坐在办公室旁的男孩,快步地抱住媞雅。

  众人只见媞雅跌在男孩用手护住的怀里中,渐渐地昏睡过去。

  「真是的,亏妳还能撑到现在。」男孩一边碎念着,一边抱着媞雅缓缓走到沙发旁,将媞雅抱到沙发上躺着。

  「玄仓崎,这是怎麽回事,为什麽媞雅会这样?」莉芙雅走到会长桌旁问着。

  「总干事她就是这麽乱来,我们明明都说要带防毒面罩了,还硬说不戴。」

  「该不会是你又宠她才会这样吧!?」玉乃用双手将纪录本紧抱在胸前试探着问。

  「呵呵,这有什麽办法,我们的总干事媞雅就是这麽任性。」玄仓崎用深邃的眼神看着媞雅的睡颜。

  没办法,天使就算睡着了,还是一样散发着光芒。这道光芒如同高斯解开正17边形的方程般,每个侧颜都完美的让人不经赞叹,世上竟有这麽美妙的妳。

  「玄!仓!崎!你别看啦!你就代替她来说明。」莉芙雅大喊着将他的注意力给拉回来。

  「是,是,是,我没问题的会长大人。」

  莉芙雅座在会长座椅上,翘敲着双腿。

  「来吧,现在开始报告,今天早上对文科会的成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