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机无魂

谁都想离天近一些


小李在路上慢悠悠走着,正好赶巧碰上同事小林,他亦是缓步慢行,两人都是在前往上班的路上,但一点都不着急,状态和其他步履匆匆的上班族简直大相径庭。

“你怎么这么憔悴!”看着小林双眼浮肿,小李关切地表示问候,“昨晚半夜又刷手机了?”

小林点点头,“昨天换了个牌子,不用iPhone刷了,换了个华为,果然感觉不一样。”说到这个,小林一脸兴奋。

小李顿时起了好奇心,连声说道,“真的假的?换个牌子刷能不一样?”

小林低着头,手兀自从兜里掏出手机来,不由自主地刷着。

小李咦了一声,“你这不是华为啊!怎么?感觉回去了?”

小林摇头,“这你就不懂了吧,白天刷平时用的机器,到晚上再换个牌子,新鲜劲马上就起来了,”小林满是经验地总结,“不信你晚上回去可以试试。”

说到这里,小林才抬头注意打量小李,发现他也是双眼浮肿,脸色极差。

“你昨晚也刷到深夜?”小林亦关切地表示问候。

一听见小林反问的话,小李立时兴奋起来,“啊!我告诉你,我也发现了一个刷手机保持新鲜感的办法!”

小林顿时被挑起了兴致,“什么方法什么方法!快说快说!”

“晚上回去啊!多刷点关于推荐各种app的文章,找到不同的app下载下来,然后开始刷,一天刷三到四个,每天不重样,简直不能再有劲!”一说到这,小李萎靡的脸上也展现出异样的神采。

“啊!”小林醍醐灌顶,如得高手指教,“回去我试试你的方法,果然沟通和分享大法好啊。”

两人越聊越投机,恨不得找个地方坐下来彻夜长谈,奈何很快就到了公司,两人只好收起热情,准备工作。

两人刚一坐下,老板就过来了,也不看两人,直接甩下一句话,“一会开例会,你俩去做会议纪要。”然后就径直走开了。

小李和小林忙点头答应,老板的命令哪能不从,而且看老板的样子,今天好像有重要的事要说,不然平时开会哪里需要做什么会议纪要。

两人不敢耽搁,连忙抱起工位上的笔记本电脑,先行到会议室坐定。但因会议时间还未到,两人趁着空闲时间,打算继续刚才的话题。

“咱们把刚刚刷机的感悟写下来吧,你觉得怎么样?”小林这么提议。

“这主意不错!”小李表示赞同。

两人说干就干,立即打开word文档,啪嗒啪嗒敲击起键盘来。

不一会儿,有同事陆续进来坐定,两人丝毫没有察觉,只是兀自专心致志看着电脑屏幕。

接着,老板走进会议室在领导的位置坐定,在轻轻咳嗽几声后,开口道,“由于公司今年业务增长和项目规模的扩大,从这周开始,公司每周举行一次长的例会,时间两个小时左右,会议纪要由小林和小李负责。”

小林和小李默不作声,只是专心看着屏幕,老板自以为两人已经进入了状态,很是满意。

随后,吧啦吧啦吧啦,老板开始说了起来。

小林和小李继续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只是谁也不知道,两人早已魂游天外。

小林脑海中,各种牌子的手机齐飞,他幻想着自己两手各握一个手机,正自刷得不亦乐乎,满脸喜色,兴奋异常。

小李脑海中,各种app快速流动,如那满天的星斗,熠熠发光,自己则手指娴熟地不停切换,暗黑的脸上透着满满红光,神采奕奕。

老板正兀自在上面滔滔不绝,不时听着下属的发言,不时看向小林和小李,见两人专注地做着纪要,心里很是满意。

时间就像快速转动的录像带,很快,两个小时过去了,会议宣告结束。

“你们俩,一会把会议纪要整理好送到我办公室。”老板起身对小林和小李命令道。

两人双眼仍旧紧盯电脑屏幕,不时脸上还冒出奇怪的笑容,对老板的话置若罔闻。

老板也没有多想,以为两人正在对会议纪要进行整理,也不打扰,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总算从陶醉中回过神来,伴随着的还有一脸的满足。

“你们两个这是写的什么!”两人身后传来一声怒喝,是老板的声音。

两人身上一个激灵,紧接着浑身上下冷汗直冒,专注于总结刷机经验,会议纪要忘了记了。

十分钟后,写字楼大门,两人各自抱着一个大纸盒子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做个会议纪要,我还不想干了呢!”小林嘴里不住嘟囔。

“就是!去哪吃不上饭!”小李亦表示不满。

吧啦吧啦吧啦,两人一番吐槽。

“你刚刚想到什么牌子了?”

“你呢?都有什么app?”

短短片刻时间,一聊到刷手机,两人立马精神百倍。

“要不今晚你去我住的地方,咱们好好探讨探讨!”

“好啊好啊!走!”

………

当天夜里,两人一同躺在卧室的被窝里,小林在左,小李在右,两人脸上一阵兴奋,看来两人交流的颇有心得。小林手里依旧拿着两个手机,小李依旧手指翻飞地切换着各式各样的app,两人浑然不知时间已至深夜凌晨。

忽而,当的一声响,卧室门打了开来,门外走进一个人,这人面无血色,身穿一件黑的不能再黑的长衫,双眼无神,面色萎靡,足不点地地漂浮着。

对着眼前专注刷手机而没有察觉到自己进来的两人,他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声音尖细地说,“两位小哥,你们的时刻到了,跟我走吧!”

此话一出,两人浑身一个颤抖,像是突然丢失了什么,良久,才木然问道,“去哪儿啊?”

“当然是去有很多手机和app的地方了。”黑长衫声音更加尖细了,身上却多了很多挂着的手机,闪着丝丝暗黑的光亮。

随着这丝光亮照射过来,两人木然的眼神显出一丝兴奋,只见两人的身体直挺挺从床上立起,紧接着跟随黑长衫的步伐晃悠悠飘荡出去。

…………………………………

第二天,某小区出租屋内,发现两男青年横卧于床,满面笑意,神色萎靡地双双死去。

那个深夜飘进他们房里的人,是个无常小鬼,一个晚清时期因生前吸食鸦片而死的小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