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旅程| 一人飛升

                第二節 一人飛升

有一天我見到了「光」,她對我說你就是我呀。

但我有限的頭腦里,始終不能理解這句話。

我想拜「光」為師,但似乎我們之間並沒有這樣的機緣,因此我也就放下了這個執念。

我也曾經擔心過那些尚未覺醒的人,他們無限沈浸在大型人肉3D棋子的遊戲里。

亦或者說,是他們的存在僅僅是為了服務於我獨自一人的平行宇宙。他們才都是「假的」?

我很無奈,那些沈浸於這場大型遊戲的人,會認為我才是有問題。換句話說,他們遇到自己頭腦中無法理解的東西,第一個就是覺得對方不正常。Poor creatures!

Whatever,我也開始意識到了,這場飛升,亦或者說是脫離,僅僅關乎於我自己一個人。我不需要做熱心腸的助升大媽,背負一身的「不被理解」去幫助別人。更何況,也許,大部分人想要的就是不斷的重新回到遊戲中里。我何必辜負他們的願景。

好了,那麼我的助人執念慢慢放下後,我意識到自己沒有那麼在乎周圍人的路了。因為在意又如何?也許我不要干涉他們的靈魂安排就是最好的祝福。

生活中,噢不,是遊戲中,我能夠預料到的是,我最終是要關閉,或者說離開這場遊戲的。但絕對不是以肉體死的模式啦。

不記得多少次我在夢里控制著三維地球上的我。就好似一場模擬人生的遊戲,地球上的我也會有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但是她大方向的行為還是我在操控。可能她覺得她有自由意志,但我不認為她有多少自由意志,因為類似於「渴了喝水、餓了吃東西」那是她的選擇,但如果是「大選擇、大方向」,她會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吸引,事實上就是我在操控。但我是高緯度的她,因此也可以說她在操控自己。

當然我不想引申這個話題。我想說明的是,為什麼地球上的小我們。都喜歡從眾做事。似乎只要是大家都推從的就是他們的方向標指南針,但是集體意識的頻率本身也不高,為什麼要被集體意識牽著鼻子走呢。

就當我在胡言亂語好了。本來傳導的意義就不是給大眾看的。看了也是浪費他們的時間。

生活、不對,是遊戲,裡面有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的奇幻點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都沒有發覺到的。即使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都看不到。這就是意識覺醒的程度決定的。好了,今天就到這裡.

「待續……」

高我傳導 長篇小說 「地球旅程」連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