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特么一个春暖花开时

转眼又是四月天

朋友圈里又晒起来的旅行照,春暖花开,假期难得,也确实是该耍耍的时候。想了好一会,我去年清明在干吗,突然想到是骑车去黄岛和山科俩位好友,小强、飞哥,也是我的俩老同桌喝酒。飞哥这个寒假又见过,那和小强又是一年没见,记得去年去 他听说我来还特地洗了头。听飞哥说小强做了一家分期付的代理,挣得一笔小钱,可惜了还是没脱单。他总想尝尝大学的恋爱是什么滋味,其实他初恋高中就送出去了,他在KTv送出他初吻也是他夺走那妹子初吻时,被我拿手机5连拍。后来他搞得很伤,但照片我一直给他珍藏着。记得去年我们喝高时得一句话:咱们着几个,无论多长时候不联系,只要凑起来,当年的事历历在目。

糊里糊涂又一年

去年清明还在迪卡侬上班,和亮哥死磕了一下午假,就为提前半天跑去山科。那时候脑子真是连妥屎都没有,就想着怎么挣钱,搞点钱把马云的钱还上(蚂蚁)。也不愁以后的打算,想想也是自在,偶然上上班,闲时骑骑车,身边还有个人,却不知那是最后的,清闲时光。后来的日子瞎搞过不少事,但也都没搞出名堂。开始想干微商,捣鼓了几天衣服裤子、车子;再又想毕业留迪卡侬,然后就上班很勤奋,啥活都干;再又在网上和一个美骑的人闲扯,他说他在搞一个美骑租车项目,我看了一眼PpT 趴~钱就打过去了,边开始了风风火火的科大租车,那时候有人给我介绍ofo,当时这项目还只在北大一男生宿舍。我感觉很不靠谱就没研究,现在已经蔓延到我楼下

算是败尽大学时光

有人问我这种货为什么清明不出去浪,讲真:爸爸浪不动了。离开大学还有一年,但其实大学对我来说:早特么结束了。在这所大学该搞的时候也都搞了,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什么轰轰烈烈的恋爱 想想也都没少干。这时候收心,哥们也不亏,剩下一年无非就是结束课程,修好语言。说起考托,怎么说呢,我一四级没考过的渣渣,现在至少看六级和考研跟屎一样,自己还算满意这进度,剩的分起码要稳稳再刷俩月。如果要是硬要为剩下的日子下个定义:为了更大的更肆无忌惮的更随心所欲的浪荡而静心准备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