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9):极简是一种什么风格

(一)

看过一个段子:想一天不省心,请客;想一个月不省心,搬家;想一年不省心,装修;想一辈子不省心,娶个媳妇儿。

看罢,由衷感慨这民间倒底隐藏了多少高人啊,这话说的真是要多对有多对。

整个鸡年都在断断续续的装修中度过,那心操的,每每想起,还是细碎细碎。

有天在浴池冲澡,一哥们儿问:装修这么长时间,倒底什么风格呀?

我略一迟疑:极简。

哥们儿压低声音:低调的奢华?

我把声音压得更低:不,高调的没钱。

哥们儿大笑:幽默。

我也想笑,但实在笑不出来。因为确实一点幽默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辛酸。

慢慢发现,理解万岁原来是我们弱势群体的专属名词啊

(二)

在铁西住时,老少三代五口人住在不足百平的房子里,一家老小都盼着换个大点儿的房子,别拖小康社会的后腿。选来选去,在小黑学校旁边看上了一个房子,质量一般,就是傻大,不仅每个人能分到一个房间,还带个小院子,能种种菜养养花什么的,除了贵点,别的都挺适合我们这个人满为患的五口之家。

挤,并温暖着

当我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提到这个唯一缺点时,正带着学生在野外撒欢儿的小黑在电话那头大喊大叫:"大哥,这一个缺点还不够吗?"

够啊,足够。可是,有个像杨树底下一样的小院子,一直是藏在我心底的一个梦想啊。

小黑叹口气说:“大哥,实不相瞒,我心中一直有一座温莎城堡,您要不要帮我实现一下?”

说完,可能猜我脸上的表情还不够痛苦,照例又来了一句神补刀:“以前还总幻想里面有个王子什么的,现在我改主意了,只要有一个奴仆就好,又老又丑也没关系的!"

这是温莎城堡的一角,慢慢欣赏吧,老奴也只能帮到这儿了


梦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那一刻,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爱!对于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来说,你可以不服老,但不可以不服老婆,尤其不能不服一个正处在更年期的老婆。

晚上回家,换个角度争取小黑的支持:小黑你看啊,这房子离你单位那么近,每天是不是可以走路上班?是不是可以把身体锻炼得棒棒的?是不是可以省一台车?那是不是等于省了十几万块的真金白银?

小黑剜我一眼说:按您这么算,应该不是省个十万八万的事儿吧?怎么不把您省的那台车换成奔驰啊,就算北京产的,也几十万了吧?换成劳斯莱斯,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开发商还得倒找您钱了?和老婆打个比方都打的这么小气,合适吗?行,您折腾吧,我不管!

有些事,再难也得先沟通

小黑呀小黑,你这是凭实力往老伴儿伤口上撒盐呐!还嫌这几十年的老咸肉不够咸吗?

(三)

在买房子的过程中,只要小黑在场,老爸老妈始终坚持不支持、不反对、不表态的”和睦相处三项基本原则"。只剩我们仨的时候,他们才会小声说出自己的担忧:这么大的房子,装修得多少钱呐,你有吗?

只有最疼你的人,才知道你哪儿最疼

在对我帐户余额的了解上,互为天敌的婆媳俩,观点竟然高度一致,真是难得。

我安慰他们说,有骨头不愁肉,有屁股不愁打,有了媳妇不愁娃,有了房子还愁装修吗?只要咱们先把地方占上,装修可以慢慢来嘛!实在不行,铺把稻草也能住,在杨树底下也不是没住过!什么时候有钱就什么时候装呗!

历史再一次证明,在体力严重透支的情况下,精神就显得尤为重要。一家人在我的“稻草精神"鼓舞下,终于胜利迎来了收房时刻。

拿到钥匙发现,坏了,邻居们已经热火朝天地开干了。开干不可怕,可怕的是家家户户都劲儿劲儿的折腾,仿佛人人都有一个温莎城堡的梦想,一会儿东家弄出亭台阁榭,一会儿西家又弄出狗窝鱼池,天天变着花样地在群里刺激小黑脆弱的神经。

小平同志说,发展之后,遇到的问题一点儿也不比发展之前少。

那些日子,确实是对"稻草精神"的一种考验。只要开着门,就有络绎不绝的俊男美女登门拜访,哥呀姐呀亲亲热热地叫着,指着房子院子掏心掏肺地夸着……小黑禁不住心里痒痒,指着各家的图纸给我看:中式、新中式、美式、新美式……为了显示我看得特别专注,我会偶尔对某个细节评头品足,让小黑觉得好像我们也要跃跃欲试大干一场一样。

一张张热情的笑脸过后,是一家家装修公司报出的无情预算,每一个数字都远远超出了小黑的预期。最后,小黑用泄了气的皮球才能发出的声音和我说:大哥,实在不行你就去弄点稻草吧,我好人做到底,再帮您省台奔驰车!

我胸有成竹地安慰她:对哥要有信心,不是自夸,虽然挣钱不行,但省钱你哥我绝对是一把好手!

这次小黑罕见地表示了认同:嗯嗯,还真是,就像中国足球队容易出优秀守门员一样,资深屌丝还真天生就具备省钱专家的一切潜质!

要说都愿意和聪明人聊天呢,那真叫一个酸爽!

(四)

这些年和小黑的相处,使我悟透了一个道理:一般情况下,人的耐心和财富成反比。

在耐心地接待了大大小小几十家装修公司后,我告诉小黑,咱家的装修风格我心里有数了。小黑说大哥你别闹了行不行,几把稻草的事有必要弄得那么高大上吗?

我耐心地告诉小黑,其实省钱也是一门技术活。你知道为什么装修公司的预算都高得那么离谱吗?小黑说你快说吧,知道您有的是耐心,可我的耐心余额早就不足了!

好吧,我长话短说。问题就出在所谓的风格上。有个段子你听说过吧,说有个小伙子在路上捡到一棵两块钱的白菜,捡到手才发现,做成菜,还要去买十块钱的肉(猪肉这么涨,十块钱好像还下不来了);买了肉,还要花十万块钱娶个媳妇回家来做;可娶个媳妇,不花百八十万买个房子哪个丈母娘能同意呢……想到这儿,小伙子吓得赶紧把白菜扔了。

小黑不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说所谓的装修风格,就好比那棵白菜。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看的。不要被什么风格不风格的给套住,就像捡白菜的小伙子,一菜放下,万般轻松。

小黑:没有风格是什么风格?

我:极简。

小黑:极简是一种什么风格?

我:就是怎么省钱就怎么干。

小黑:那你就抓紧去干吧,还在我这瞎耽误什么功夫啊?

我:……

(五)

记得一位伟人说过,极简风格也是干出来的,不干什么风格也没有。

在统一了小黑的思想后,我主动请缨,表示新房装修的设计、采购、施工、验收都由本大叔一人负责。

模范亲友团

全家人一致同意。

第一步先搞基建,能不动的坚决不动,可动可不动的一概不动,最后一算,室内室外两挂楼梯外加两处楼板是必须要做的。直接约在小区施工的四家工长见面,现场招标,最后以装修公司报价的一半拿下。

第二步是满足小黑在楼下隔出一个衣帽间的要求。砌墙之前,告诉工长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先去隔壁红星美凯龙看看门和衣帽柜,然后咱们再按尺砌墙。工长当时就乐了:大哥,您这是要按鞋长脚啊,干这么多年,除了小品里见过,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个干法,你去吧,我们农民工也支持万众创新!

看看咱们工人阶级这觉悟,难怪特朗普一想到美国的建筑业就急得直跺脚。

到了商场见人就问,谁家有样品出售?一打听,正赶上红星调整租金和整合门店布局,差不多家家都有着急下架的样品。小黑一眼相中了原价近万元三大扇中式水曲柳实木推拉门,上去就问大甩卖怎么个甩法?老板说你先别问价,先看看尺寸再说。我说不用看尺寸,你有多大鞋我就有多大脚,瓦工水泥都和好了,就等你这的尺寸呢,直接说价吧!几个回合下来,三千元成交!老板见到这么一个有多大鞋就有多大脚的顾客也不容易,再一翻讨价还价过后,用复合门的价格定下了全屋的水曲柳实木门,极简风格初战告捷。

小黑深受鼓舞,随后又跑到好莱客全屋定制以四千五的价格定下了一套原价二万多元的衣帽柜,与刚刚定的木门略有色差,但色系还算很搭。半年后,来安装衣帽间的二个小伙子从早上一直干到红黑日墨,对这种按鞋长脚的风格不住地感慨:这套样柜上架就是我们安装的,当年这一套的成本就是两万四啊,全套五金件下来也不止这个价啊!

第三步是改水改电。事先跑到邻居家,把全沈阳最大牌装修公司的水电走位图全部记在心里,遇到不明白处和装修师傅虚心请教,用双休日两整天的时间一笔一笔地画到自家的墙上。然后开始约见在园区里施工的水电师傅。水电师傅们进门第一件事就问,这墙上的线路图谁画的?我假装淡定地告诉他们,是我。然后再谈价格时,他们就明显有些迟疑,说给你报价不太好报哦,遇到行家了。我说我不是太懂,他们说你拉倒吧,这图画的,比懂的画得还好。

一把年纪,为了淘宝,也是拼了

然后是一次次淘宝一样地选橱柜、选浴室柜……比对颜色、比对款式、比对质量,用一年的时间,终于东拼西凑地把屋里弄完了,达到了铺把稻草就能住的标准。而屋外,更加一片狼藉。

买,就买打一折的大牌子!

腊月初八,一家人坐在一起喝腊八粥。喝着喝着不知怎么就聊起了这一年里装修的那些事。说到动情处,小黑无限感慨,唉,现在终于知道那些烂尾工程是怎么回事了,都是没钱闹的。

我安慰小黑说,别着急,咱们今年干的是一期,明年接着干二期,一切都在哥的计划之内,算不上烂尾工程。

小黑说,不如咱们明天就搬家吧,赶到新房子里去过一个极简风格的春节怎么样?

老爸老妈随声附和:嗯嗯,是应该搬过去,明年再干二期工程也不至于那么辛苦。

紧赶慢赶,终于赶在小年之前搬了家。

吃完在新房子里的第一顿年夜饭,小黑环顾着这一年里四处淘来的宝贝,像是对我说,也像是对自己说:其实,极简风格也挺好的。

说完,眼圈忽然就红了。我赶紧拉她到院子里去看焰火。在礼花漫天绽放的一刻,似有一串晶莹正从她脸上滑落,只一瞬间,就融入了身后的万家灯火。

乖,日子不正在一天天地好起来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