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

文/ 乔伊人

陆泽阳要结婚了。

圈里炸开了,高中有一个群,初中一个群,上班的公司还有个群,群里前后差不多时间都收到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平时只有发红包才能热闹起来的群,这下比发红包还热闹。

李大同:这怎么可能?好家伙,你是不知道他搞过多少女的?

林小丝:当年我们班有一个女孩和他恋爱不到两个月就把人抛弃了,那女孩哭的都转学了。

邓宏:要我说,这家伙不会闹着玩呢吧,前两天见他还簇在刚来的前台女孩那边夸人家香水好闻。

叶子:这也说不准,万一他是真的定性了呢。

刘力:我才不信呢,他信奉的一向是及时行乐,男女之间,不就那点事。

........

听听,听听,好吧,我来介绍一下。陆泽阳,32岁,男,家住上海,属于略有钱的男人,在一家著名贸易公司上班。皮囊还不错,一米八的大高个,单眼皮,笑起来有点坏但很帅,从初中截至到宣布婚讯前的那一刻,换了很多女朋友,我们不清楚,只是知道很多,大概他自己也不清楚。

婚期眼看着一天天的逼近了,群里的人,关系近的,远的都拔尖了脑袋等着去,一睹这新娘是何方神圣,二睹这陆泽阳这个新郎官是个什么怂样子。

2017年5.20号,晴空万里,青青草地,精致的宴桌,五彩的气球,到处摆放的美极了的鲜花,没错这是婚礼现场,到处熙熙攘攘的人,个个脸上都笑的如沐春风。只有他们那些知道底细的同学和同事,笑的有点诡异。“请新娘和新郎出场”司仪是个微胖喜庆的女人,发出粘腻的喜庆的声音。音乐响起。只见,一袭婚纱,纱下女子漂亮的如同仙女,旁边是满脸幸福的陆泽阳,他的脸有点红,这证明他有点紧张,这家伙竟然紧张,不会真的认真了吧。“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新娘很冷静的给陆泽阳戴上了戒指,陆泽阳则紧张的差点戒指掉地上。戒指刚交换完,台下的人就开始起哄,说是要采访新郎和新娘几个问题,司仪看大家兴致都这么高,就同意了,本来习俗里也有闹新娘和新郎的说法。

这时,刘力上台一把拿过话筒,笑嘻嘻的问:“你喜欢新娘什么样呀?”刘力心想不会是喜欢胸和翘臀吧....他之前都这么回答的,关于他喜欢女性身上那个器官总是描述的活灵活现。“我,喜欢,喜欢她的高冷,喜欢她的脾气,喜欢她偶尔朝我笑,喜欢她的一切。”台下一片起哄的声音“肉麻死了”“好甜”...... 刘力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没想到陆泽阳这样的回答,而且眼神真挚的像自己当年看初恋一样。讪笑着,那既然问不出来陆泽阳,索性问问新娘“嫂子,你第一次和我兄弟亲密接触是什么时候?”新娘沉默着,没有回答,但也不紧张,不羞涩。陆泽阳赶忙接话:“大力,这事你就不必知道了吧。”说完心里升腾起一阵不明所以的情绪来。

各种闹场后,婚礼终于在酒席散后结束了。大家都各自回了家。

刘力:我看这次陆泽阳像是来真的,有人收了他竟然,太不可思议了。

叶子:你不觉得那个新娘子有点奇怪吗?

罗兹:哪里奇怪了,很漂亮

林筱思: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我觉得我当时结婚的时候可紧张了呢。可能我们的新娘子岑绿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哪像我们似的。

李大同:我今天有点被婚礼感动了,尤其是陆泽阳表白的那会,我想到了自己当年喜欢的那个女孩,她老是问我喜欢她什么,我也说的喜欢一切。我觉得,陆泽阳这回是来真的。

......

群里又一阵炸锅。

回到家的陆泽阳和岑绿子,忙着收拾家里因为准备婚礼捣鼓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不容易收拾完,岑绿子一回头的时候看见卧室点了很多好看的蜡烛,两杯红酒,满地的玫瑰花。岑绿子的脸在光的映照下,显得很温和。

陆泽阳痴痴的看着岑绿子的脸,那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漆黑光亮的眼睛,白皙的皮肤,薄薄的嘴唇,细长的脖颈,都让他着迷。他情不自禁的走过去从后面轻轻的环腰抱住绿子,绿子怔了一下。随后,陆泽阳开始吻绿子的耳朵,脸,直到他的唇,缓缓的脱下她的衣物,他把交往这么久没有得到的欲望全部变成今晚浓烈的火焰。他一把揽起绿子放在床上,放在他的身子底下,当他刚要进去的那一刻,绿子突然躲了过去,只说了一句:“睡吧,好吗?今天好累。”他一时间傻了,身体还处于欲火当中,但头放佛被泼了一盆冰水。看着绿子翻朝着一侧睡着,只留给他一块像月光一样光洁的背。冷却后,他缓缓的躺下,闻着一地的玫瑰花味,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绿子是两个月之前,双方父母给安排的相亲,他本来是拒绝的,不知道那天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开着车去了,见到绿子的那一刻,他愣住了,她漂亮,温柔,大大的眼睛里冷漠而疏离,那天她穿一袭白裙,头发漂染的绿色....陆泽阳觉得她美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后来他们聊到最后。绿子问他:“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婚,我妈催的紧,我都三十四了。”“你想什么时候结我们就什么时候结。”“那越快越好,陆泽阳到现在都记得自己那时候狂喜的心情。

他们确定恋爱关系后,却不经常见面,常常都是思念搅碎着他的心,他经常打电话过去都是没人接听。他想大概她在忙吧。每次到了他忍不住去找她理论的时候,她又一脸笑的像个天使出现了,说自己最近确实很忙,陆泽阳便一点也生不起气来。偶尔在他联系不到她的时候,会各种胡思乱想,他突然想起以前,自己似乎一旦做了爱没兴趣之后,就会这么冷落女孩子。这两个月来,他们见面的次数可以数清楚,不过他真的很爱她......想到上次去旅行,他要碰她,她竟然跑到卫生间吐了,说自己胃疼,最终还是各睡各的......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们各自上班,绿子还是笑的温柔又疏离,陆泽阳就喜欢她这副高冷女神样。这天晚上,陆泽阳早早的回了家,绿子还没回来,他又是买菜又是给绿子的妈妈打电话问绿子平时都喜欢吃什么菜,然后开始照着菜谱认认真真的做起菜来,他除了在国外留学时实在吃不习惯自己做过饭以外,回国这八年来都没有做过。炒菜的时候,不是油溅到手上,就是一转身菜刀掉在了地上....他突然忽地想起,不知道是那一年,有个女孩也这么看着菜谱给他做饭,油把手烫了个疤痕,可是印象里他并没有好好吃那顿饭,甚至摔门而出。他突然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东西来。

饭终于做好,等到了十一点,饭菜都凉了的时候,绿子回来了。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是被绿子叫醒的。绿子看看了一大桌已经凉掉的饭菜,和他手上被烫伤的伤痕,开始吻他,吻的很冷,很浅。本来已经睡眼模糊的他,瞬间清醒,他回应着她的吻,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这次绿子没有闪躲,只是直愣愣的躺在沙发上,任由他行走在她身体的每一处.....他那时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也没有多想,他觉得这就是绿子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的地方吧,总是高冷的让人着迷。

他们就这样相处着,日子长了,似乎也习惯了,在旁人眼里,他们金童玉女,小夫妻相处的不错,从来不吵架。两家的老人为此也甚是感到欣慰。

直到有一天,林二打电话给陆泽阳,让他无论如何来酒店一趟,林二是绿木酒店新招的大堂经理,他最近值班看见陆泽阳的媳妇不止一次的来酒店,林二在照片上见过绿子,虽然没赶得上婚礼,可是他认识她,漂亮的女人总是让人过目不忘。陆泽阳到酒店的时候,林二大致给他描述了一下情况,陆泽阳无法相信绿子是在酒店做些什么,他不相信,但脑子还是嗡嗡的响着。然后晕晕乎乎的爬上酒店的二楼,来到绿子的房门口。

站了大概有五分钟,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和另外一个女人睡觉的时候,通过猫眼看到门口站着那个他刚说了分手的女人,眼睛里是犹豫,绝望,无神,害怕.....大概和他现在一样吧。到最后,他还是说服自己使劲的按着门铃,按后他就躲开了,不一会,门开了....

他闭着眼睛,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冲了进去.....

地上站着的是赤裸着的绿子,床上躺着的是赤裸着,还在娇喘着的夏琳,一个是现在和他朝夕相处的妻子,一个是曾经爱他爱的死去活来的前任....

他感觉他是个杀手,杀了无数个人的感情,也杀死了三个人的人生,有一个是他自己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