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一见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阴雨天和星巴克的绿色雪花杯都是我想要的。

      为了续命。

      这几天除了和坏天气、病娃做斗争,就是赶稿的同时跟感冒死磕了。不过也有一件开心的事,就是你来出差,匆匆一见。当然,如果是在风和日丽的天气和我不忙,脸上无痘的日子里见面会更开心。

      当你见到一位老朋友,看到她的面容,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本身就是非常治愈的事——呃,我惊奇于自己用“治愈”一词的频率,仿佛时时刻刻都有需要被治疗和养护的伤口。或许这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所拥有的通病,治也治不好。

      我们在焦头烂额得日子里,能逃的约都逃了,唯独听到老朋友的召唤是无法拒绝的,这里面有一种类似离心力的东西,可以让时间暂停,生活的漩涡暂停,空间归位到若干年前,周围的景物也发散出旧胶片的底色。我们在一起交谈了什么都不重要,无非把多年来各自承受的苦难和欢乐或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或像讲别人的笑话一样一笑而过,但彼此深知那些不易和艰辛是如何塑造出此时对面的你。

      我们聊到选择权,后来我想,我也是向往有选择权的,对于我们珍视的东西,不管财务自由还是时间自由,我们都在努力争取的路上,我可能更想拥有后者,希望在你将来每个可以到上海的日子,我都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陪你,不会被后面还要交付的稿子或者因睡眠不足而依然憔悴灰暗的脸色而感到窘迫。

      你看,有些话一但写下来就顿感矫情,但矫情也要说,因是真情实感的矫情,哈哈,何况你也素是性情中人,昨天听客户的一席话被戳中泪点,不如今天听我的一席话笑而不语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