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四十二)雪孩子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3.23 22:23* 字数 2661

大梦过半(四十一)一场雪

“雪越下越大了!”有人喊道。

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看到雪花大片大片地扑下来。等了一上午,终于下大雪了。

中午的时候,很多人都没有回寝室,而是直接到了操场。这个时候空旷的草地全是薄薄的雪,那头荒地里的芦苇,浑身披了银色的袍子。

篮球场附近有一个泳池,不大,从来没被启用过。

高中没有游泳课,也不知道修泳池来干嘛,梅凉一直怀疑里面有野生鱼,因为水是墨绿色的,很像龟苓膏。

但是林筱锋说那池子是拿来洗拖把的,他每天都看到保洁阿姨辛勤劳动。

那泳池里的水比湖里的水还脏呢。但是现在雪花飞扬,竟然觉得它很美丽,像绿色的翡翠,远看很有玄幻感。

总之,所有的东西都很美丽。

梅凉一个人站在天台上,俯瞰着操场,班长抛下她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从食堂出来就是梅凉一个人。

站在高处,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楼下的操场,对面的公路,公路两旁的桂花树,左边是山,已经变成了银绿色。

操场的那头,满是芦苇的荒地里,竟然有人。这么冷的天,也不怕身上被融化的雪打湿了。

他在堆雪人。梅凉很久没有去过那里了。那个地方,大家曾经一起给一个人唱歌的地方。

然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梅凉趴在栏杆上,雪风吹得耳朵生疼。

两个人变成很多人,人原来越多,班长也在其中。

那幅场景,就像小时候全班集体野炊,每个组都分工有序。

班长和其他人去采集芦苇杆叶上的雪,剩下的人负责堆雪人。

每个人都很认真,却不多言。

梅凉的视力很好,好到好像可以清晰看到每个人的表情。

林楠很认真地砌着雪,连泡王这样不合群的人也跟着一起。

大概十五班的人都在那里了吧,不约而同的。

梅凉想了想,还是不去了。他们会回来的。

就像小时候,远远地看着其他小朋友一起堆雪人的场景。

梅凉也兴奋地捧一捧雪过去,想在雪人身上添一把,却被推开了。

“走开!谁要和你一起玩?”

手里的雪撒在了地上,没有人拾起。

“我不要和梅凉一起玩,她太骄傲。”

“骄傲”在小孩子眼里不是一个好听的词,梅凉从不拿正眼看人,向来下巴上扬,倔强地一个人走着。

最开始她成绩不好,成绩好的孩子不愿意跟她玩,成绩差的人也不喜欢她,说她目中无人。

后来争取到一点儿存在感,成绩差的人更觉得她瞧不起人,成绩好的也说她骄傲。

总之,怎么都不对。

梅凉也不会玩,不会踢毽子,不会跳橡皮筋。

所以不管玩什么游戏,分队的时候都没有人要她。

就像小透(《水果篮子》女主)儿时和大家一起玩“水果篮子”的游戏,每个人一个水果代号,被叫到的就可以加入游戏,她一直等啊,等啊,都没有人叫她,一直到天黑。

因为大家叫她饭团,一开始,就不属于水果篮子。

“我们来跳橡皮筋吧!”

“好啊好啊!”小伙伴纷纷拍手赞同。

“好啊好啊!”梅凉也兴奋地跟上去。

“……”人群静默。

“要是梅凉要来,我就不来了。”一个女孩子说。

小孩子说话很伤人的,一点儿都不知道委婉。不过有的人刻意委婉,更让人难受。

其他人面面相觑,梅凉希望带头的那个女生能拉上她。

就这么僵着。

梅凉明白了,轻轻吸了一口气。嘴角轻牵,下巴上扬,眼神飘着,好像不正眼看人,很是傲慢。

“我才不喜欢玩橡皮筋呢!”梅凉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看吧,这么傲慢的人!”之前那个女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梅凉装作没有听到。

是我不要玩的,不是因为你们不要我玩。谁要和你们一起?

竹林下掩映的院子里,放了两根凳子,拴着一根“橡皮筋”,梅凉没有钱买橡皮筋,用妈妈织毛衣的线做了一根,可是没有弹性,脚每次勾上去的时候,都会把凳子绊倒。

“小皮球,驾脚踢(发音是这样),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

凳子倒了。

“小皮球,驾脚踢(发音是这样),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

凳子倒了很多次。

“真讨厌!不好玩!橡皮筋一点也不好玩!谁要玩这个!”梅凉气急败坏地抓下毛线做的橡皮筋,两边的凳子先后倒下来。

梅凉眉头紧蹙,狠狠地拽下它,下手使劲把绳子扯断。

真疼,白色的手掌留下了深深的红印子。

梅凉瘫坐在地上,胡乱地踢了地上的凳子,绳子被甩得老远。

从那以后,梅凉再也没有跳过橡皮筋。

半个小时过去了,雪人已经成型,剩下的就是描摹细节。

刚才采雪的时候不觉得冷,现在停下来才发现手红彤彤的。耳朵冰凉。

大家围着雪人成一个圈,几个男生给雪人做鼻子、做手臂。

梅凉远远地看着他们,好像那个雪人是她和大家一起堆的。

雪人不高,但是白色一团站在那里,很耀眼。

加上它,十五班就齐了。

“一件黑色毛衣,两个人的回忆,雨过之后更难忘记,忘记我还爱你。你不用在意,流泪也只是刚好而已,我早已经待在谷底,我知道不能再留住你,也知道不能没有骨气感激你让我拥有秋天的美丽……”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上次大家在荒地里给方子皓烧纸钱的时候,还是秋呢。

中午休息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操场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下围墙外的一群人,围着一个白白胖胖的雪娃娃。

众人沉默,然后陆续离开。

最后又只剩下了林楠一个人。他在和雪人说话,隔得太远,听不见。

梅凉耳边又莫名响起儿时跳皮筋的声音:“小皮球,驾脚踢(发音是这样),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

“哈哈!梅凉你真笨!看她们跳得多好!”

“方子皓,你给我滚远点!”梅凉气得跺脚,刚才在院子里一个人跳皮筋竟然被这个人看见了,真丢人。

“这有什么难的?看看,我也会跳!叫什么来着,花皮球,圆又圆……”

“笨蛋!不是圆又圆!”

“我哪儿错了?花皮球本来就是圆的!你才错了!”

“我没错,我没错我没错!”梅凉倔强地嘟着嘴,愤愤地看着他。

“好好好,你没错,我错!行了吧?”

方子皓把绳子接好,重新套在凳子上,自个儿瞎跳,他除了起跳的姿势是对的,其他的胡乱一通,很是滑稽。

梅凉刚刚还瘪着嘴,看他笨拙的样儿又想笑,可是绝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的情绪,五官都绷得紧紧的。

突然方子皓一个起跳,脚跟勾住了绳子,因为绳子本来就没有弹性,方子皓把剩下的接上后便又短了一截,绳子绷得直直的,后腿一勾,人和凳子全部扑在地上。

梅凉噗呲一笑,愣是没忍住。

方子皓还在心疼自己的膝盖,想看看有没有擦破皮,却听到梅凉清脆的笑声。

刚才的泪痕还没干,梅凉笑的时候还偶尔抽噎,一时哭和笑混在了一起,自己也觉得特丑。

“我就说嘛,你还是笑起来好看……”

梅凉突然又不笑了。

“你干嘛这么恐怖地看我啊?你这人真奇怪,说你笨你不高兴,说你好看也不高兴!”

“方子皓!给我滚!滚得远远地!”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四十三)不了解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85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