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诀】第八章  回望都城路漫漫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慕许久不曾接话,良久的沉寂。今日风大,天机阁处处阁窗,凉风穿堂而过,吹的他发丝微动。襟前血迹早已干透,苏慕抬眼望去,满眼是不曾有过的孤寂。

 良久他悠悠道:"无量,可否再帮我一事。"

 锦帕在那荒僻山村呆足了几日,那女娃也与她混的熟了,成日叽叽喳喳的缠着她。锦帕算起来成人形也未久,做什么皆是孩子心性。这是她照例用了早饭牵着二丫出了柴门玩耍,两人瞅准了一只团扇般大小的金丝蝶,那蝴蝶却十分灵活,上下蹁跹着始终不曾被捉到。两人追了大半个时辰,二丫年岁尚小支持不住,锦帕却饶有兴致的往前追着蝴蝶而去。她嬉笑着转过身远远朝二丫挥挥手:"等着锦帕姐姐捉来送给你。"说罢一回身,向林中深处跑去。

 林间不似外边温暖明亮,潮潮的有些湿气。锦帕拨了树叉子,一深一浅的往前跑去,那只蝴蝶却不知飞到哪里去。她微微的有些不服气,撅了噘嘴,念了个寻物诀,闭上眼,用灵识仔细搜寻着。

 电光火石间,锦帕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定海珠悠悠散着灵气,一间空旷的大殿砌了朱红墙边,玄铁的祭台,一把鎏金椅打造的精巧华贵…"锦帕一阵头痛,却兀自支撑着继续深入,画面却依稀暗了下来:"二龙戏珠的池子,汩汩流着猩红的血,龙纹刻的精细流畅,引人注目的是,一只龙爪上,仿佛有一把古旧的锁,锁心处一支上阳花鲜艳又妖媚。"头痛欲裂,锦帕闷哼一声,身子软软的瘫倒在地。

 山间极阴,青苔蛇蚁丛生。锦帕似乎身子愈来愈冷,她有些害怕,强自支撑,却连眼皮都睁不开。朦胧中似乎被人输了极纯的仙力,她想转过身去,却动弹不得,迷迷糊糊中又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锦帕缓慢睁开眼,面前是熟悉的柴桌粗被。二丫眼泪汪汪坐在床边,瞧见锦帕醒了,鼻涕也来不及擦,一把扑上去道:"锦帕姐姐,二丫再也不淘气了,二丫再也不要你去帮我捉蝴蝶了。"锦帕被这小女娃拽的生紧,胸口能感受到她滚烫的眼泪。心头一软,抱了她柔声安慰:"莫慌莫慌,姐姐无碍,二丫莫要哭鼻子了。"二丫这才抽抽噎噎继续道:"二丫在树林子前面等了好几个时辰,还不见姐姐出来,后来奶奶寻了来,我们一起进了林子找了许久,才找到姐姐的。""都怪二丫不好,二丫不够机灵,忘了告诉姐姐,奶奶说那林子有些柜古怪,好些大人进入了都不曾出来过,平日里都不让二丫靠近。"锦帕低了头,轻轻在二丫身上拍打,以示安慰。心中却暗自思忖。

 "这林子前边便是西渡山,自己灵识寻得的画面,应当里这西渡山不远。往前走些,是了,应当就是那日婆婆所说的齐国落凰城了。到底这落凰城何等古怪,还是要去探一探才知。"

 二丫在锦帕怀里动了动身子,道:"姐姐你在想什么呀,怎么不讲话?"

 锦帕轻轻抚了抚她的发髻道:"姐姐想家了,想去寻姐姐的爹。二丫要听话,等姐姐回来再看你好吗?"二丫听到锦帕要走,揉了揉鼻子,作势又要大哭。锦帕无奈道:"二丫听话,婆婆在哪呢?"二丫回答:"在院子里。"

 锦帕休息片刻,运了运内息。忽觉得体内灵力厚了不少,依稀又想起树林里那传输仙力的错觉,到底是谁?为什么要传给她仙力?锦帕怎么也想不明白,干脆抛开了去。好不容易和婆婆道了别,二丫死死抓着自己不让走,锦帕有些动容,自己也未曾做些什么,这小女娃竟这般依赖自己。想是平日居住在这荒僻乡村,苦无同伴,也十分寂寞吧。锦帕从手上褪下一枚雕镂玉镯,蹲下身来递给二丫,道:"二丫好好听阿婆话,等姐姐寻到了爹爹,定然回来看你,这个镯子,留给二丫,二丫若是想姐姐了,就对着她敲三下,姐姐一定知道二丫想姐姐了。"二丫接过镯子,乖巧的点了点头。

 锦帕笑了一笑,拢了拢头发,只身一人往西渡山方向走去。

 山路难走,身体尚未复原又不能随意使用灵力。锦帕这一路足足走了三日,才远远的望见一座高耸的城墙,墙中央一块巨大的石匾,"落凰城。"锦帕低低念出声。

 九重天上,天机阁顶。

 无量仙君念完最后一道仙诀,流光四溢。阁窗紧闭,也被这满室仙气震的有些声响。苏慕闭了眼,吐息均匀。无量倚在书架上戏谑道:"苏慕。这下你欠我的可大了。"抚了抚襟带又道:"打通这七十二周天可不容易,足足费了我半月时辰,更何况我又分了你那小婢女些仙气护她心脉保她平安,你要怎么谢我?把那天界第一仙君的名号让了与我?"

 苏慕扬眉:"不若下次遇到神君与哮天犬同行,苏慕定当先与神君问好。"

 无量咬牙:"苏慕!你不要得寸进尺。"

 苏慕摇头笑了笑:"我倒是想知道,神君是用了什么本事,让那二郎神对你避之不及到如此。"无量哈哈一笑:"也没甚么,只是本君假意醉酒,告诉那二郎神,我最爱吃炖狗肉。"笑罢,无量正了神色,问道:"苏慕,你想过锁妖沉壁破了的后果吗?且不论天界安危,你这万年根基,都是捡回来的。"

 苏慕仿佛自嘲般,神色却坦然:"岂不会没想过?只是一想到锦帕在里面吃了那许多苦,便不由得想救她出来。"

 无量用扇子敲了敲额头:"呵,想不到苏慕仙君平日这般冷淡,竟是个多情之人。"

 苏慕转过头来,声音温润又笃定:"无量,三月前我卜了一卦,蒹葭在人间的情劫将至,你当真不去看看?算得时日,便是这几天了。"末了又道:"我用这消息谢你无量神君,神君可满意?"

 无量晃了晃神,好似什么也没有听到。

 锦帕化了道通行牌,递与守城兵士。城门轰隆打开,锦帕低声告了饶,便匆匆向前而去。忽的听见背后一声醉醺醺的大喝:

 "慢着,往哪儿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