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思

初春的无界村,山青水秀,阡陌塘池,柏杨垂柳,一幅世外桃源的田园风光。

萧宁走在村外的田埂上,眼睛环视着四周,目光平和,神情从容,似有大彻大悟之色。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已是三载,萧宁回到了家乡。行走在外,一路漂泊,千里游思,虽身心疲惫,却已然释怀。不惑年余,踏上回家的归途,他决定不再流荡,自此落叶归根,寄情山水,看日月星辰,观风雨云霜,以《游思》为题,提笔行文,解人生之道,答有无之义。

萧宁十五岁离开家乡,独自一人到县城上学,三年寒窗之后,他如愿考上了心仪已久的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了南方那座城市,奔波打拼,以弱冠之龄,搏而立之志,也终随凡俗,成家立业,虽无大富大贵,还算安稳。只是,在他的内心最深处,总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和模糊的影像搅动着他的思绪。他知道,这个声音在岁月流逝中一直左右着他的言行,这个影像在时光荏苒里始终掌控着他的举止。

萧宁曾经和妻子聊过,她的反应从最初说他天马行空,脸上露出崇拜的惊喜;到后来讲他胡思乱想,目光流出鄙视的神情;再最后让他出家修行,话里透出无奈的冷漠。他对妻子的态度并不感到吃惊,他了解自己的妻子,原本也是一个典型的都市女孩,美丽时尚,性格开朗,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梦想和现实的抗争中,她渐渐地习惯在柴米油盐之中。

萧宁曾经和孩子聊过,孩子的回答从最先夸他境界空灵,一脸的佩服;到后来嫌他异想天开,满脸的不屑;再最后批他匪夷所思,干脆爱理不理。他对孩子的想法并不责怪,他知道自己的孩子,原来也是一个在同事朋友嘴里“别人家的孩子”,聪明好学,懂事明理。只是经历了时间的打磨,在理想和挫折的纠葛里,他慢慢地迷失在平庸无为之中。

萧宁对自己的人生,对家庭的平凡并不是没有感慨和反省,只是很多时候他思考的不光是表面的因果,还有内在的联系。在他的脑子里,看似虚无飘渺的问题其实是解开他许久困惑的钥匙,他曾尝试着寻找答案,但一直没有找到,反而陷入了无垠的冥想之中。

三年前一个盛夏的仲夜,萧宁坐在自家的小院里,抬头望着深邃的夜空,思绪起伏。

一段时间以来,萧宁的心情很低落,他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他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不是具体的,而是虚无的,甚至连问题本身是否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问题呢,让萧宁如此纠结。要知道萧宁是谁,能够让他琢磨的问题,了解他的人包括他的家人朋友都会说,这个问题肯定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明了的算术题,而是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这些内在的深奥问题。

萧宁从小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古怪的孩子,没有人知道他的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有时候冒出来的话更是让人觉得他傻傻的,但细细一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比方说,人是什么?

己是深夜,无月的夜晚一片漆黑,夜空中并没有露出多少星星,仅有的几颗也只是暗朦朦地闪过一点光亮,就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

萧宁已经在小院里坐了大半夜了。他有点困,脑子昏沉沉的,但他还不想睡。他有一种直觉,自己琢磨了很久的问题好像有了点思路,只是这个思路不在现在,也不在远方,而是在路上,在天地之间,在时间流逝之中。

深秋的黄昏,一抹晚霞映红了天际。夕阳在大海的尽头微微地跳跃,原本碧蓝的海水此时变成了桔红色,海风起浪,一波接一波地冲到海滩上,溅起白色的浪花,发出大浪淘沙的宽广深远,还有万物皆达的时光动感。

萧宁坐在沙滩上,目光呆呆地凝视着眼前的大海,思绪仿佛己经停滞。他并不在意脑子是否空白,因为他知道,自己之所以一人来到海边,是为了寻找答案。

萧宁听着大海的浪涛声,望着夕阳缓缓沉入天际一线的画面,还有晚霞的缕缕红光,努力把自己的心绪拉回到正常的思考中来。他已经在海边坐了整整一天,从朝阳与晨曦在大海的一头露出第一波光束,到暮日和落霞在海的那边收起最后一条光线。

萧宁的脑子里回忆着自己的过往,曾经的故事就像一部影视作品,在短暂的时间里复述着他的人生,同时也在无情地提醒着岁月的流逝。只是,除了具体的影像外,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将影像虚化,漫射到飘渺无形的空间里。在那个空间里,有他一直思索的问题,而问题的答案若隐若现,但还是根本无法具体化。

萧宁站在山顶上。眼前,山峦叠嶂,云海碧天。一轮红日挂在天边,发出耀眼的光芒,染红了蜿蜒连绵的峰线,犹如一条金带勾勒出群山的曼妙曲姿。满山密林,随风起伏,如大海波涛。

这是盛夏的七月。萧宁从家乡出发,踏上了观天下山水,览世间百态的征程。他知道,寻找答案并不是坐在那里就能得到的,有时候获取答案也需要契机,需要灵感。

萧宁做出游思的决定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他从遥远的南方回到家乡,也是因为多少厌倦了凡俗的重复,但他终归只是千事万物中的一粒细沙,微小如尘,更是茫茫宇宙中根本无法度量的若无渺渺。他摆脱不了世俗的束缚,心里却想着能够跳出思维的桎梏,找到真正的答案。只是这么多年,他总感觉自己游离在答案的边缘,有时候答案似乎触手可及,有时候又仿佛遥不可期。

萧宁想找到答案,但过去这么多年每天早出晚归,年复一年按部就班,早已没了初入社会时的激情和冲劲,加上人际错综复杂甚至尔虞我诈,让他无法静下心来思考。按照妻儿的意思,如果说闲暇之余坐在那里冥思苦想算是感悟人生,做个思考者,也可以理解。结果,他居然在不惑之年返回家乡,只为了思考一个在外人看来只有哲学家才探索的问题,现在他为了找寻答案,又踏上了游思天下的路。

萧宁也曾想过,在四十岁的时候放下人间烟火,参禅悟道是否有沽名钓誉之嫌,但多年的思索让他发现,当人们在回顾自己的一生时,往往会用一种看破红尘的沧桑感来归纳过去,但很少有人用一种淡泊的心态来对待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有时候,很多人喜欢用物竞天择来阐述世间万物的存在,却很少有人用时空的概念来定义生命的真谛和人生的内涵。

三年时间,万里行程,萧宁游思天下,在日月星辰间,似乎找到了他一直找寻的答案——时间是生命的载体,时间不可逆,生命无法回头;空间是人生的介质,空间可扩展,人生也可进退。(本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浣溪沙 戊戌八月会佳节 看罢盏灯不见回 思亲未与家人聚 也叹求学迟不归 天高海阔任余飞 学技成身实可贵 ...
    君濯清阅读 72评论 0 3
  • 南歌子 小雨 小雨无声响,长空目潤漫。 撑伞下楼看。 隐嘶敲伞布,爽声鲜。 (温庭筠体)
    诗者如斯夫阅读 102评论 0 6
  • 今日遇到一半年未见的好友小雪,我惊讶不已。因为她跟以前判若两人了。 半年前的小雪,脸色暗淡疲倦,精神萎靡。而现在,...
    上了岸的的的鱼阅读 998评论 1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