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谋之凤倾天下(一)

楔子:

亥时,墨月殿里灯火通明,紫檀木雕花的大床上女子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双唇,企图不让自己痛吟出声,汗水打湿了碎发,胡乱的贴在额前,双眼瞪得老大,眉头蹙成一团,双手死死的拽住被汗水染湿的被子,手臂上青筋暴跳。

周围的丫鬟、嬷嬷看着主子的双唇被自己咬的血肉模糊,却不愿意发出痛吟,顿时眼睛一酸。

“娘娘,使劲啊……”只见一稳婆满头大汗的催促着床上痛苦不堪的女子。

“啊……”终是没能忍住,一声痛吟透过紧闭的殿门飘进外面心急如焚的男子耳里,此时,他再也忍不住,不顾身后之人劝阻,疾步推门而入。

来到床前,蹲下身子,紧紧握住床上女子的手,久久不肯放下,看到女子血肉模糊的双唇,男子的心一阵阵的绞痛。用手轻轻的分开女子的双唇,将自己的手腕送到女子唇边。琥珀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女子,深怕他一眨眼眼前的人儿便消失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床上的女子也愈来愈虚弱,就在男子准备开口询问之时,稳婆突然颤抖的开口道,“皇上,娘娘胎位不正,现在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住一个。”

“保大人。”

“保孩子。”

稳婆话音未落,两道声音便从不同的方向传来,听得稳婆一阵惶恐。

“墨,保孩子,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啊。”床上的女子虚弱的喘着气艰难的挪动视线盯着身旁的爱人。

“月儿,我们还年轻,孩子还可以再有,失去了你,你让我如何独活。”男子紧紧的抓着女子的手,他的举动向女子传递着他深深的不安。

望着爱人如此不安的模样,女子痛苦的闭上了双眼,正在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是一太监焦急的声音,“皇上,紧急情报,宸王率大军进攻皇城,现在已攻至轩辕门外了。”

“去吧,保护好自己。”不待男子开口,床上的女子温柔的看着男子道。

“我很快就回来,等我。”深深地望了女子一眼就转身疾步离去,却不知,这一去却成了永别。

目送着爱人离去,女子缓缓的闭上了眼,不过一瞬,再次睁眼时已变成了决绝,“保孩子,快点。”

“娘娘……”不待稳婆说完,便被床上的女子一眼瞪得忘了下文。

一个时辰之后

杀啊……短兵相接的声音传进墨月殿,女子急的满头大汗,“韵儿,出去看看现在情况如何了。”

“娘娘,放松,再这样下去,孩子就得胎死腹中了。”一股股汗水顺着稳婆脸颊流下,手上的动作依旧不停。

墨月殿里的烛火渐渐变得微弱,外面也渐渐趋于平静,几个时辰的疼痛已经让床上的女子无力去关注外面的动态。

身体的无力感让女子明白再不做出抉择,孩子大人都保不住。就在此时,一满脸鲜血的黑衣男子冲进殿内,朝着床上的女子吼道,“娘娘,快……走……”。

“煞。”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她心里明白,她的墨再也回不来了。

深深地望了殿门一眼,缓缓的将手伸向枕下,慢慢的握紧那刚刚触碰到的坚硬的冰凉,狠狠地朝肚子刺去。

“娘娘,不要……”男子挣扎着想要阻止,却终是晚了一步,看着那决绝的女子,男子陡然一下跪在了地上,缓缓的低下了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殿内的人仿佛都魔怔了一般,静静的站在那里,双眼死死的盯着床上的女子,仿佛她正在做一件虔诚、圣洁、不能被打扰的事。终于……

“带他们走。”女子虚弱的倒在床上,取下随身携带的玉佩,挂在女儿的脖子上,望着这对异常安静的儿女,缓缓地闭上了眼,“城外十里亭,冷霜会在那里接应你,带他们离开,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不准踏进宁国半步,走……。”

“娘娘,保重。”说罢,抱着两个孩子跃出大殿。

墨月十年十月,宸王率军进攻皇城,越帝与宸王战于轩辕门,越帝遭亲信背叛,宸王趁势攻之,皇帝薨;越后于墨月殿难产而死,当晚,墨月殿走水,越后尸骨无存。

因宫人失职导致墨月殿走水,宸王一怒之下血洗皇宫。次日,朝中大臣纷纷称病不朝,并试图联系越帝旧部复仇,被宸王发现,朝中所有保皇党,皆被满门抄斩。宸王以雷霆的手段为朝廷注入了一波新的血液。

七日后,宸王登基为帝,改国号轩辕,年号宸月,定都洛城,并下令全国范围内追杀前朝余孽,所有窝藏逃犯者,株连九族。此令一出,帝都人心惶惶,百姓皆瑟缩在自己家里,以免被殃及。

新帝即位当晚,素不插手政事的洛王集结大行皇帝所有兵力退居轩辕以南,划方圆百里为自己势力范围,更名为墨月城。城内人员只听城主号令,不受皇帝管辖,俨然一国中之国。洛王这一手直接断送了轩辕一半的兵力。

与此同时,边关告急,祁月以为越后讨回公道为名向轩辕发动全面进攻,以莫将军为首的祁月大军以势如破竹之势攻陷轩辕边境十三座城池,内忧外患的轩辕皇朝在风雨中飘摇。

朝廷刚经过一次大换血,轩辕皇朝百废待兴,面对以雷霆之势进攻的祁月大军,群臣也只得束手无策。眼见祁月大军直取轩辕腹地,朝中却无一名大臣提出有建树性的意见,轩辕帝大发雷霆,怒斩言官无数。

边关连连告急,帝都也陷入一片疯狂。曾经的一大强国宁国,如今却面对外敌入侵而毫无反击之力。在生命即将受到威胁的时候,先前迫于皇帝铁血手段而敢怒不敢言的狂生们,终于爆发了。

如今的洛城,大街上随处可见一张张书写着轩辕帝罪行的罪状。整个洛城的治安已经完全乱套,无论怎么镇压都无济于事,眼见着情况愈演愈烈,京兆尹冒着被砍头的危险上奏皇帝。

此时,本就心烦意乱的轩辕帝批到京兆尹的奏折,顿时怒了。当即下令,逮捕所有参与此事者,三日后,午门外斩首示众;若有违抗,就地斩杀。皇帝一怒,浮尸百万。

整整一个月,洛城在这样的低气压中被攻陷了。

宸月一年十一月,轩辕帝率领朝臣归降祁月,将刚出生的原宸王妃之子送去祁月作为质子,屠尽膝下皇子。至此,三国鼎立之势形成,四大强国之一的宁国从此在这片大陆上除名。

下一章:及笄之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