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庞统法正共同推荐的奇才

字数 1227阅读 173
2017年第126篇文章

三国时期不兴文字狱,但恃才傲物乱说话也是不行的,前途也很明朗,如日常喷人的弥衡,数落同僚的廖立,还有彭羕,字永年

狂放之徒

彭羕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但他却比旁人多了份骄傲,经常看不起人,唯一看得起的就是同郡的秦宓。为了秦宓,彭羕特地给许靖写了封信,把秦宓夸得天上地下少有,还强调连古代的隐者都比不上秦宓,“虽古人潜遁,蔑以加旃”,然而没有下文了,多半没被采纳。

彭羕对秦宓这样,对其他人的态度却很差,这么差的人际关系,让他在益州混了多年只当了个书佐。甚至还被人毁谤诬陷,被刘璋抓起来问罪,剃了光头带了镣铐,“璋髡钳羕为徒隶”。髡刑对读书人是种在赤裸裸地侮辱,充作奴隶更是跌入深渊。

两大谋主共同认证

刘备进入益州,彭羕翻身的时候也到了,他想给刘备献策,来了个曲线救国,先去拜访庞统。彭羕又不认识庞统,碰巧庞统家里还有客人,彭羕就径直躺到庞统床上躺着去了。

狂士的作派就是不一样,当时庞统已经贵为刘备的谋主了,彭羕还敢这么做,还对庞统说“等客人走了我们好好聊聊”。客人走了,庞统就要过来聊天,彭羕又让庞统先准备饭来吃,这些做完彭羕才开始和庞统聊,一聊就聊高兴了,彭羕在庞统家留宿了好几天。

能和庞统聊的这么好,显然才学不俗,庞统对他感官也特别好,而另一位谋主法正作为益州老人,也深知彭羕的能力。于是庞统和法正一拍即合,两人共同把彭羕举荐给了刘备,以刘备的识人之能对彭羕也啧啧称奇,甚至让他去指点将领们,彭羕的表现也挺合刘备心意,待遇也稳步提升。

祸从口出

彭羕觉得自己备受宠信,骄傲的小恶魔又冒头了,这时候诸葛亮看不下去了,他多次对刘备说彭羕心中狂野,“羕心大志广,难可保安”。想必彭羕,刘备更信任诸葛亮,仔细观察了下彭羕的言行,就决定稍稍疏远彭羕,就要打发彭羕去江阳当太守。

其实做个实权太守也是对彭羕的一种考验,再者江阳离李严不远,两人要是携手整顿下境内,也有功绩再回中央呀。但是彭羕听说自己要远离政治中心,感觉很难受,就跑去找马超聊天,马超还问他“你这么优秀,主公还说你能跟诸葛亮、法正并驾齐驱呢,怎么就要把你外放到小郡了?”

彭羕也很不服气,张口就骂,“刘备这个老兵荒唐不讲理,还有什么可说的”,又接了一句“卿为其外,我为其内,天下不足定也”,这句话往大了说是煽动马超造反,往小了说是吹捧两人才能。

显然马超理解成了前者,再加上马超在蜀汉处境很微妙,“常怀危惧”,一听彭羕这话也不敢接茬,等彭羕一走,马超就把彭羕举报了,因此彭羕也被下狱。

彭羕在狱中还给诸葛亮写了封信,都到这份上了他还说自己是“布衣擢国士”,骄傲之心可见一斑。信中解释自己这番话只是想让马超建功立业,又把刘备和诸葛亮好一通夸,显然没起什么作用,妄议主上也是罪过,再看与彭羕同传的人,显然被打上政治犯的身份。

值得注意的是《华阳国志校补图注》中为彭羕平反,“《常志》于罪诛者例不赞,《目录》亦不收。惟于彭羕、李邈赞之,意以为冤故也。”

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死于多嘴。


看官感兴趣的话,三国系列都在这里了
三国流年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