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晨跑的这一路

2020年11月08日 周日 天气晴 偏冷

今天早晨,照常04:30下床按灭了闹铃。瞅都不瞅床,成功躲避了温暖的被窝对我的二次召唤,马桶上小小地闭眼沉默了一会。还是困——可以困,但不可以再回去睡了。

为什么周末不用上班了也要04:30起来?

因为我怕到了工作日起不来。

我生物钟可不懂什么叫周末,允许懈怠一回,下回它就惯性,就不让我起来了,这方面我有过太多经验教训。

仗着周末不用在早晨赶着做饭、上班,我故意磨蹭到了05:30出门。,那是距离天亮比较近的时间,也不能太等天亮,路上车就该多了。

拧开楼道尽头连系着外面世界的门栓,用左肩撞开那沉重的大门,我就彻底到了别有天地非人间的境地了。于今而言,那是只剩下黑和冷的世界,经常开门的一刹,风往心窝里钻。

当即流下了两滴清泪。心里合计,这是这一周最冷的早晨了,风大,而且风里含着冰,让我这迎风流泪的毛病当场发作。

一瞬间,脑袋里盘旋过打道回府的想法。不过,今天周日,如果错过了今天,我一周四跑的计划就没机会达成了。

我忽然想到了抗美援朝时的冰雕连,真的没啥不能克服的。

抹去那两滴清泪,来到小区那转弯的路口,我高昂着脖颈,瞅着已经亮灯的那户二楼阳台,做了20下高抬腿和后腿蹬屁股,还有开合跳,感觉心跳快了点,有点热乎了,再脚尖点地拧拧脚腕,调好音乐,开启运动软件,正式往前颠起来(开始的起步速度真不好意思自称是跑)。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今日小区收垃圾的保洁们蹲坐墙边一排,正在等待收垃圾的翻斗车。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遛萨摩的主人今日没碰见。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今日小区那道北门自己是开的,省了我去包里翻门禁卡的时间了,要不第一公里的配速又要搭里点。

过马路了,先向左看,没车;再看向右侧,没车,运气真不错,要不搁往常,都得原地颠一颠等车开过去我再跑对面。

有一次,左边过来个骑摩托的,我心里有数呀,已经收脚在等他过去,只是人家应该是头一回碰见,他车喇叭都忘了按,直接从我面前吼着过去的。我有些歉意,但听得出这位肺活量是真好。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我看着前方高处的红绿灯,它们逐个亮起时都向下拉着丝,尤其轮到红灯拉丝的时候,总能让我想到过年,那是万家灯火中红彤彤地灯笼在亮着,就是喜庆,让人心生向往,心里暖暖的。

提到红绿灯,我有过几次认知障碍。你比如我要直着过马路,前方亮的是红灯,边上亮的是绿灯,我是等待还是不等待?但是这种蒙圈不会持续太久,静下心捋一捋就有答案了。

在奔向开发大道那条交叉口时,我曾两次当过向导。一次是拎着很多东西的两位妇女向我问路,大清早的,她们在寻找地跌口,她们像我妈妈,路再远、拎着再多的重物都不愿打车的那种。还有一次是一开私家车的司机,车速与我速度保持一致,摇下车窗,我余光注意到了,他应该要对我说话,因为大马路也没别人,便于听清,我把我一只耳朵上的耳机摘掉。他对我喊,去七号公馆(不是鬼片里的那个七号公馆,咱家这真有叫这个名的小区)怎么走。我指给他看。原来,跑步中也可以小小的帮助他人。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路过几处工厂门口,打怵的是这里的狗。它们都不是大型犬,但是地盘意识太强,以前在这段路上吠叫着追过我,一直把我追我到下个路口才放弃,我配速上到了三开头的数字就是这样的原因成就的。我还曾经想过应对措施,要不要跑之前在家揣点狗粮,到那撒给它们,它们就顾不上撵我了。

有时候,我也看热闹。见过几只流浪狗在那附近,它们和它们此起彼伏的吠叫,我听不懂,猜测应该是骂战,反正不是冲我,我一边看热闹一边心情正好地从它们的全世界路过,到了下个路口,它们还是骂战,一直没打起来。

到耳机里的提示音说到了第5公里时,通常我便来到了这座城市的工业区。钢筋铁罐,几处大烟筒里冒着烟,烟柱斜愣楞的,成双成对的往天上飞。只有到了这里才能看到这景象,如果我不跑步,永远不会来到这里,不会发现还有这里。每当我不能跑时,闭上眼睛总能看到这一幕,在思念跑步日子里,它都成了我向往着的美丽风景。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从第5公里之后,我便调转方向,往家的方向跑了,配速也会相应有一点提升。

其实,这时候想放弃也没辙,也得跑着回去,一来一回正是10公里了。所以,先把自己扔很远,不给自己留余地,貌似挺狠。可人要是没有选择的余地时,这人真能变得更加优秀了。

今日有一环卫的大爷,他骑着他装着工具的小三轮车迎面过来,跟我说话了。

“天天锻炼呐?”

“啊哈!”

我来不及摘下耳机回应他,又怕他听不见我说话,一边发出啊哈的声音,一边用ok的手势回应他。

还有很多类似的这种情景。

小区里那个每天送垃圾出去的开车司机路过我时,问过我跑多少公里了,我两个手的食指伸出来上下叠在一起举给他看,他冲我数大拇指;

公路上,我正跑着,迎面开过来的大货三声短促地鸣笛。我心想,我离你挺远的呀!我抬头,透过前挡风玻璃,我看见驾驶座上,大货司机冲我数大拇指;

公路上,我正跑着,戴着白色口罩、骑着摩托的一个男的,冲我点点头,过去了。

……这些,都能使我不好意思,跑时容易气息紊乱,再慢慢自我调节过来。

还有过几次导致我气息紊乱,但是挺不愿意回忆的。你说,跑公路时最怕遇见什么?

不是鬼、也不是坏人,也不是车。

是小动物的尸体。

我碰见过一只没来得及躲车被撞到不会再飞的鸟,把它捧到草丛中,免于再二次被碾压了。我救不活它,仅能给它这样的尊严。

还有一次,是一只猫的尸体,我提前没注意,差点一脚踩到,它全须全尾,我猜测应该是中毒死的。

上周有一天早晨,是工作日。在公路中央,我开始以为是过往的车辆把一个红色锥子形状的路障碾碎了,只注意到了红色碎片。跑得进了,方看清那是一截猫的爪子。

我第一次见到一个被碾碎的生命。下意识就是逃避,我想逃避的眼神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至那以后,我惧怕去看公路中央出现的任何物件,眼神都会躲避,不想看清。

呼呼吸吸,呼呼吸吸。

今日跑到第9公里的时候,忽然决定跑15公里。跑到第14公里的时候,忽然想再送1公里,最终跑了16公里。

其实,昨天周六就想多跑点,想超过10公里的。只是,昨天的一路全都在绊脚了,又是石头又是树枝又是塑料袋的,老能磕到。比如,右脚踢散的石子,左脚立马踩上,然后左脚一歪,咋也没咋地。但是,我听樊登读书里说过,如果有一天忽然无意识下开始磕桌角或者门框了,那说明你的身体疲累了。

我想也是,也理解了。周五过了午饭后再没吃过东西,晚上也没睡好,周六这一趟自然不能强求,就10公里吧!

好在,这一周算是挺圆满的,实现了一周四跑。

只要身体跟得上,没有尽头。

爱上跑步,会生出很多勇气。从被窝里拔出来的勇气,心甘情愿扑入黑暗的勇气,不怕寒冷不怕风吹不怕车流不怕狗咬的勇气。怎么就这么神奇呢?

下雨可以跑、下雪可以跑、下雾可以跑。如果有一天没跑上,就会闷闷不乐,心堵得发慌,会有些自闭。就这么说不上来的神奇!

起初,为了减肥入了这跑步的坑。后来,可以一个月不量体重了,却断不了这跑步。

折服了,入了这道,再无回头路了。(也没想过回头~)

其实,偷偷地感慨一句:我现在深深地有一种体会,我为了它,可以承载一切,可以克服一切,加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