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妖录·终章

一、


柔和的阳光穿透白玉一般的云团洒落下来,微风拂过,海平面上摇摇晃晃,晶莹闪烁,像是漂浮着许许多多亮眼无暇的珍珠。

这已经是我们在海上航行的第三个清晨了。

半个月前我们研究了下地图,发觉陆路已走过大半,便决定由南海出发,度过茫茫大海,北上寻蓬莱仙山。

几年旅行,蚩尤名单上所列的妖怪我们几乎看了个遍,那一张长长的名单上,除了少数几个人,都已经被我记录在了《奇妖录》中。眼下陆路已行遍,只能去茫茫大海上碰碰运气。

“传说在南海深处生活着鲛人的!”海风平静,无事可做,白灵开始兴致勃勃的给我讲起了故事,“他们有着鱼一样的长尾,却长着人类的上半身,是海洋中的精灵。男性孔武有力,英俊健谈;女性身材火辣,貌美动人。即使骄傲如龙族,也对他们敬重有加。”

“不是说什么:织绩如龙鳞,眼泣如珍珠吗?”我侧躺在船上,单手撑着头,打了个呵欠问道。

“只是一部分啦。”白灵道,“能做到这一步的,多为女性,所以又称她们为鲛姬。”说到这里,白灵忽然想到什么一样,道,“对了,《千妖百异》中记载了一种推测,好像说是……鲛姬的祖先其实并不是鱼。”

“难不成是人?”我吐槽道。

白灵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我的冷笑话,仰起头很认真的想了想,才有些不确定地道,“好像……是一种飞鱼。它们既长着鱼的身体,又生着鸟的双翼,但是……”

“但是什么?”

“我忘记了。”白灵眨了眨眼,道,“只记得说是,鲛姬就是这种生物退化而成,它们在海洋中停留太久,以至于彻底地忘记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其中一头飞鱼死后,就好像盘古开天一样,它的身体也产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如星辰炸裂一样,在大海中分崩离析,化成了许多能歌善舞的鲛姬。”

“这传说还挺美好的。”

“这不是传说。”白灵严肃地反驳,“《千妖百异》治书格外严谨,能被它刊登其上的,多半都是史实。”说到这里,她忽然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地道,“真希望能亲眼看看鲛姬啊。”

“也不是没有机会。”我安慰道。

“可是希望很渺茫啊,鲛姬多半潜在深海,很少上游到海平面的……嗯?你怎么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我双手扶着船沿,眯起眼望着天与地交界处的一片碧蓝,道,“前面有一座孤岛。”

“蓬莱?我们找到了?”白灵惊讶地张大了嘴。

“不知道。”我又看了一会儿,道,“去看看吧。”


二、


离得近了我们才知道,原来那并不是什么岛,而是一头巨大如海岛的大鱼。在它的背上恣意生长着绿意盎然的繁茂树丛,像是一颗漂流在茫茫海洋上的翠绿星辰。

在我们靠近的时候,大鱼睁开了它的眼睛。那是一双我从未见过的巨大双眼,甚至比我们所乘坐的小船还要大上几分,那双眼眸中倒映着深蓝的大海、飘云的天空、扬帆的轻舟以及站在船头仰望着它的我们。

大鱼茫然地眨眨眼,好像刚刚才睡醒,漆黑又巨大的眼珠在眼眶里转了转,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请问您是……”

大鱼没有回答白灵的问话,它安静了一会儿,巨大的背部忽然迅速喷出一道又粗又长的冲天水柱,直奔云霄,在最高处去势减缓,如同落雨般垂直洒下。它的眼珠转了转,思索了片刻后,忽的又潜入了大海之中。

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那座生机勃勃的绿岛并不是生长在大鱼背部的,而是它用自己的背托起了这么一座小岛,随着它的下潜,这座无根小岛则飘在了海面上。

不一会儿,深海渐渐颤动起来,一阵连绵低沉的闷响传来,巨大的浪潮凭空而起,那头超越了常人理解般大小的黑鱼再度破水而出,直冲云霄,仅仅是它掀起的浪潮就已经如开天辟地般震撼人心。那巨大又蔚蓝的身影横亘在海洋与天空之中,一时之间,它像是取代了天空一样,成为了我眼中唯一的景物。

几乎是将整片大海都翻转过来一样,它席卷波涛起身的那一刻,我清楚地感受到整片海水都跟着下降了一人之高。遮天蔽日的浪潮掀起又落下,凝成实质般以万钧之力朝着我们砸下。

眼前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太快,我与白灵来不及反应,甚至来不及惊讶与恐惧。

“不要怕。”

一道平缓温和的声音从我的脑海中响起,接着,一道微弱的白芒笼罩住了我们的小船,头顶那冲天巨浪如倒山一样朝头顶压下,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捂住白灵的眼睛,将她抱在怀里,耳边响彻无穷无尽的水声与白灵惊恐万分的大叫。

“不要怕,没事的。”

我睁开眼,意外地看到那无法估量的滔天巨浪竟如被利剑斩断般从中齐齐的断开,绕过我脚下小船,狠狠地砸进一望无际的碧海汪洋,再度掀起如山岳高耸浑厚的海潮。一时间,无数细碎的水珠精灵般在空中飞舞,溅落成雨。原本平静地海面浮浮沉沉,海潮升起复又落下,就这么呼啸着奔涌向视线尽头。

昏暗的天空忽然一亮,我们再次抬起头时,那头遮天蔽日的大鱼已消失不见。我与白灵对视一眼,俱是被这壮观宏大的场景震惊的说不出话。

“刚刚那是……”我咽了咽口水,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那复杂情绪。

“神话……”白灵失了魂一般,盯着那如同被新雨洗刷过的灿烂天空,喃喃道,“那是只有远古神话中才存在的……”

“你认得?”我惊讶地开口。

安静了好一会儿,白灵才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看着我,一字字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逍遥游》


三、


过不到片刻,海中的颤动感再度传来,只不过比起第一次来要弱了很多。接着,还没等我们来得及反应,一阵巨大又沉闷的水声响起,小船应声而起,像是飞在了半空之中。

“刚刚吓到了你们,我很抱歉。”那声音再度响起之时,我才注意到,原来再度出现的大鱼正在我们脚下。它用自己宽厚到仿佛陆地王国的背脊顶起了小船,平缓的向前游动。

“请问您是鲲前辈么?”

“我不记得自己是不是有过这样一个名字。”大鱼回答的很慢,漫长的生命与记忆,使它变得从容又缓慢,每一个问题都要细细斟酌,才肯开口。“我已经沉睡太久太久了,从前的许多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白灵没有再度发问了。面对这伟大的生物,我们都震惊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心中感慨万千,似乎有很多想说的,但张张嘴,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大鱼在海中游动时寂静无声,它广阔到堪称巨大的背部平稳又光滑,我们从小船里出来,小心翼翼地踩在它的背部,展目望去,觉得自己似乎站在了一座海中小岛上。

“你在想什么?”我看到一旁的白灵蹙眉沉思。

“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事情。”白灵小声嘟囔。以往这种情况可不多见,菌人号称是妖怪界的百科全书,每一个菌人的脑海中都装着数不尽的关于种种奇奇怪怪妖怪们的知识。

不过这也怪不得她,毕竟像鲲这种几乎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伟大生物,即使是在许多记载颇全的古书中也是极为少见的。

“那就先不想了。”我将她抱起,道,“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的欣赏一下吧,这伟大的奇迹。”的确,如今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是造物主最为满意的作品与最骄傲的成就。

大鱼宽厚的背部平坦绵延,长达数十里,我相信就算这上面站了上万个人,也宽敞的绰绰有余,它绝大部分的皮肤都是黑亮光滑,在午后灿烂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像是世界上最为美丽的蓝宝石。但也有例外——比如我们脚下不远的地方,原本平滑的皮肤不知为何变得有些坑洼。

我们小心缓慢的走过去——其实大可不必,即使是在它的背上肆意奔跑,也绝不会有任何掉下去的危险——站在了那处坑洼附近,细细观察。不大,也不深,浅浅的,像是宝石上的装饰。

“这是怎么回事啊?”白灵的手在其上抚摸,下意识地感慨,却不料沉默了许久的大鱼竟然接了话。

“那里……是我的朋友。”

“什么?”

大鱼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它不用开口,声音就能直接传达至对方的脑海之中,想想也是,以它那么巨大的身躯,若是开口说话,只怕会震得人双耳溢血而亡。

“那里……是许多年前,我的朋友站着的地方。”

“你的朋友?它是谁?”“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吗?”我与白灵几乎同时发问。

大鱼安静地想了一会儿,道,“是的,我还记得,因为这许多年来,我只有它一个朋友。它是……”说到这里,它的声音像是被凭空掐断了一样,戛然而止。过了很久很久,就在我与白灵探索到它背部的另一端时,大鱼低沉缓和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它是一只小鸟。”


四、


在大鱼模糊记忆中的那些年里,它一直都是独自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上漂流。

它的身体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即使是海洋中最为凶猛的鲨鱼见到它,也只有远远躲开,不敢轻易靠近。海洋中所有的生物都在害怕这个大家伙,没有人知道它的脾气如何,更没有人知道它发起怒来会如何。

不过好在大鱼也不在意这些事。

很奇怪的一点是,自有记忆以来,它的身躯似乎就是如此巨大。大鱼想破了脑袋回忆过去,能记起的也只有无数时光里似乎始终如一的夏日温暖和煦的阳光、微微起伏的碧蓝海面与那些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夹杂着柔和风声的悠扬歌谣。

在这之前呢?大鱼茫然地思考,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在这之前的记忆。这件事成为了它最大的困扰,它就那么漫无目的的在无边海洋中漂流,断断续续地回想脑海中似乎根本不存在的记忆。

它在漆黑清冷的深海中熟睡,一觉醒来时飘到一片陌生的海域,在进一些食后浮上海面,任由夏季饱含温度的阳光洒在自己宽厚的背脊。

它顺着太阳的方向前行,在海风吹来的时候唱歌。

忽然有那么一天,一只白色的小鸟找到了它,很自来熟的站在了它宽厚的背脊。这些年里,也不是没有鸟类站上去过,但大鱼总会喷出一道长长的强力水柱,惊的那些鸟儿顿时拍打着翅膀飞得远远地,再也不敢回来。

但这次是个意外。小鸟波澜不惊地站在原来的位置,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在水柱到达最高点,如同落雨一样洒落时,小鸟才抖了抖翅膀,抬起头评价道,“真美啊。”

“有多美?”大鱼好奇地问道。它从未见过自己呼吸时喷泉的模样,只知道吓走了许多鸟类,还以为一定是很恐怖的模样。

小鸟仔细地想了想,说道,“你见过清晨时的太阳吗?它一半露出海面,一半隐藏在下面,将自己灿烂蓬勃的金黄光芒洒在碧蓝的海面上,熠熠生辉,从远处看时,就好像是仅存于天上的仙泉。”

大鱼凝神想了想,道,“那一定是十分美好的景色了。”

“你从没看过吗?”小鸟好奇地反问。

“从来没有。”这一刻的大鱼有些羞于承认,它觉得自己在茫茫大海中漂泊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没有一只小鸟了解的多,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小鸟平静地‘哦’了一声,没有如同大鱼想象中的那样嘲笑它,而是说道,“没看过也没什么。那你都看过哪些海中奇景呢?”

明明只是一句很普通的反问,但在大鱼听来,却好像是来自长辈的询问一样,大鱼顿时紧张了起来。但是它集中精神,翻遍了自己这些年的记忆,也没有找到有什么是值得称赞的美景。

大鱼不吭声,小鸟也不催,就那么站在它宽厚的背脊上,享受着午后饱含温度的清新海风。


五、


“我,我见过海底深渊。”大鱼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说。

“海底深渊?那是什么样?”小鸟好奇地追问。

大鱼似乎有了些信心,继续道,“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海水冰冰凉凉,也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大鱼顿了顿,说道,“但是却有一种不同的美感,像是……”大鱼不善言辞,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到底像是什么,只好总结道,“从前我有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那里。”

很久很久都没有回应的声音响起,大鱼凭空紧张了起来,它想是不是自己回答的不好?还是说,那只小鸟早已经不在了?这些年来,大鱼从未有过朋友,也从未有过孤独的感受,但这些所有欠下的感受,在这一刻全都补偿回来。

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它说不清,只是揣测不安,紧张又惶恐。

“这么说来,的确是很美很美的地方。”小鸟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大鱼长长地松了口气,觉得安下心来。小鸟说话的语速很慢,似乎是经过了很认真地思考后,才说出来的话语,大鱼听得出来,这绝不是敷衍。

“还是大海好,陆地上太吵了,处处都是人。”小鸟继续说,“真可惜,我看不到那样的美景。”

大鱼也替小鸟感到惋惜,但却不知该如何安慰,自有记忆起,它就从未与其他人有过交流,说也奇怪,尽管彼此从未相识,它却对这小鸟有着莫名的亲切感。

“你是从陆地上来的吗?”

“对。我从遥远的东方来,飞过了整片大陆,来到这片海洋,寻找一个栖身之所。”

大鱼一直生活在海里,对大陆没有什么概念,但还是听出了距离的遥远。“飞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家吗?”

小鸟没有马上回答,它安静地站在大鱼背脊上,过了很久很久,才淡淡地说,“原本有一个家,可是……”它有些不愿意继续说下去,但好奇心旺盛的大鱼追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有一天我回去的时候,发现在我们的家里,它和别的鸟相互依偎。所以我又没有家了。”

大鱼没有继续再问下去了。

漫长的生命里,它虽然甚少与人交流,但海洋生物众多,它又听力发达,还是听到了许许多多的故事,所以它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为什么不变小呢?”大鱼不说话,小鸟倒先开了口。

大鱼一愣,它这辈子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它的身体从来都是这么巨大,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变小。于是它只得愣愣地反问,“为什么要变小?”

“你这样子太大了,会被很多人惧怕,交不到朋友。”

“可是……”大鱼道,“你为什么不怕我呢?”

“怕的。”小鸟解释道,“我只不过是飞到这里觉得累了,又忽然觉得其实死掉也没什么大不了,所以才显得不怕。”

大鱼顿时紧张了起来。它知道,很多经历了情伤的人,都会有这么一段时间,不怕死亡甚至渴望死亡。可是它几乎从未与人有过交谈,顿时显得有些茫然无措,许久才憋出一句,“死一点也不好的。”

“哪里不好?”

“死了就再也看不到那些景色了,漆黑安静的深海与圆日初升的海面。”

“也可以不看的。”小鸟平平淡淡的回答。

“但是!但是……”过去的许多年里,大鱼从未想过生与死的问题,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来,四周安安静静的,它知道小鸟一定还在听着,情急之下,说道,“但是,死了比活着还要孤独。”

“是么?”小鸟忍不住轻声重复,“死了,比活着还要孤独?”

“是的!”大鱼肯定地道,“死了就只是一具尸体了,而活着,活着……”大鱼想了一下,觉得身体的某个地方渐渐变得温热甚至滚烫,“至少还有我。”

“是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小鸟又重复了一遍,道,“其实我以前也是很大很大的,只不过那巨大的身体使我太过孤独了,所以才让自己变得像现在这样小。”

“那个时候,我的名字叫做鹏。”


六、


自那天以后,小鸟就顺其自然地留了下来,和大鱼成为了朋友。

它们一起在茫茫大海上漫无目的的漂流,向着太阳的方向游荡,让那最灿烂温热的阳光照在自己身上。它们一起看了很多次日升日落,看过金黄与火红的太阳,将光辉洒遍大海,也看过冷清洁白的月亮,悬挂孤天,更是在星汉灿烂的夜里,看过明亮如月的满天星斗,将自己的身形倒映在无边海面之上。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大鱼轻叹。

“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们分别了。”大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伤感,“它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些年里,一鸟一鱼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它们同行在无边大海上,见过了许多美丽的奇景。小鸟也渐渐从阴影中走出,变得开心阳光起来。

“我想明白了,”小鸟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委屈自己了。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总能找到那个对的人。我不会再迁就任何人。”

大鱼听得似懂非懂,但它知道,小鸟总算是忘掉了那段心痛的过去。

“我要变回从前的样子,变得很大很大。”

“很大很大……”大鱼想了想,然后问道,“很大很大是有多大?”

“我已经有太长时间都维持在这个样子了,我也不记得当初的自己究竟有多大了。”

用小鸟的话说,当初的它几乎用尽了自己身上全部的神力,才将那硕大的身体封印成如此小巧,要变回去,需要花费极大的辛苦。

“不过我不会放弃的!”小鸟坚定地说,“等到那一天,我再回来找你玩。”

“你要离开了吗?”大鱼终于听出了它话中的含义。

“是的……”小鸟也有些不舍,这些年里,多亏了大鱼,它才过得很开心。但是它不能再等了,一定要变回去,然后找到那个应该找到的人。它有预感,自己一直在寻找着什么人,一个……和它同类的人。

“等到了那一天,我就回来找你。”小鸟拍打着双翼,振翅而起,在灿烂烈日中渐渐飞远。

“再见。”这是它留给大鱼的最后一句话。它展开双翼,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最后化作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一个小黑点。大鱼出神的看了很久很久,最后喷出一道长长的,直冲云霄的水柱。

海水洒落,像是下起了满天大雨,大鱼孤零零的游在无边的雨中。


“这些年里,你一直都在等它吗?”白灵忍不住发问。

“是啊。它走的时候,说了再见的。”大鱼回答,“再见,就是再相见的意思。”

“你……”白灵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就这么相信,它还记得你,一定会回来吗?”

沉默了片刻,大鱼说道,“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做一个梦。”

我还未来得及发问,肩上的白灵突然叫了起来,说,“阿姜,你看。”

“什么?”我愣了一下,接着,再回过神时,发现我们已经飞在了空中,而身下的大鱼……

“我经常会梦到,自己变成一只大鸟。”大鱼的声音幽幽响起。

“她不回来,我去找她。”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尾声、


“阿姜阿姜,我想起来了!”大鹏的背上,白灵激动地大喊。

“你想起什么了?”

“飞鱼!飞鱼!”白灵激动地不能自己,“鲛姬的祖先,那条飞鱼,就是鲲鹏!”

我愣愣地呆在原地,很久很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感叹造物主之伟大。“北冥有鱼,其名为鲲……”我轻轻叨念。


蓝天之下,白云之上,那大到无边无际的鹏鸟,背负着我与白灵,缓缓飞向未知的远方。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内容简介: 本文是带有神话色彩的纯幻想型小说,讲述了爱塔人,赤豹族,狼族和九黎族之间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 爱塔人...
    无为0阅读 194评论 1 4
  • 28 白雪终于知道自己为何睡着后会去到那个叫唯月境的地方,“罪魁祸首”就是那天比翼鸟给她的那条项链。 夜深了,她并...
    无为0阅读 111评论 1 1
  • “铃铃铃……”上课铃声又响了起来,白灵不耐烦得从过道转身进入教室。昨天刚完成文理分班,白灵选择的是理科,从原本的文...
    周根根阅读 43评论 0 1
  • 我看热播剧一年级教育有感:湖南卫视的真人秀节目《一年级》节目正在火热播映,节目中父母和孩子都为此付出了诸多努力,同...
  • 你所看到的就是你的世界,所以我要写下来,发现我的世界。 我是因为黑童话的介绍才对《故事的故事》感兴趣...
    小朵金花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