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财的真心对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汪!汪!汪!预备唱:你可知旺财~不是我真名~我离开你太久啦母亲~我的真名叫做,穆罕默德·尼古拉斯·爱德华·旺财~

tonight~~~we are young~~~let's set the world on fire~~~we can burn brighter~~~

收!


人生幸福如一只狗,那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我有独立的房子,我有铁饭盆,一生都无需为生计奔波,只要学会这项技能:永远对我我的主人表示热情和忠诚。我哈着舌头,摇着尾巴,围着主人蹦蹦跳跳,卖萌,装傻,装纯,既可永葆在家里的地位。

早晨,主人出门前总要和我亲热一翻。乖!摸摸头,挠挠耳朵,甚至和我拥抱,然后转身离去。

望着主人离去的背影,我有些失落,偶尔我也想起要去外面看看,想去看一眼篱笆外面的风景。

我忧伤的伏在草地上晒太阳。幽静的院子,苍蝇嗡嗡嗡飞来飞去,有时停在我的鼻子上有时停在我的睫毛上。苍蝇不会陪我聊天,我无视他们的存在。草丛里的小青蛙呆愣愣的跳一步停三步,我本可以一掌拍死他,但我只是偶尔斜下眼睛看他们几眼。

水沟里的臭虫、花丛里的蜜蜂、天上飞的大雁、两条腿走路的人类,他们都羡慕我。我衣食无忧,我整天自由自在的晒太阳。而这一切都和一条铁链联系在一起。

我出生脖子上就带着项圈,我原以为项圈是我身体的一部份,像耳朵、鼻子,尾巴从我身体里面长出来的。

而篱笆外的狗,脖子上没有项圈也没有铁链,一撒腿就能跑上几百米。我才明白过来,我脖子上根本就不该套上项圈。

篱笆外的狗,总是嘲笑我,朝着院子汪汪大叫,哈哈大笑。

篱笆外,遥远的山岗那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狼嚎,突然唤醒了我血液里的兽性,嗷呜~嗷呜~嗷呜~原来我是一只猛兽!我有四颗令一切生灵胆寒的犬齿!我怎能苟且寄人篱下,用尊严和自由换取食物!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隔壁院子那只旺财,终日诚惶诚恐、号而不嗄,前些日子作诗一首,如下:

我是一只狗,一只忧伤的狗。
幸运的是,我还保持着狗该有的模样。
卑鄙的人类啊!宁愿把活灵灵的水鱼晒成干也不肯赏赐我一只,还呵斥我去那太阳底下看守着。
终于,我变成了一只忧伤的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