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让我想起爱情的模样

字数 3432阅读 205

文——依阳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想了很久,改名信仰

因为天气好,因为天气不好,因为天气刚刚好,所以决定做出一点改变,把和你的时光变得更灿烂。

时光倒回两年前的那个初夏。

夏日的风过于温柔,闷的人难以大口喘气,每年这时,尚德楼对面的樱花大道可得了师生们的宠幸,康庄大道,樱花败落,一地的粉红,美的甚是惊艳。

这是芷诺第N次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慵懒的望着远方。

此时,她高三,正在接受一场与命运抗争与人生宣战向全世界呐喊的考验,教室里挂满了励志鸡血的名言警句,体育美术音乐计算机等科目早已被下架于课程表,考试成绩分数名次等等词汇成为生活的主流。

高三啊,至关重要的转折点,与其说是闷热的天气压的人喘不过气,倒不如说是紧张的氛围和特定的环境快让人窒息。

是的,与天气无关,与樱花大道无关。但对于芷诺来说,更与一个人息息相关。

她又趴在走廊栏杆,时不时的找寻那个心爱的身影,云淡风轻的偷偷看几眼,便立即收回目光转向远方。

被喜欢的那个男孩儿啊,是理科Y班的雨晖,阳光温柔,很是沉默,眼睛里有种说不清的纯净。

那颗温热的少女心怦怦跳着,热烈的,悸动的,那颗少女的年轻的心呐。于是,从搬入高三楼的那一刻起,芷诺的内心就留存了一片极其空白,柔软,简单的地方。

她发了条朋友圈、说:“搬入高三楼的这几周,每天都能看到阳光与信仰,每一处都是一个特别值得期待的点,虽然有那么多的虽然,但祝愿我们永远保持最初的心”。然后,还不忘敲上两个玫瑰的表情。

嗯是的,雨晖在的地方就有阳光。

所以,芷诺想了很久,为他改了名。

信仰。


喜你所喜   悲你所悲

我们最舍得去爱一个人的时候,恰恰就是只在内心喜欢的时候。 偷偷喜欢一个人是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害怕他知道,又害怕他不知道,但更害怕他知道但是他假装不知道。偷偷喜欢一个人是比恋爱更轰轰烈烈的事情,内心的情感变化坎坷曲折、细腻丰富、地动山摇。

芷诺关注着她视野范围内他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的翻看他的每一条动态朋友圈,如履薄冰,沉默且深沉,因为她觉得,如果爱那就深爱。她无数次的点开那个蓝色的头像,打开对话框,快速的敲下一串字,我是文科X班的芷诺,我喜欢你,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吗?然后又快速删掉,敲了又删,删了又敲,循环在那个蓝色的小圆圈。最终在挣扎中退出。

遇见就是感情劫的开始,芷诺想完了,逃不掉了。

明明走廊里都看的到,为什么那么遥远,为什么这么近又那么远。

在初夏的高考复习备考中,对于芷诺而言,最幸福的事,莫过于雨晖穿过走廊时,她嘴角无比甜蜜的弧线,远远大于四十五度,一脸春风荡漾。

这是整整第三天没有看到雨晖的身影了,像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芷诺的心慌的要死。

和无数个往常的清晨一样,下了早自习,芷诺匆匆忙去买早点,楼道的拐角处碰见理科Y班的奕甜,奕甜拍拍她的肩,然后告诉她,雨晖生病住院了,已经休学一周了,只知道是场大病,至于具体是什么,不清楚。

一路上是怎么走回去的,是怎么买的早饭,芷诺突然觉得,胸口像是被一面无形的墙堵着,走路时腿脚也是软绵绵的。课间珍贵的十分钟休息时间,梦里都是雨晖的影子,她仿佛看见,那双纯净的眼睛在看着她,笑的那么灿烂,那么令人怀念。

喜你所喜,悲你所悲是对一份真正暗恋的最独到的诠释,他的所有都牵动着你的思绪,影响着你全部的神经,你会因此而变得敏感多思。

芷诺便是这世间千千万万暗恋者的缩影。雨晖让她看到爱情的模样,爱的甜蜜而甘苦。心甘情愿,遇到还未错过,就值得庆幸。

路边的灯光微弱迷离,风咆哮着舞蹈,穿过整条街,爸妈已酣然入睡,屋内一片静寂。芷诺坐在三楼的阳台上,头发扑了一脸,她不断的把头发拨到耳后,又一次打开那个蓝色的头像,换到她不熟悉的二十六键盘,慢慢的敲下一行字: “我是文科X班的芷诺,你还好吗,我想去看你。你让我想起爱情的模样。”  然后,颤抖的手指点了发送,这次真的已发送。

你让我看到爱情的模样,这行字发送出去,芷诺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种未知的紧张感和恐惧感。每个人在迎接未知但终会到来的东西时,那种焦灼和煎熬都不言而喻,还隐隐掺杂些许期待的成分。

芷诺睁开惺忪的眼,来不及伸个懒腰,先满床满被窝找手机,一把抓起来,甩了甩挡住视线的刘海,看到微信界面上赫赫八个大字: “当然可以了,感谢你!”

我想去看你!

当然可以了!

你让我想起爱情的模样!

感谢你!

真好。爱情是个漩涡,之所以能够让人沉沦,源于开始的温柔乡。

真正的爱情,不是狂喜,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的看来,它是细水长流,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人,享受生命一刹间的喜悦,那么我们即使不死,也在天堂里了。

所以,芷诺看到这条回复的一刹间,就是她作为一支平凡的芦苇,享受生命的一刹间。当然属于思想家帕斯卡尔指的那支有思想的。


始于心动  止于心痛

芷诺高考结束的那个傍晚,天色特别明亮。大街两旁摆满了卖小东西的摊儿,小商贩和过路人两块三块的搞着价钱,时不时听到几句吆喝声,西街的商城和专卖店里,年轻靓丽的女孩儿们试上精心挑选的漂亮裙子,在镜子前转着裙摆,东街的中心广场上,很多人坐在大槐树下乘凉,不可或缺的广场舞成员在高分贝的音乐下慢慢扭动,小孩儿们在北侧塑胶运动场上嘻逐打闹。好祥和,有种闹喳喳的温暖,这个地处西北部的普通小城充满无限的活力和希望,无时无刻影响着每一个在这里生活扎根的人,一代一代在这方狭小而繁华、落寞而温暖的土地上延续,一代一代,铸造的小城故事也很多很多。

芝诺扎起久违的马尾,心情飞扬,游走于人来人往的大街,思绪也飞扬,看着再熟悉不过的眼前之景,突发感慨,时间真如白驹过隙走的太匆忙,那些坐在走廊长椅上吃零食的日子,那些买玩具靠撒娇卖萌和老板叔叔砍价的日子,那些攒生活费买喜欢的歌星海报和CD的日子,那些上课发呆不听课、走路张扬不看路的日子,那些飞奔回家、大口吃饭、咬着吸管一口气能喝掉多半杯奶茶的日子,都慢慢走远了、逝去了。

中心广场的对面,有雨晖的味道和影子,他曾无数次站在这里等公共汽车。芷诺望着站牌的方向,转身回了头,她进了一家营养品专卖店,热情的女老板眯着眼笑着问:“妹妹,想买点啥呢,要不你先自己看看。”芷诺点点头,女老板就去招呼那个刚进来、抱着孩子的年轻妈妈了。

芷诺看着琳琅满目的大盒小盒,一时没了主意,最后拿了老板推荐的招牌商品,伴随着愈来愈深的暮色回到家。

这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一个清晨,久违的轻松和愉悦,好久都没有好好的坐下吃个早饭了。早饭过后,芷诺奔向那个心心所念的地址,在医院门口带了一份牛肉汤,还有最新鲜的水果。

芷诺的心情忐忑而雀跃,出了电梯,小心翼翼的推开病房门,护士姐姐正在给雨晖换药瓶,雨晖的妈妈坐在床边给他削水果。

芷诺向阿姨问过好,阿姨随和的如同隔壁邻居,雨晖向她招招手、指了指床边的椅子说:“快坐在这儿歇歇吧”

她看到雨晖的右手和左边胸口同时插着很粗的针头,大容量的输液袋吊了一袋又一袋,雨晖说这是化疗期,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半年。半年前,他在篮球场上被摔倒,膝盖的地方化了脓。那个时刻,她突然觉得很心疼,人生挺无常的,化疗这个词儿常常出现在电视新闻里,好像很遥远很遥远,怎么也不会想到,和眼前的这个光芒万丈的青春小伙儿发生关系,这个青春少年打球的身影好像还活跃在昨天。他整个人话不多,但还是那么乐观,眼神和微笑里带着特别的光芒。

雨晖说,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给我和病痛战斗的力量,但是我的身体不允许我的内心给你任何的许诺。对不起。

如果你喜欢的人也刚好有能力喜欢你,那该有多幸运,然而,没有人会为你承担风险,因此这世上只有后果和结果。

芷诺在当晚的日记里写道: 总觉得,“赴汤蹈火”之后没有想象中的炽热,就算是给暗恋生涯的一个最彻底也最极限的交代,大概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只要表达了、去做了,真的就足够了。

没有开始就已结束,始于心动,止于心痛。但幸好,只要表达了,就足够了。

芷诺感谢自己,感谢努力生活十八载的自己,感谢在这座小城遇见雨晖的自己,更感谢找到铠甲称名信仰的自己。即使不再敏感多思,即使不再感他所感,但那些日子不会乏善可陈,那个信仰会是永远的信仰。芷诺只想祈祷,雨晖快快好起来,要成为一个信仰该有的样子。

芷诺在当晚的梦里看到,十二月的阳光下,她正偷看他的侧脸,他的身影如同荡漾在青春里的一首歌,他一定全都知道,他一定全都不在乎,就这样回过头,清凉的一笑。

我有一杯烈酒,可以慰风尘,还有一杯比烈酒还烈的故事,已经盛满,端给你喝,愿你于宁静岁月当中,细细品慢慢尝,品尝出爱情它该有的样子。



每一个懂得欣赏的你

让我看到希望的样子

每一个给我信仰的你

都能如人饮水  冷暖自知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