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随想

我自幼酷爱读书,把书籍看作是我至亲至爱的伴侣。捧起一本书静静读,读着读着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甚至连自己也忘记了,这是毫不夸张的,我想真心喜欢读书的朋友都有过这种感受。

       

读书的时候常常会泡一杯茶,时间一长就把读书和品茶联想到一起了,有时候细细想想还真觉得是那么一回事。书和茶虽然都不是饱肚子的粮食,但是都是养精神的营养品。

     

日益丰富的物质生活给予生命之树肥沃的土壤使生命之树长出繁密茂盛的叶子和粗壮结实的枝干,这派蓬勃的生长力与张扬的活力是显而易见的也是表面的。而书和茶就好像地下深处甘甜清冽的水,它带给流连浅土的根部深深潜入地下的动力和刺透岩石的生命力,这种力量使得生命之根变得坚不可摧使得生命之树即使在恶劣的环境下也能安然屹立,这种力量才是生命真正扛住生活的力量!这种力量是鲜为人知的,只见于生活与心灵深处。读书和品茶都是在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给原本贫瘠单薄的生命以滋养,以丰富,以力量。

       

出入于书籍之中,我们的心灵得到了释放与满足,奔波在生活中疲惫的灵魂也在此找到了出口,一种情感在书籍里得到另一种情感的关照与爱抚,一种智慧与另一种智慧在文字背后深切地交流。  徜徉在书籍的海洋里,我们的心灵与情感总会在潮起潮落中得到磨砺与洗濯,生命也因此得以纯净,生活也因此得以轻盈。我想这大概就是读书与品茶的幸福,因着这份幸福即使我们身处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时代也能找到存放心灵的净土,也能拥有游牧心情的牧场,也能建造生命坚实的城堡。

       

一直觉得文字是驻于纸上的生活,读书就是读生活。世间百态生活智慧都像鸟儿一样敛翅于每本书里每张纸里每个文字里,当你打开它时这些鸟儿就叽叽喳喳毫无保留地全向你说了,一本书顿时热闹起来,这大概是在读者涉世未深的时候。你不明白不知道的太多了只有听它们说,等你阅历渐丰再打开书时你就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了,这声音来自你的故事,你的心得,也或是蜷缩在你生命某处的某种情感。

     

似乎每个年代每个地方每一群人都能找到与其相对应的作品,仿佛作家是要将人类冗长繁琐的生活托付给每一个文字,好让这些地方这些日子这些人借着笔墨的力量在书籍的世界里永远地活着,以此展示生命的情怀与厚重,诉说生活的故事与冷暖,阐释人生的轮回与玄机。这许是生命对生命的惺惺相惜,许是生命对生活的眷恋不舍,许是生命对岁月最深沉的祝福与珍重。

       

我们总能在书籍里遇到生活中的某个人,也常在生活中看见某本书的影子,书里书外写满了生活。书里的生活教会我们怎样经营书外的生活,书外的生活又给我们不同的见解与感悟。

       

往返书里书外,我们尘世的心最终变得晶莹,我们学会承受孤独,学会修身处世,学会敬畏生活。在如梭的时光里那些不停变换的书籍,恰巧倾听了我们生命拔节的声音。

       

我自以为这些年来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爱上了读书。我至今仍不明白,当初调皮捣蛋令父母都头疼的孩子怎么一读书就安静了呢?我不知道这究竟是因着某种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回想童年那个性格过分开朗所做所言都过分大胆危险的孩子,我竟不知从何时起变得这般成熟稳重。如果这些年来我多少学会了说话做事,我想这份功劳大都该归于书籍。

   

我读过不少书,珍藏的也不少,做过几本厚厚的摘录,至今还保留着写心得的习惯。与其说我执迷书籍不如说我倾慕书籍,我也因着这份倾慕开始尝试写作并默默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那遥远地方传来我轻叩门扉的回响,等待期待已久的梦想有天飞进我的邮箱,等待每天升起的太阳带来新的希望。

       

我之所以等待是因为我对写作过于热爱,虽然我知道期待的不一定会来;我之所以等待是因为我想让生命的花朵开出绚丽的色彩,虽然我知道季节可能仍让冬季继续登台;我之所以等待是因为失败也不能使我左右摇摆,虽然我知道这算不上一种情怀。可我仍然坚持少有的豪迈,不去追问这到底应不应该,我只是等待着我的等待,不焦急,不幻想,不忧伤。

       

不管最后能否到达目的地,我都已经带着纸和笔上路了。在渐行渐远不问归期的旅行中,我学会了欣赏每一帘风景,熟记每一道坎坷,铭记每一种幸福,也渐渐懂得生活的广阔与生命的美景都在路上。这是我从读书中获得的最大财富,这也会是我一生最宝贵的财富。

       

这是我第一次写我的至亲伴侣,请原谅我糟糕的文笔没捧出心中的款款深情;这是我第一次写我的至亲伴侣,请原谅我激动的心情让我说出了胡言乱语;这是我第一次写我的至亲伴侣,请原谅我带着无知的欢喜谨献给读书幸福的名义。 书山有径,我坚信我们在书途中留下的脚印都将成为我们心灵的足迹,这些足迹会在生命的途中指引我们走向一个更好的自己。读书让我们挖掘生活解剖自己,让自己越来越真实,让未来越来越清晰。总归一句话,多读书总是好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