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体制化”的罪魁祸首,其实是自己

文/葶苈

-1-

《肖申克的救赎》中有这么一幕:老布在图书馆拿着刀抵在一个人的脖子上,一边拖着他后退,一边恶狠狠的盯着周围人,咆哮着要杀了这个人,面目狰狞。

原因是,老布刚坐完五十年监狱被假释,重获自由。

一种可怕的震惊突然击中我。监狱是一座高高的墙,阻挡了向外的自由,刚入狱的时候,万般痛恨,迫切的想要逃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更多,等到依靠它而生存,便适应其中,这就是被体制化。

老布,把这五十年的光阴,活成了理所当然的生活样板,和无法挣脱的束缚高墙。或许,在他的看来,这一辈子就只能这样活着了。当某一天,苦心期盼的自由,猛然降临,他不知所措,惶恐、焦虑、不安。

安稳的生活被打破,居无定所。没有糊口的能力,没有适应外界环境的能力,他不知道离开这个一直生活的地方,能去哪里,可以做什么。年迈如他,无期盼、无依靠。想活,但是活不了,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老布,拿起刀试图杀死一个人,再度入狱,以求往后安稳的日子。不得已而为之,后来被制止。最后,上吊自杀。

唏嘘不已的,不是可恶,是悲哀。

-2-

我们赖以生存的,到底是我们对生活热切期盼的信念,还是生活的环境?

“有些鸟儿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他们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斯蒂芬.金如是说。这个世界可以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永远在我们内心深处,那就是希望。

在那个雷电交加、大雨滂沱的夜晚,安迪一点一点匍匐在长达五百码的臭水沟。当他伸展着手臂,闭着眼睛仰着头,享受着上天馈赠给他的甘霖雨露,每一寸空气都弥漫着自由的气息,每一丝一毫都是生命的召唤。

这一刻,他等了20年。从未停止,从未放弃。20年前,安迪被冤入狱,在见证了社会的现实、权利的残酷、人性的黑暗,他开始秘密筹划着自己的出逃计划,依靠自己。在监狱里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20年里的日日夜夜,拿着小钉锤,凿着那条不知道哪天才能凿穿的通过监狱之外的隧道,那是一条没有期限但一定会实现的自由之路。在他的心里始终埋着一颗不灭的火种,那是对生命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以及对活着诠释的最高意义的敬畏。

-3-

面对同样的生存环境,不同的人书写的人生局面却不一而定。我们给自己预判的,让自己相信的,是环境给我们做的选择吗?不,是自己。

人往往不知不觉对一种自然而然稳定的生活模式、生活习惯,形成一种精神与肉体的依赖,不管这种模式、习惯、规则,让自己舒服也好,不舒服也好,久而久之被自己思维的懒惰而固化。渐渐丧失了对生活该有的激情,对人生该有的期盼,或是对自己该有的生活态度,习以为常,渐渐被“体制化”。

林,是我的闺蜜。我们在一家服装店做导购认识的,转眼已是两年过去了。前几天,我们一起吃饭,她说:“我现在很迷茫,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找份什么样的工作,你说我要怎么办?”我问她:“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或是想学的东西,或者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她说:“我不知道,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我想学化妆,但是家里人不允许。”

在她31岁的人生,兜兜转转,换了很多份工作,但都重复着类似的生活。迷茫,成了很多人的状态名词,包括曾经的我也不例外。从小到大,我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但这种“听话”和“好”都无关于我的人生。一直生活在方格子里,百般顺从,也逆来顺受,被很多的条条框框束缚,不敢跳出格子一步。

百般痛苦,百般无奈,却不敢挣脱,因为内心潜藏着太多的恐惧。害怕自己与家人争锋相对的局面,害怕丢了上一份工作下一份无着落,害怕自己的每一天都跟逝去的昨天一样,但却没有勇气离开,这过去20多年一直怯弱的躲在黑暗的角落怯生生的注视着一切,从未曾真正直面过自己的内心。直到某一天,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给自己摆下的局,才恍然醒悟。

-4-

有朋友跟我说,自己被安排进了国企单位,每天朝九晚五,机械般地重复着制度化的生活,每天安逸舒服,但也浑浑噩噩。想辞掉工作,又害怕父母不同意,更多是觉得辞了工作不知道去干什么,就算现在这样不很满意,也不至于很糟糕。

也有很多人,一辈子几十年兢兢业业的在公司工作,突然单位裁员或是倒闭面临失业,离开之后却没有办法再就业,或是只能找类似的工作。因为长久以来的固化生活,让他们渐渐丧失了适应新环境新工作的能力。没有一种持久永恒的生活环境,会是一个人永远的避风港。

是这样的工作,让我们“体制化”了吗?其实,你有选择的权利。

好朋友H每天都过着规律的生活。这种规律,是他自己给自己制定的。每天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其他时间都是他自己的,学习、思考、实践,每天专注于自己成长,细致地打磨每一项新技能。他从我们一起跟着老师上课,到后来自己组织课程,到成为演讲师、培训师、课程讲师,这一路的收获都和每一步付出划着约等号。

人生走过的每一步,其实都算数。还有另外两位朋友,一位是医生,一位做美容,除去这些自己原本的生活,他们也从什么都不会,一步一步迈进咨询师,他们说,这是自己的梦想,是自己想要的。

这一路走来,有多不容易,又有多快乐,我都一一看得明白。我常说,能和他们成为朋友,这是人生给予我的莫大的幸运。相伴前行的路上,给了我很多激励,给了我榜样的力量。

-5-

是否被“体制化”,不是环境决定的,不是工作属性决定的,是那颗是否还依然跳动的心。

工作可以是规律的,生活也可以是被固化的,那你的思维,你的想法呢?信仰是存乎于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给了自己预判,不敢去想,不敢去相信,甚至不敢去做,或者不愿意去做,这是自己阻断的希望。而被“体制化”,被取缔掉本能的生存能力,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

我们做任何一件事,其实都是为了自己。在工作中、学习中积累的能力,都是在为自己未来的人生输送源源不断的能量。有的人,会认为我们的工作,是为老板打工,为老板干活,那么理所当然的是,给多少钱干多少活。反之,那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呢?那些锻炼的能力,积累的经验,最终都成为自己人生的奠基石。

选择什么样的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具备离开的能力;呆在什么样的生活的环境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为你的人生插上了希望的翅膀。同样的,是否被“体制化”,选择权都在自己手里,并且自己是否不断的为自己创造想要的环境,且持之以恒的去做。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