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六十九章 道是无情却多情

字数 2685阅读 1036
第六十九章

文/唐妈

紫芋虽称不上杀人不眨眼,却也毕竟是魔族之人。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她期望自己是个普通人。她托着腮看着叫段漠的男人卷着裤腿站在水里,将渔网里面的鱼倒进鱼篓里。

“喂,你刚刚在水下面干嘛在脸上套个面具?”

段漠抹了把汗,笑出了一口白牙:“那个不是面具,我做了用来换气的,可以让我在水里面对待一会儿。”

“你在水下面干嘛啊?”

“摘莲蓬啊,这个水潭下面有很多莲蓬。”

“那是做什么的?”

“可以吃啊,你不知道吗?那你一定是北方人,北方人好多都不知道。”

段漠把鱼弄好,大大咧咧地躺在了离紫芋不远的草地上。

“紫芋?我可以叫你小紫吗?”

“小紫,小紫,行啊,随便你。”紫芋觉得自己又有点脸红,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大声回答道。

“你一个姑娘家的,跑到这荒郊野岭来做什么?还跳到水里去,看你样子也不会水啊。喂,你不会是寻死的吧?”段漠忽然从地上翻身而起,将脸凑到了紫芋面前。

紫芋推了他一把:“不是,我找东西。”

“找到了吗?”

“找到了。”

两个人忽然没话说了。午后的阳光暖暖的晒在人身上,段漠又摊开四肢躺在了草地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子,却分外好听。紫芋也不由眯了眼睛,竟然靠在树上睡着了。

她是被水声惊醒的,发现太阳竟然已经西垂了。她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草叶子,看着段漠弯腰的背影愣了一会儿,转身往远处走去。

“小紫姑娘,你要走了吗?”

紫芋停下了步子,转身看着段漠。他正在下网,估计是附近哪个村落的渔夫,可是又十分俊朗,像是人间的书生。

她点了点头,想着段漠可能看不到,大声应了一声:“我走了。”说完还想挥挥手,可是觉得一点都不开心,就没有挥手。

段漠将手放在嘴边,摆成个喇叭的形状,大声喊道:“小紫,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紫芋愣了一下,只犹豫了一下,就朝段漠跑了过去。她感觉自己心快跳出来了,比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还快,她大睁着眼睛看着段漠,轻声道:“十月初三,蜀中水会,我在眉州等你。你若能来,自然就能再见。”

段漠站在水中,好一会儿才狠狠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会去的。”

人间盛传着一句话: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紫芋倚在客栈窗棂之上,看着江面上的船只缓缓飘着。明日就是十月初三了,此去当日遇见段漠的山谷有千里,而距离当日自己碰见段漠也不过一月而已,这一月他是无论如何也赶不来的。紫芋自嘲的笑了笑,这不挺好,人和魔怎么可能在一起?他赶不来,那就是天意了,自己也可以死心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残忍,为了让自己死心,竟然定下这么个无法完成的约定。

即便如此,第二日天一亮,紫芋还是走到了江边,立在一株大柳树下望着下游方向。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果然,从日出等到红日西斜,那人都没有出现。有轻浮子弟见紫芋这么漂亮的女子孤零零地站在江边,就围了过来。

“小娘子,怎么一人在此徘徊?好生寂寞,不如与哥哥去对面酒肆对饮几杯,可好?”

紫芋皱眉看着围过来的几个男人,都是一脸猥琐,眉间萦绕着黑气,明显是纵欲过度。她柳眉轻挑,轻斥道:“滚!”

“呦?还挺有个性。爷就喜欢这个味儿,哈哈。”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人嬉笑道,伸手朝紫芋脸上摸来。

紫芋正待发作,却听得一声怒喝:“住手!”然后眼前想轻薄自己那人就被掀到了一边,摔在了地上。

几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忽然冒出的书生,满面风尘,一身布衣,竟敢对咱家如此无礼?纷纷撸起袖子准备往上扑。

紫芋却是惊喜地瞪大了眼睛:“段漠?”

段漠朝紫芋露出个安抚的笑容:“没事儿,我在这儿。”

那些恶徒已经嚎叫着扑了上来,眼看拳头就要落到段漠身上。紫芋伸手一把抓住了段漠的胳膊,轻轻一跃,就跳上了一艘泊在江边的小船,那几人没想到那个漂亮小娘子竟然有如此身手,站在岸边哇哇大叫,试图也跳过来。

紫芋轻轻挥挥衣袖,小船轻飘飘地滑入了江中央,朝下游飞驰而去。

紫芋一手抓着段漠的胳膊,怀疑是自己犯臆症了。

“段漠,真的是你吗?”

段漠脸上还满是赶路的风尘,却露出个好看的笑容:“是啊,小紫,我来赴约了。”

“哈哈,想不到紫芋大人也有这等闲情雅致,不远万里来蜀中凑这水会的热闹。”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忽然在两人头顶响起。

紫芋这才发现周围不知何时被人设下了结界,阳光看不到了,只有无边的黑暗从四周漫过来,黑暗的天空中飘着一个身着黑袍带着惨白面具的人,露出的嘴角挂着阴冷的笑意。

紫芋没有搭理那人,转头问段漠:“我不是你嘴里的什么姑娘,我是魔族的尸香魔芋,靠幻境置人于死地。上面这个人的儿子前不久被我的幻境困死了,他此行定不是为了找我聊天叙旧。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趁着黑暗没有笼罩这只小船,你跳下水,还可保一命。”

段漠眼中写满了震惊,身子也有点抖,却一脸平静地看着紫芋:“我不走。”

紫芋气得跺了跺脚:“我不是人,我是魔族。你呆这儿等死啊?”

“我不怕,那日你在水中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凡人了,而且你那么美,又怎么可能是凡人。我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蜀地与你相会,如何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你个凡人又帮不上忙,你赶紧走!我打发走这家伙就去找你。”紫芋眼眶有点发胀,可是,现在不是你侬我侬的时候。她一把把人推进了水里:“快走!”

段漠被推进水里,还想挣扎着爬上去,却只见那川离了水面,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直地冲天上那个怪人冲去。浓重的黑暗被划出了细长的波纹,荡漾开去。

紫芋心知自己不是北煞的对手,但是还是拼尽全力作此一搏,她需要为段漠留出逃走的时间。如果时光倒流,她一定不会定什么蜀中之约,如果时光倒流,她会和段漠一起逃走,而不是硬拼。

北煞黑袍猛地被风灌满胀大,抬起的双臂垂下的衣袖也在风中猎猎作响。他缓缓地在胸前结了个印,抬手指天,嘴角冷笑更加明显,惨白的嘴唇轻启:“死!”

他抬起的右臂猛地挥下,却不是攻向紫芋。紫芋瞪大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那道黑色的光扎入水中,穿透了段漠的前胸,从后背出来后,消散在风里。

北煞又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紫芋,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尝尝失去最心爱的人是什么感觉!哈哈哈……”

北煞的结界已经随着他的远去消失了,紫芋抱着一息尚存的段漠,胸口像是被人剜了个大洞,痛的哭都哭不出来。

段漠半睁着眼睛,勉强地笑了笑:“没事儿,不痛。能见到你,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段漠……”

段漠已经说不出话,轻轻摇了摇头,嘴唇轻轻翕动,却发不出声音。紫芋俯下身,将耳朵贴在段漠嘴边,段漠气若游丝的声音传入了她耳内:“好好活着……”

“不!”紫芋仰天长啸了一声,天空一片漆黑,连一颗星星都没有。她的愤怒惊起了两岸山上的飞鸟,空中传来一声凄厉的鸟叫。

“我能救他。”

紫芋抬头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那人面容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真切,只觉得身量颇高,让坐在地上的自己十分有压迫感。

她颤抖着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