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大师》第四话:刑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昊和我是高中同学,接着,他考入了刑警学院,又认识了一帮同学。


其中,便有一位叫邵波的家伙。邵波,一家商务调查事务所的老板,94年从内地来到海阳市,十几年来从事的工作是国内一直没有得到社会认可的私家侦探。


与很多满大街贴牛皮癣广告的“光头神探”;“外遇神探”;“数据提取专家”不同的是,邵波是有着自己原则与底线的这么个家伙,他运气好,来海阳市比较早,积累的社会资源非常广泛。再加上他与他的两个搭档为人处世也都挺不错,所以他的那调查事务所经营得一直都很好。


可惜的是,他——这么个成功的侦探,却是我的病人,而且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病人。


这一会,他又跑到我的诊所来了,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他的搭档八戒。见我的诊室里没有病人,俩个家伙便溜了进来,临进来之前,他俩还在门口一人抽了一支烟,烟屁股上的过滤嘴都快要被点燃了,才依依不舍地扔下。


八戒奔两百五十斤的身体非常灵活地抢占了诊室里给病人准备的那个沙发,他非常夸张地伸展着手脚:“嘿嘿!难怪邵波喜欢来你这里接受什么治疗,就是看上这沙发吧!看来电视里说的没错,心理医生给病人的沙发是最舒服的,躺进来便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邵波却坐到了我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沈大医生,听说昨晚李昊找过你?”


“你怎么知道的?”我耍弄着手里的铅笔。


邵波贼笑着:“我是谁啊!海阳市地下网络之神,大到市长感冒,小到隔壁搬家,有什么能逃出我的掌控呢?”


我却早就洞悉到他今天领着八戒跑过来扯着我闲聊的原因。他始终给自己的社会定位是一名侦探,自然对梯田人魔这案子关注度高于一般市井闲人。可李昊作为市局的刑警大队大队长,有纪律,案子没有完结前,怎么可能随便透露案情出去呢?就算是昨晚他来找我,领我去见邱凌,幕后也都肯定是汪局这老狐狸点过头的。至于邵波吧,自然是没机会采集到各种信息的。


我故意钻进邵波刚吹起来的牛皮帐篷里:“那是那是,谁不知道你邵大神通无所不知呢?我知道的事情,你自然是全部都知晓的。”


邵波便张大了嘴:“得!沈神医你比我神通,来吧,给我说说李昊昨晚上是不是来请教你梯田人魔案子的事?给兄弟我说说吧,这几天我心痒死了。”


我继续笑,往后靠了靠,故意瞅着他不出声。邵波在来海阳市开事务所以前,在老家也是干刑警的,干了几年后据说犯了什么错误,被刑警队给开除了。于是,这表面上油嘴滑舌玩世不恭的家伙,骨子里对自己的定位依然是刑警一枚。


李昊刚介绍他给我认识的时候,我也收了他十几个小时的心理咨询辅导的诊金。有一点可以肯定,邵波是非常积极乐观的一个人,被警队除名是他人生中自以为最大的耻辱,甚至他那几年骨子深处极度悲观过。在对他心理辅导之初,我以为会在他的意识深处挖掘出一个依然还是从事着刑警工作的另一个邵波来,当时他所呈现出来的各项大小毛病,也让我快要确定他有多重人格的存在。可结果是,他自身强大的内心世界抵御住了潜意识里某些波涛汹涌的冲击,最终,我给他的鉴定不过是轻微的抑郁而已。


邵波见我不吱声,便歪着头笑了,笑得有点贼。紧接着,邵波掏出了烟盒来,作势要拿出一支烟点上:“沈非,你是知道我的,抑郁起来就想拼命抽烟,用你的话,怎么说来着,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潜意识动作。完了,我八卦的目的得不到进一步的满足,又抑郁了。”


我继续笑,继续不吱声,看着他的表演。他有多大的能量我心里有数,玩笑归玩笑,真正给我这诊所添乱倒是绝对不会。


果然,他小子见收效甚微,又把烟盒塞进了口袋,瘪了瘪嘴,眼珠转了起来,新的花样又要上了。


就在这时,一记沉闷的鼾声在我们身后响起。紧接着,我和邵波一起扭过头望去,只见身后邵波那位两百五十斤的搭档八戒兄弟,动作优美的在给病人的沙发上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


我目瞪口呆,邵波却笑出了声来。紧接着,只见八戒兄弟在梦中咀嚼了几下,最后裂开了大嘴,一串发亮的口水滑到了嘴角,并顺着嘴角往外缓缓溢出。


“快叫醒他!”我慌了,一把站了起来。要知道,我虽然是位心理医生,自己具备着非常良好的心理状态,可我有一个毛病却始终戒除不了,也不愿意戒除。那就是我在对待我诊室的问题上,有着轻微的洁癖。


邵波还在继续笑:“完了!沈医生,八戒这家伙睡着了可很难醒过来的,动刀动枪都没用。金钟罩听说过没?老僧入定听说过没?嗯!心理疾病,八戒肯定有睡不醒的心理疾病。”


“少给我乱了,快叫醒他。”我三步两步冲了过去,拍打着八戒的肥脸。这家伙还真没有反应,大脑袋反而还偏了下来,嘴角垂直对上了我那一万多块钱买回来的头等舱沙发。


邵波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得!沈大医生,我也不难为你了,透露一丁点梯田人魔的外围消息给我,我就帮你领走八戒。”


“行!”我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邵波跳了起来,对着八戒低声说了句:“快乐大本营开始了!”


八戒醒了,他瞟了我和邵波一眼,然后喃喃地说道:“沈医生,你真厉害,压根没多看我一眼,就把我给催眠了……”



作为他唤醒八戒的交换条件,我答应了邵波窥探梯田人魔案件的求知欲。我走出了诊室,对前台的佩怡问道:“今天没有我的预约吧?”


佩怡冲我微笑:“没有了,沈医生,今天预约的病人都是其他几位医生的病人。”


我点了点头,我的观察者心理咨询事务所现在雇了有七个心理咨询师,其中不乏业内小有名气成功的心理研究工作者。再说,我的价码也不低,一般的小白领也消费不起。


我领着邵波和八戒走出了诊所大门,邵波的那台霸道吉普车霸气地停在门口。


我上前踹了他的爱车一脚:“国土局有认识的没?”


邵波一愣:“没有……不,有!”说完他指了指八戒:“他有位网友是国土局的,见面吃饭唱K折腾了好几次,是个二十八岁的老处女。”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歪着头看了八戒一眼,就这模样,还混到网友见面了,也是对方的劫数:“打个电话过去呗,约上吃顿饭,我想和她聊聊。”


“没问题!”邵波一侧身踢了他身后木讷表情的八戒一脚:“赶紧给你的老处女打电话,说海阳市第一传奇人物要见她。”


八戒依然木讷地点了点头,拿起手机拨了过去:“郭美丽吗?中午一起吃个饭呗?哥想和你聊聊人生。”


半个小时后,我们在海都酒店中餐厅等到了八戒的“老处女”网友——郭美丽。这位芳龄二八的国土局公务员郭美丽小姐,穿着一套灰色的西式制服,那条有点皱巴的西裤,说明着她从事着不需要动弹的办公室工作。长相比较平庸,这可能也是她成为一位愁嫁剩女的主要原因。


郭美丽显然因为八戒的邀约而心情不错,八戒却绅士起来,保持着礼貌男士对异性尊敬的那种距离感,不是很亲近对方。邵波却在笑,偷偷在我耳边说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人脉,我们苦心经营着的人脉。”


我瞟了八戒一眼,之前我和他交道不多,印象中就是个凡事比人慢半拍的胖子而已,甚至我对于他是如何成为邵德那调查事务所的合伙人还有过一二质疑。


寒暄了几句后,八戒便让我刮目相看了,变得不再是之前那木讷的模样。他给郭美丽碗里夹了一根上面明显有两个虫洞的青菜,然后非常随意地问道:“听说那个梯田人魔邱凌就是你们单位的?”


郭美丽微笑着点了点头:“是啊!局里也发了个内部邮件,要我们尽量都不要提这事,影响不好,整得人心惶惶。到现在想着都后怕,一个那么可怕的变态杀人犯,每天和我们在一个办公室上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郭美丽偷偷看了一眼八戒:“所以有时候觉得,像我这种老姑娘,也是要抓紧行动,把自己早点嫁出去。这社会啊,越来越乱了,一个女孩子……唉!”


我用手肘撞了撞邵波,示意他要亲自出马,套出点东西了,要不这饭局继续下去,真会要往约会相亲上发展了。邵波冲我眨了眨眼睛,接着对郭美丽问道:“我说美丽啊,你们以前就没瞅出邱凌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啊!”郭美丽想了想后继续道:“表面上看起来挺不错的一个人,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外,就只喜欢逛逛图书馆,听黛西说……哦,黛西是他未婚妻,也是我们局里的,邱凌还挺喜欢看书的,经常看到图书馆关门才回家。”


“看到图书馆关门?”邵德以前也是刑警学院刑侦专业的高材生,所以思维与反应都不慢:“图书馆可以借书出去,他为什么不拿回家看呢?”


“谁知道呢?都什么年代了,像咱喜欢看什么书,都是直接上网买,反正也不贵。放家里什么时候看都成。对了,八戒,我就挺喜欢看书的,一个人在家宅着,就是抱着我的猫咪看会书。”郭美丽又望向了八戒。


“他都喜欢看些什么书啊?”我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谁知道呢?这个要问他家的黛西,只有她才知道。”郭美丽随意地看了我一眼。


喜欢阅读,阅读地点在图书馆,并且从不把他要看的书借回到家里看。也就是说,他通过书籍采集到的知识是哪一个种类?外人无从知晓。并且,在图书馆阅读的人,所看的书籍一般都是专业性比较强的,因为在家阅读,心态会比较松散,一般以小说为主。


邱凌,你巨大的信息采集,又究竟是采集着一些什么呢?


我闭上了眼睛,慢慢思考起来。


就在这时,郭美丽的一句话让我猛地睁开了眼。


“对了,上午刑警队的人又来了我们国土局,把黛西给领走了,还把她的那台菠萝车给开走了。”


我一把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朝餐厅外走去。隔着玻璃窗,我对着邵波点了点头,接着拨通了李昊的电话。


“正想忙完这一会,再打给你,你自己就打过来了。”李昊在电话那头说道。


“有新的进展吗?”我问道。


“逮住了模仿梯田人魔的凶犯,你猜是谁?绝对想不到的一个人物。”李昊有点激动。


“是邱凌的未婚妻?”


“你……你神仙啊!”李昊的声音震得我耳膜嗡嗡响。


“她是不是想要给邱凌顶罪?”我追问道。


李昊停顿了一下:“你是瞎蒙的还是推理出来的?”


“瞎蒙的。”我毫不犹豫地对他说了句瞎话。


“你现在在哪里?人犯在不在你那,我现在就过来。”我对这个案子的兴趣更高了,我甚至在揣测着这位叫做黛西的女人,现在在市局故作镇静的审讯现场了。


邱凌,你那潜意识的世界里,究竟住着一位什么模样的精灵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