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三【TV版】同人续集【6—2】(悲剧结尾)

仙三续集【6—2】(悲剧结尾)

图片发自简书App


     龙葵把景天扶到了铺外的小亭内。景天无力地靠在石柱上,虽然他在轻笑,但从他额上密密的汗珠,以及他急促而无力的呼吸声,不难看出他此时的难受。

     “哥哥......”龙葵蹲在地上,将头靠在景天的胸膛上,“你死了,龙葵也来陪你好不好?”

     “别这样,”景天摇头,张开双手抱住龙葵,“我......就是为了......让你......继续活下去,才......才牺牲了......我自己......所以,就算是......为了我......你也得继续......活下去......待我......魂魄散尽后......你就去孟婆铺......饮下汤后......转世做人吧......”

     “不,哥哥,”龙葵抽泣道,“我又怎舍得......怎舍得将你忘却......”

     “可你只有这样......哥哥......哥哥才能......安心......离去啊......”都说入了阴间的人,性子都和生前不大相同——此时的他们,汇聚了前世所有的记忆,性子固然也会受到前世的影响:景天如今已完全不像曾经那个江湖混混了,现在的他,虽然虚弱,却俨然有了几分龙阳的气势,“你看你现在......现在这个样子......叫哥哥......怎能......放心......”

     “哥哥......不要......”

     “别再说了!”景天声音虽弱,却丝毫不失威严,“我作为......你的哥哥,命令你......命令你在我魂散后......饮下孟婆汤......重获新生......龙葵,你可听令?”

     “......”龙葵想反驳,却又哽住。

     ——也好,待哥哥死后,我便重返人间。我一定要找到魂魄重聚之法,一定要让哥哥再度出现在我眼前!

     那时的哥哥,想必还是剑眉星目、鼻若悬胆、齿如编贝......更重要的是,那时的哥哥,想必一定是生龙活虎、英姿飒爽......

     “龙葵......听令。”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景天甚是宽慰,“还是那句话......我俩重逢之日......我想看见......遍地的向日葵......好吗?”

     龙葵已是泣不成声,只能用力地点头......

     “妹妹啊,”景天的声音断断续续,“此刻......已是子时,我们现在......能否离开极乐世界,离开酆都?我......我还想......再看看......外面的风光......”

     “嗯。”龙葵应道,“如今这么多鬼魂都外出游荡了,我们想必也能出去!”说完,扶起景天,二人向酆都的大门缓步走去......

     “站住!”好不容易走到大门口,守门的两个鬼魂便拦住了他们,“你们有外出令吗?”

     “外出令?”龙葵惊道,她再鬼界待了这么久,从来没听说过还有此物。

     “我的天哪,外出令都不知道你还敢来?”守卫鄙夷地看着她,“但凡鬼要离开极乐世界去往人间,须征得天鬼皇同意,持天鬼皇所赐的外出令,方可出去。”

     “可......”龙葵乞求地看着守卫,“哥哥想要......想要再看看外面的光景......你们,你们能不能通融一次?”

     “不行!”那高瘦的守卫回答得斩钉截铁。

     “唉?你莫非是......那个中了青光咒的?”另一个较为矮胖的守卫一看到景天,便觉得他好似在哪里见过,这会儿他终于记起来了。

     “正是。”景天点了点头。

     “他便是那个为了救自己的妹妹,不惜身中青光咒之人啊!”那矮胖的守卫对高瘦的守卫耳语道,“如此情义,当时不知打动了多少看热闹的鬼魂......想当初我们也是人,也有着自己的至亲至爱,如今,不妨就对他们两个网开一面罢!”

“不成!要是天鬼皇发现了,我们怎么解释?”

“这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嘛!”

那高瘦的守卫听他这么一说,觉得有几分道理:“好吧,随你。反正是你的意思,到时候可别让我来背这黑锅。”

矮胖些的守卫于是冲二人点点头:“嗯,出去罢!”

“谢谢!”龙葵道谢后,便扶好景天,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大门......

龙葵变身成红葵,御起魔剑在空中迅速飞行,不一会儿便到了渝州城。

景天踉踉跄跄地下剑,朝着一条小径奔去。

“哥哥,等等我!”红葵瞬间又变回蓝色,朝景天快步追去......

小径的尽头,便是茂茂与必平的坟墓。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景天。

景天和龙葵合力刨开墓前的雪,渐渐地,景天肉身的轮廓清晰可见......

“呵......我还没有......还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自己......原来我......比我平常说的样子......还要帅啊......"景天看着雪中的尸体,嘴上虽这么说,眼角却分明有两行浊泪淌下。

“哥哥......”龙葵抱住景天,内心泛起阵阵疼痛。

“我们......把他......就地......埋了吧......”景天一字一句道,“这是......他生前......最想做......的事......”

龙葵黯然点头。

他们并没有将他与茂茂、必平二人合葬,而是仅仅只在墓前挖了个浅坑,便把景天的肉身放入——“若是......让他们知道......老大再也......不会出现了......想必......他们也会......伤心罢......还是......别打搅......他们了......他们......太累了......”景天道。

霎时间,本已停了的雪,又一次飘然落下......

“我们走吧。”景天扶墙,颤颤巍巍地站起,“我们......再去一次永安当......我想......再看一回......我的......猪婆......”

“嗯。”

他们随即来到永安当,景天在龙葵的搀扶下,缓缓推开永安当的大门。里面的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只是,物是人非。

景天蹑手蹑脚地走进雪见的房间——雪见正在沉睡。看到她嘴角微微地上扬,便可知道她正在做一个美梦。

“猪~婆~”景天无声地喊着,忆起了同雪见的一点一滴......

这个死猪婆,一开始的时候仗着自己是唐家大小姐,处处针对我,弄得我苦不堪言......

这个死猪婆,就算之后名分不再了,暴躁的脾气却丝毫未变,天天都和我唇枪舌战,还经常打我......

这个死猪婆,我刚把她从别的男人的手里抢了过来,结果她就跟我玩失踪,跑到那个叫什么琼海森林的地方,找得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这个死猪婆,明明那么多缺点,可我,怎么会这么喜欢她呢?

景天凝视着雪见的睡颜,慢慢地,也露出了笑容......

“景天?”他忽然听到雪见的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所幸,雪见的眼睛还未睁开,应当是在说梦话,“你真的好讨厌啊......刚说好要娶我,便不辞而别,今儿终于让我逮到你了!你到底娶不娶我,娶不娶我?......还有啊,为什么我怎么想也记不起你?我们过去都发生了什么?你快说,快说啊!......”

景天哀笑:我当然想娶你,无奈命运无常,我只能离你而去。

一桩婚姻,并非只是两情相悦,还需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俩,终归殊途。

“记不起......就不要记了,忘掉我罢......”景天轻声道,也不知道雪见听不听得见。话罢,他便同龙葵离去了。

如果他们走得再稍晚些,便能发现,雪见眼角,缓缓淌出了一滴晶莹......

出了永安当,天已开始泛明。

景天的表情突然异常痛苦,继而开始剧烈地颤抖,叫龙葵扶都扶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倒在地上。

再一会儿,景天的全身都泛起了金光——是了,昨儿景天帮她挡下那道光,便是在天将明之时!

“哥哥!”龙葵见状,俯下身子,紧紧地搂住景天,却无法阻挡不断上升的光点。

这些光点,映衬在落雪之上,使得本是洁白的雪花竟闪耀着熠熠金光,甚是好看。

可如今,又有谁人来欣赏这次第呢......

“龙葵......”景天上气不接下气,“我的妹妹。。。”

“我在。”

“记得......你答应我的......一定......不要......食言......”

“我不会的。”龙葵的眼眶不禁泛红,“哥哥,你也答应我......你不会消失的......终有一天,我们会再度相见......”

“好......”景天双眼微闭,“我......我一定......不会......消失......我一定......一定会......找到你......还有......还有所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人......”

说完,景天全身化为一道璀璨的金光,照亮了尚未全明的天空。

而后,星星点点地,尽数消散。雪也不再金光闪闪,变回了无瑕却凄凉的白色。

“哥哥......”龙葵怀抱里的那个人已经不在。她想搂住一缕光芒,抑或是一颗星子,可任凭她多么卖力地抓,手中留下的不过只有虚无而已。

千年之前,他不惜狠下心来打断她的双腿,不惜断绝两人的兄妹情谊,为的就是想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丝伤害。

千年之后,他不畏身受极度的痛苦,不畏魂飞魄散,为的就是保住她的魂魄,让她得以转世重生。

可她,却只能呆立在一旁,做着徒劳的举动。

“我怎生得如此没用,怎生得如此没用......”她蜷缩在门前的木柱上,涕汜纵横......

“如今,你要入轮回吗?”红葵的声音忽然响起。

“不......我不愿饮下那孟婆汤,不愿失去那些关于我和哥哥的记忆......”龙葵缓缓说道,“不如......我们回魔剑吧,我们一起,等待哥哥的再度来临......”

“好。”红葵答应道,“便依你所说的罢。”

话罢,龙葵的身影渐渐淡去,化为一红一蓝两道光束,飞向被景天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永安当里的魔剑......

——哥哥,龙葵相信,龙葵一定会盼来你的归期。即便是千年万年,龙葵也愿意等,直至山崩地裂、海枯石烂......

没过多久,便有人从房屋内走出。

“唉?刚刚天空是不是亮起了一阵金光?”

“好像是呢。”

“许是我们渝州人民作风端正,获得了神的认可和庇佑罢......”

“唉!也乞求各路神仙,保佑一下景天吧!他可真是苦命啊......”

天界。

夕瑶多次求情,终于得到了天帝的同意,让她能够下凡去救景天。

“谢天帝。”夕瑶行礼。可话音未落,她便觉心口一痛,忙捂住胸口,表情甚是难受。

“发生了何事?”天帝见状,问道。

“我还是晚了少许。”许久,夕瑶的神色才恢复常态,“飞蓬,他已经......”

十指连心,随着夕瑶的心口剧痛,雪见也被一阵心痛惊醒。

“昨天晚上......那个景天......是不是来了?”雪见喃喃,“我好像听到他说,让我忘了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蜀山。

“不好了掌门!”守一的声音打破了早已习惯的沉寂,“景少侠,景少侠他......”

“我已知晓。”徐长卿打断道,“他和紫萱的死讯,我都有所耳闻。”

“不只是死啊!”守一的声音颤抖得令徐长卿感到一阵慌乱,“六界......六界已然找不到景天了!”

“怎会如此?”徐长卿大惊,随守一来到藏经阁。

“我来。”徐长卿对着那方位盘输入一阵强大的力量,方位盘上的龙头随即开始转动......

的确,若是景天还归属六界,一个时辰之内应会有结果,可三个时辰过去了,龙头似用不会停歇一般,依旧急转不止......

“景兄弟......”长卿望着远方,凄然殇叹,“本来,我还想待你转世,便再多去看看你的。而如今,你却连个机会也不给我......紫萱亦是如此,女娲后人死后不入轮回,肉身幻化为圣灵珠,永存世间......”

五年后。

“景天怎么还没有回来?”之前的事就如一个疙瘩,雪见无法记起,也无法把景天忘却。如今,雪见问起丁伯,丁伯也只是打个哈哈便了事,使得雪见越来越是奇怪。

终于有一天,她终于逮住了机会,找借口溜了出去,找到渝州城外的一个巫师。

“你这是喝了忘情水的缘故。”巫师道,“回去服下这袋解药,你便可恢复记忆。”

“谢谢了。”雪见掷下银两,便离开了。

回了永安当,她趁着没人注意,服下了解药,瞬间,她便感到大脑一阵清晰,模糊不清的雾霭徐徐散开。。。

她记起来了,当时闹毒人时,景天也不慎中了毒,但他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还拔掉毒齿,为的就是不误伤她和茂茂。

她记起来了,之后在锁妖塔内,他被打得体无完肤、昏迷不醒,还流了一地的鲜血,为的就是不拖延时间,让天妖皇对她和龙葵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她记起来了,前几天,他给她饮下了忘情水,为的就是让她忘记他,不要让她为他的死感到伤悲。。。

“菜牙......”雪见啜泣道,“死菜牙,你怎么那么傻......”

她忽地想起那晚雪夜,依稀听见景天气若游丝的话:“记不起......就不要记了......忘掉我罢......”

“傻瓜,我又怎舍得忘记你。”泪眼朦胧中,景天的轮廓若隐若现......

梦既醒而人不在,徒留凄雪诉离情。

“不过所幸,我还可以去找长卿大侠,他肯定能够找到你的转世......”雪见如是想道,便抹掉眼泪,露出憧憬之色,“惟愿你现在,一切安好。”

尾诗(自制):

忆江南

何曾想,君去不复还。

眉间心上易切切,花红柳绿兴残残。

只觉江风寒。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