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觉晓(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景回顾

第六章:

十三不是个吉利的数字。

比如最后的晚餐用餐人数就是十三,比如圣骑士在十三号这天屡遭破坏,又比如,我情窦初开的恋爱仅仅持续了十三天,就仓促的落下了帷幕,更谜之巧合的是我高中大学学号甚至工作证上的编号,十三这个数字都会如同鬼魅一般如影相随!

也许是上帝一直在开我玩笑,所以他才一遍遍的用巧合提醒我,当年,有这么一个笨蛋,想安慰暗恋他的女生不要再一厢情愿误了学业,却用了最幼稚的方式,将她拉向了更深的泥潭。

年少的我,初次接触恋爱,不知道如何表达,所以关系确定的我们,不仅没有亲密起来,反倒比暧昧时期距离更远了。

“看!吕小龙哎!”出了公寓,一鸣使劲掐了一下我手臂,痛得我龇牙咧嘴。

“那个,我东西忘在寝室了,等我一下!”几本书往她手中一塞,我转身溜回公寓。

“怂人!”她指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我,破口大骂。

可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啪啪”的脚步声,慌乱之势丝毫不逊色于刚才的我!

“怎么了?”我停下脚步转身询问。

“没……没什么,我看看你!”她脸上一片酡红,我心中明了七八分,隔着三楼阳台,我看见了和吕小龙并排的背影,那是范玉龙挺拔的身段。

“怂人!”我伸手推向她刚洗完头飘逸的短发,她愤愤的盯着,腮帮气鼓鼓的,可爱极了。

可是,就算距离远,又有什么关系呢?懵懂的爱,就像经过了萃取的一氧化二氢,甘甜可口,沿着嗓间一直滑到心脏最深处,最终化成一抹甜蜜,荡漾在五脏六腑。

有人说,沉浸在梦中的人,哪怕是春秋大梦,也不愿有人将他叫醒,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有人会有那么大的起床气吧,你打断了人家在自己编织梦里的乐此不疲啊!

所以在春瑾又一次出动时,我真的很想捂上耳朵拼命的摇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然而,我还是克制住了满心的狂躁。

其实在春瑾出动前我就有所警觉了,小静的神秘莫测,一鸣的欲言又止,还有体育课上吕小龙经过权景身边不经意的脸红。

最终,我的初恋还没有经历过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就被一封“休书”扼杀了。

那封信的内容,我一直记了五年。

但是,时间是最伟大的治愈师这话说的一点不假,现在的我就只记得一个开头了。

“我其实是一个坏男孩,打架,上网,逃课,无恶不作。也许你并不相信我是那样的男孩,但事实的确如此。我来到这里改变了很多……”

好了,下面的不记得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当时要把自己说的那么劣迹斑斑,我也确实不相信他信中的自毁形象,但不管怎么样,那封信的作用起到了。

我哭了很久,就连之前被叔叔掐着脖子的那种濒临死亡边缘的恐惧都没让我哭成那样。

很多年后我再一次问起他,他依旧是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语带愧疚,“我是想把自己说的不堪一点,那样你就可以忘得快一点了。”

既然想让我放手,当初又为什么说喜欢呢?

原来那天晚上,小静找到了他,话语中满是威胁,说你要是敢伤害她我就跟你没完。

我不得不对身边的好姐妹哭笑不得,在她们心里,善意的谎言才是让我收心的王道。

心有不甘的我,突然想去了解,是什么样的女孩,能让我看上的男孩魂牵梦绕?

那天中午放学,教室里的同学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唯独权景还留在座位上,眉头紧锁的咬笔头,我深呼吸一口,朝她走去。

她可能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猛然抬头!看见是我后,甜甜一笑。

我的天啊!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还未开口的我早早就败下阵来,尴尬之余,她忽然向我招手,“王小贝,你过来一下!”

我满脸狐疑的走过去,她顺势往里面的座位一挪,示意我坐她身边。

“你看啊,”她修长的手指握着铅笔,在草稿纸上画了一个正方形,“如果知道这个物体的重力,能不能求它的拉力?”

Excuse me?拉力?

我以为她在开玩笑,茫然的抬起头,见她满眼的求知欲如同梨花带雨般楚楚动人,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

“你笑什么?”她一声娇嗔,仿佛在对待关系很好的朋友,我心中突然涌出一丝暖流,权景,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呢。

很久,我终于忍住笑声,用力推了一下她那头让我羡慕嫉妒恨的飘逸直发,“你傻呀,都没有给它施力,哪里来的拉力?”

她也恍然大悟,一拍头,“哎呀,我真是想多了!”

从那天起,我对她的敌意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不过那一次,竟然是我在学习上给她提出的最后一次指导。

谁也不会相信,这个曾经问过如此低级问题的女孩,会是我们班唯一物理次次第一的天才,有一次甚至总分超过了班长,为此我还听说班长气哭了,是否是真的无从考证,但是身为女同胞,灭一灭直男癌班长的威风,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不是吗?

期中考试结束后,我成功的排在了200名开外,班级名次也退到快20,听着电话里一直以我为傲的老爸咆哮的怒吼,我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终于,爱哭的本性迫使我没有出息的还没走下教学楼梯就已经涕不成声。

陶子在我身边安慰着,我止不住的抹着鼻涕,却很戏剧的碰到了买完晚饭一手拿着鸡蛋饼一手捧着豆浆的权景。

虽然是朋友,可毕竟还是情敌,谁都不想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被情敌看到。

“你怎么了?”她倾身上前,关切的问我。

“没什么。”我退后一步。

“我给了她一颗秀逗,酸着呢!”陶子为我打着掩护,慌忙扶着我,与她擦身而过。

我似乎能感觉到她被我和陶子刻意隐瞒什么时瞬间僵直的背脊,但是我没有勇气回头安慰。

一整个晚自习,我都在心事重重的梳理情绪。

我回忆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细想之下,才发现过往的种种不过是自己当局者迷,也暗自下决心忘掉过去,为一中梦继续奋力拼搏!

可惜,就在我满腔热血的拿起笔时,晚自习早已结束。

“王小贝,我有话跟你说。”权景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书桌旁,我抬起头,见她一脸严肃。

“怎么啦?”我强颜欢笑。

“我知道你今天为什么哭,”她全然不顾我故作轻松的神态,“我不会喜欢他,我甚至连朋友都不会跟他做。”

我愕然,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拥有了他所有的专注,却又如此辜负,弃如草芥?但我没有问出口,因为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是那么决绝。

后来我才明白,你视作珍宝的人,换了别人,或许连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因为,你爱我,本就与我无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