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则】文/汪海 - 草稿

猎猎风中,仰天长啸,不由得觉得气短,无情岁月磨蚀着襙动的灵魂,纷至沓来的挫折,犹使我难以安稳了!

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来到世上是为什么?到底怎样活才有意义?到底如何活才能显示出来呢?

在过去流失的岁月里,记忆如一片漂浮在水面的落叶,晃着摇着荡着,朝未来的河岸游去。时而暴风骤雨倾盆而下,时而斜风细雨潇潇洒洒。时而旭日喷薄朝霞满天,时而夕阳西匿,暮烟岚云。怀着春的憧憬,携着夏的希冀,载着秋的淡泊,终于,蹒跚着停驻在,肃穆的冬的港湾。

晶莹剔透泪珠,闪烁着往昔如烟的故事。苍白的幼年是在一片混沌中迷失的;空灵的童年是在一片朦胧中流逝的;绿色的少年时代被热情和信念点燃了梦想的灯烛,红色的青年时代是被勤奋和执着向了理想之门投去的!

心灵的照片一帧帧的跃动着,跳动着苍苍的白,跳着红色的黑,跳着耀眼的绿,跳着闪闪的青,不断的在混沌中模糊,不停地,又在朦胧里闪现。似水的时光汩汩的流着,淌着。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天空中,霎时间,乌云四合,天昏地暗,山岳潜形,一团铁灰似的黯暗。锋利电闪劈了又劈,愤怒巨雷吼了又吼,愤发的狂风喑呜叱咤。在一条望不见端的小路上,一个行者正试将双脚去描画成一个夸父的神话。

路旁的小草无语,路旁的野花也无言,只是倾听着风雨雷电的神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注:以此文纪念在手机店发呆的两个多小时。 昨日,我去同学家吃饭。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不知谁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放下手...
    Kris__Peng阅读 718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