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思录20211206-1212



1.管理民主宽松的组织容易滋生大师,而精细严格适合培养领导。前者是自由和符合天性的,会激发个体自主探索的意识和行为,滋长生命力,提升创造力;后者则是约束和统一的,阉割个性,引发的是抗争和被动,培养的是两种人:工业化的流水线工人,其中的悟道者则是跃迁为管理者。

所以,培育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是个价值观问题,也是方法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