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惊悚:相遇(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了安葬姐姐,桂香思来想去将嘴唇都咬破了,最终跑去了李猛家。 

李猛是村里出了名的富户,祖上几代经商积攒了不少钱。奈何钱财虽多,却人丁稀薄,他只有一个傻儿子。

李文的名字还是李猛亲自取的,寓意儿子能成为一个知书达理的文化人。然而造化弄人,李文是个天生的傻子。

儿子再傻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为了李文的终身大事,向来霸道暴躁的李猛也不得不四处求人说媒。

媒人找了不少,好话说了很多,但好几年过去了,李文仍是傻傻一个人在村里跑来跑去。

想想也是,一辈子守着一个傻子,哪家姑娘愿意呢?

再说李猛和妻子武利都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口碑差,一个蛮横霸道一个心胸狭窄,要不是桂芳出事,桂香为了安葬姐姐,李文这辈子怕是都得打光棍了。

虽说这门婚事是一项交易,但桂香并没有嫌弃李文也没有应付李家,她是真真正正把自己当成李文的媳妇,把自己视为李家的一员。

桂香不但把李文照顾得妥妥贴贴,更把李猛和武利当成亲生父母一样的孝顺。她知道李猛夫妻每天晚上吃饭都喜欢喝些小酒,所以她总是做些可口的下酒菜。

每次看到桂香恭恭敬敬的将酒菜端上桌,李猛的脸上总能笑出一朵花来。他对这个美丽勤快的儿媳妇相当满意,满意到不停往桂香身上瞄。

只是这种眼神让桂香浑身都不自在,那里面分明透露着掩盖不住的贪婪。

和李猛诡异的热情比起来,武利对桂香的态度则显得极度冷淡,仿佛她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这也难怪,谁让李猛的眼睛总是盯着桂香呢?

公婆截然不同的态度对桂香来说毫无区别,不管是哪一个都让她觉得害怕,她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她觉得如果继续在这个家待下去的话会有危险。

她不能死,她在桂芳的坟前发过誓,她要好好的活下去,她不能让姐姐死后还为自己担心。

摆脱危险的办法只有一个,逃出去!

可是逃走也需要机会,桂香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

出逃的那天晚上她什么也没带,只是换上了一条颜色已经发暗的红裙子。

一切本该顺利,如果不是一个小女孩向武利告密,桂香也不会死。桂香和李文成亲的前天晚上,李猛和武利就来到了村口的一户王姓人家。

他们将一袋粮食放在这家男主人王成的脚下,并且告诉他以后每月都会送一袋粮食过来。

粮食不是白送的,有交易就有条件,条件只有一个。

如果发现桂香逃跑王成要立刻通风报信,不然的话,他就要赔偿全部粮食。已经饿的皮包骨头的王成还有什么资格拒绝呢?他磕头如捣蒜的答应了。

王成一共有三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名叫王芳,这是一个机灵的丫头。她知道家里人没有饿死全都是因为李猛夫妇送的粮食,她还知道自己要是第一个通风报信的话,一定会让家里人得到更多的粮食。

饥荒连连的年代,粮食弥足珍贵,它就是命。

王芳整天守株待兔的盯着通往村口的那条路,她希望那个身影赶紧出现,终于有一天,她梦想成真了。

看到桂香的那一刻,王芳拼命朝李家跑去。

为了躲避追过来的李猛夫妇,桂香掉进了一个放着兽夹的土坑,兽夹夹中了她纤细的脖子。

小敏跌落的土坑正是桂香死去的地方,她们相遇的那天晚上,是桂香的忌日。

“文宁,桂香为什么没有伤害我?当年要不是我外婆告密她也不会死,难道她一点都不怨恨?”

小敏的问题将我从回忆中拽了出来,事过境迁再想起这件事,我极其肯定的说出了答案。

“是‘姐姐’,你的那声姐姐让她想起了桂芳。姐姐善良,妹妹纯真,怨恨于她们而言,早已成为过眼云烟。”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