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及你(二)

  ▼

高二第二学期,我忘记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了。如果真的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估计就真的是“浑浑噩噩”了。

有一种无助叫做“我怕你超过我,明明你一开始跟我差不多”,所以,那时候,我几乎就是掐着自己的虎口学习。这种被动的努力就是“徒劳无功”,纯属是一种心理安慰,安慰自己“嗯,我今天学习了,不要怪我。”

这样近乎神经质的状态,让我变得一点也不酷,不是那种“很有性格,很有个性”的女生。在我自己印象里,女高中生应该是那种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戴着耳机,捧着几本书,迎着一阵微风扬起发尾,骄傲地走过教室走廊的存在。

而我不是,毕竟,我成绩差,感觉无地自容。

关键,我长得也一般,是那种一丢到人群中就会被深深掩埋的女生,是那种前一秒刚见到下一秒就会忘记样子的女生。

我真的不是自暴自弃,我也爱美,可是不知道是哪根线搭错了,我竟然剪了一个半长不短的头发,还是那种碎发,刘海像是被狗啃过一样,而且还是一条疯狗。

由于我是走读生,长时间这样日晒雨淋,我的皮肤已经晒成“古铜色”,加上那头发,简直就是不忍直视。

我有一段时间特别抗拒有风吹起我的头发,总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

换个新发型,到底要丑多久,谁能告诉我?




啊,高三终于来了。

我姐不断告诉我,要好好学习,要考上大学,不要早恋。还动用了姐夫,想要灌输我各种学习方法。原本我们都以为姐夫会说出个什么所以然,可是姐夫只说了一句:你要给自己一个定位。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词语,这句话也影响到我现在。

高三这个天杀的东西,那时候我就像一个激进派。那时候我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博客,每次在博客上写博文,总是一些非常激昂的句子,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不到黄河心不死”

“不疯魔不成活”

各种现在看起来就是胡言乱语的话。

最狗血的是,我剪了一个男生头。

在当天晚上,我坐公交车回学校的时候,我明显听到后面的一个男生的嗤笑。我一直不敢回头,不是觉得丢脸,而是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是那种“姐美,你不懂”的自信!!!

高三后,我住宿了。

每天洗头的时间大大缩短了,最开心的是,我可以在感到开心或者烦恼的时候,用手从自己的后脑勺一直滑到前额,而且不用担心自己的发型会乱。这种感觉,真,的,超,级,爽!!!

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帅的。




不久之后,那些去了广州集训的艺术生回校了,那个很久不见的温大君也回来了。

他看着我的头,好像很想笑,可是又死死忍住,说了一句:“哎哟,剪头发了呀。”

我冷不丁回了一句:“是啊。“

然后继续坐在座位上看书,他没趣地走开了。

没过多久,我就生了一场病,住院了。

同学和老师都来医院看我,心底里还是非常感动的。

高三的英语老师还是我那个高二时候的英语老师,特地、专程来看我,给我买了牛奶,跟我说了很多。她当时是向着窗外阳光那一面坐着,感觉她整个人都被一束光包围着,啊,好天使。

某一天下午,我像葛优一样,瘫坐在椅子上,睡眼惺忪,忽然看见护士站那里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是温大君和另外一个男同学。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假装我睡着了。

感觉他们走近我了,然后在嘀咕着些什么,然后我好像感觉有人在用手机拍我,什么鬼!!!我立刻,不,是慢慢睁开眼睛,假装自己是被他们吵醒了一样。

温大君立刻收好刚要放到我面前的手机摄像头,挤出一副笑脸。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红色的绳子,说要给我套上,说这个是护身的,可以保佑我。

他刚要把绳子套进我手,我猛地缩回了手,拒绝了,叫他套在我床头就好。然后,他寒暄了几句,就回去上课了,那时候他们已经迟到了。后来,他告诉我,那天下午他们迟到被老师批评了,可是他说即使这样还是要来看看我。

后来没多久,我就出院了。

因为药物因素,我变得很胖,脸上都是痘痘。我抗拒去饭堂,好朋友大海就每天给我去饭堂打饭,然后还给我送到教室,送到宿舍。我抗拒见人,有一次,温大君说要送我回家,我趴在桌子上,死活不要抬起头,他用力扶起我的头,跟我说:“你不要用手去抓脸,会好起来的,然后,自己回家注意安全。”

那天,我跟大海坐公交车回家,在车上,我让座给一个老人,车上的大叔说我这么善良,以后会嫁个好老公。



那时候我暗恋一个男生,他叫许墨,有一天下午,我很迟才回家,刚好他也是。

我们一起坐公交回家,我的头发还没有长长,然后最要命的是,我刚吃完一包辣条,满嘴都是辣条的味道,我说话的时候我自己都闻得到那浓郁的辣条味道。

我们一起走出校门,那条不过300米的路,我感觉是这个世界上最长的路,感觉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因为我每回答他一个问题,我就担心这股辣条味会充斥着我们这原本应该浪漫温馨的气氛。恨不得赶紧走完这条路,各自回家找各妈,然后下次我们再来邂逅。

可是,这一切终究还是没有按照我预料中的剧本来发展。

走到路口等公交车的时候,有一对貌似是情侣的年轻人在那里拉扯,女生的高跟鞋散落在一旁,男生的摩托车倒在地上,女的扬言要报警,男的在一边骂骂咧咧。我看了一下许墨的反应,他没反应,静静看着这一切。这跟我预想中的牵起我的手或者护着我肩膀抚慰我情绪的剧情发展也相差好多。

好不容易公交车来了,他站着,我坐着,一对母子上车了,我把位置让给了这对母子。小孩子把母亲手里的花生抢过去想塞进嘴巴,我不假思索地抢过来,生怕他会噎着,谁知道小孩子大哭起来。我无助地看着小孩子的母亲,她笑着说没事的,小孩子贪玩贪吃。我超级尴尬,回头看了一下许墨,只见他直勾勾看着我,但是没有任何反应,就仅仅看着我,我真的觉得丢脸死了。

下车了,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解放了,舒服到想要爆粗,下次才不要跟你一起回家。

哼,老子不喜欢你了。

你算哪根葱,装什么酷?我比你更酷。

我嘴里碎碎念,不知不觉就到家了,其实,我的失落就如同当时的黑夜。



高考结束了,成绩出来了,我考上了个专科。

我最关心的还是数学成绩,跟它斗智斗勇斗了这么久,总该有点进步吧?好家伙,55分。果然是进步了,比中考的35分进步了足足20分。

可喜可贺!

喜大普奔!

恭喜发财!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不要打击我,请同情一下我这个理科弱势群体。

可能是被打击到了,精神恍惚,竟然鼓起勇气跟许墨表白,可是为了挽回一点可能被拒绝的面子,我最后还来了一句:“我喜欢你,跟你无关,我只是喜欢你,不想跟你在一起。再见。“

啊~那晚哭了。两横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有那么一丢丢凄凉。

第二天晚上,温大君在qq上找我,对,找我表白来了。

这是什么鬼?

难道大家都是高考失败,心情低落,找个港湾来依靠?可是,他为什么不学我一样最后来一句“再见”?

毫无悬念,我拒绝了。

姐我刚失恋呢。



我是一个情绪极其容易失控的人,我是典型的金牛座,钻牛角尖。星座书上说金牛座和处女座是最般配的,因为金牛座钻牛角尖,纯女座追求完美,绝配。

温大君是双子座。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