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感谢今生遇见你(5)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王翠玉在墨福安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第二年六月份生下了一个男孩。

生个男孩,在王翠玉的认知里,那可是为老公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好事!不仅让老公摘掉了人前自卑的帽子,而且还为他们老墨家延续了香火,这可是功能无量啊!

从此以后,王翠玉仗着生个儿子,在家里更是嚣张跋扈不讲道理了,简直是把儿子捧上天,把老公踩在脚底下。至于沫沫,在她眼里就成了可有可无的孩子,她一概不管不问,沫沫的一切都是墨福安来照顾。

其实自打王翠玉怀孕开始,沫沫已经明显感觉到王翠玉不像以前那样疼爱她了,不仅是不疼爱,而且还有点讨厌她。

沫沫心里既难过又害怕,她既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什么能讨得妈妈高兴。所以为了保护自己,小小年纪的沫沫就尽量躲着王翠玉,能不接触尽量不接触她。

好在墨福安还是一如既往地疼爱她,于是她有什么要求或想法也都是对墨福安讲,后来发展到她几乎很少和王翠玉说话。

王翠玉有了儿子后,开始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儿子身上。每天把儿子抱在怀里像欣赏一件高贵的艺术品百看不厌。有时能抱一天都舍不得放下。有时她累了就让墨福安接着抱,最终还给儿子养成了不抱着晃着不睡觉的不良习惯。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墨福安在家里既要照顾儿子和王翠玉,还要经常到外面去购买东西,所以分散在沫沫身上的注意力相应就减少了一些。

一日吃过午饭,沫沫在沙发上玩玩具,不知道怎么回事,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当时墨福安出去给儿子买奶粉,他想着八月份的天气,外面太热,带着沫沫出去就是受罪,又想到一会儿就回来,所以他出去时就没有带着沫沫。王翠玉在卧室里躺着,屋里开着空调,不是看儿子就是看手机,一直也没走出卧室半步。其实,即使她走出卧室也不会关心沫沫的。

说实在的,墨福安每次出门对王翠玉和儿子道不是很挂念,他主要放心不下的是沫沫。他也已经明显感觉到,王翠玉自从怀孕以后对沫沫态度的变化,从原来的疼爱,发展到现在的冷漠。

但是他又能怎样呢,王翠玉是他老婆,是给他生儿子的人,是让他在人前昂首挺胸做人的人,是要和他共度一生的人!他也曾劝过王翠玉,对沫沫好一些,不要对沫沫那种恶劣的态度,现在他们有了儿子,沫沫是个女儿,一儿一女多好呀!

可是无论他怎样做王翠玉的思想工作,王翠玉总是一副傲慢无礼油盐不进的样子,她说她眼里现在只有儿子,别的人,一概入不了她的法眼。

最终墨福安只能在心里长叹,无奈安慰自己,自己尽量多照顾沫沫,其他的就顺其自然吧。

等墨福安给儿子买好奶粉从外面回来,看到沫沫在沙发上睡着了,急忙把儿子的奶粉放下,抱起沫沫就走向卧室。

“哎呀!你出去买个奶粉,是把整条街都搬回来了吗?!出去那么长时间!快点给你儿子换尿片,儿子刚才又尿又拉的!”刚进卧室门,王翠玉瞧见他第一眼就开始不停地责怪他。

墨福安顾不得多看沫沫一眼,急忙把沫沫放在小床上,随便拉条小毛巾被搭在沫沫身上后,就立刻转身去给儿子换尿片了。

由于儿子夜里闹腾,要墨福安抱着晃着才睡觉,所以墨福安帮儿子收拾好一切后,看沫沫也在睡觉,暂时没什么事,就打算自己也躺在床上眯一会儿,可能由于太累了,他一眯就睡过去了,要不是王翠玉在床那头用脚使劲踹他喊他,让他起床给儿子和奶粉,他还一直在睡呢。

等把儿子喂好,一切收拾停当,又到了做晚饭的时间。墨福安看看沫沫一直安静地睡着,也没有多想,他走出卧室,走向厨房,开始忙碌一家人的晚饭。

做好晚饭,已经快六点了。墨福安首先把王翠玉的晚饭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他走到沫沫的小床边,轻轻拍拍沫沫,“沫沫,起床吃饭了。”“宝贝,起床了。”可是沫沫却不像平时一样慢慢睁开眼睛,而是继续闭着眼睛。墨福安立刻感觉沫沫有点不对劲了,急忙摸摸沫沫的额头,好烫啊!又摸摸沫沫的小脸也好烫!

“沫沫发烧了!”墨福安的手接触沫沫额头的瞬间,他惊呼一声。

“小孩子发烧不是正常现象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真是!”王翠玉坐在床上,津津有味吃着墨福安给她做的鸡汤面条荷包蛋,不紧不慢地对墨福安说道。

“都怪我大意了,说不定下午我买奶粉回来时,她就发烧了,不然不会玩着玩着就睡着了。不行!我得抱着沫沫去医院看看!”墨福安顾不得吃晚饭,说着弯腰就去抱沫沫。

“哇哇—哇哇—,”此时,儿子不知怎么回事又哭起来,王翠玉是最听不得儿子哭的,她立刻对墨福安喊起来,“快过来!别管她了,你儿子又哭了,你快看看你儿子是不是又尿了!”

“你先看看不行吗!沫沫发着烧呢!我得带她去医院看看。”墨福安说着已经把沫沫抱在怀里。

“是你儿子重要还是她重要!她不就是发个烧吗?!家里的退烧药给她喝两包不就行了!”

“不就是给儿子换个尿布吗?!你给儿子换换,能累死你呀!”墨福安感觉王翠玉有点过分,忍不住气愤地回怼她两句。

“墨福安,你今天吃炮药了!你今天敢抱着她走出家门半步,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抱着儿子走,不信,你就试试!”王翠玉把碗使劲往床头柜上一丢,气呼呼地瞪着墨福安,碗里的饭震得溢到床头柜上。

墨福安看看王翠玉,又看看怀里的沫沫,他是了解王翠玉脾气的,她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曾经因为墨福安没给她买她喜欢的手机,而摔坏过家里的电视和墨福安的手机!说实在的,墨福安对她都有点怵怕。

墨福安抱着沫沫停顿片刻,最后无奈发出一声叹息,“唉!我不出去了还不行吗?我去给沫沫找药,先把退烧药给她喝了。”

“不行,你先把儿子的尿布换了!”王翠玉蛮横起来……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