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最温暖

冬天的故乡,有些萧索,不过,却有另一种味道:人间烟火气。

今日,堂哥家的女儿结婚,我回故乡做客,游走在故乡,像一个多年未归的游子,又像一个从未离开的乡人,被这人间烟火所温暖。

农家小院颓圮的围墙上的柿子还在,小灯盏似的挂着,这家人栽一棵柿子似乎不为吃,只为了让它晾在风里、太阳里,等雪来。经雪的柿子,会变得又软又甜。

这户人家参差的瓦房上,竟然晾了三个南瓜。为什么要把南瓜放在房上呢?是不要它们了吗?还是让它们也要像柿子一样,让它们风吹日晒霜打雪冻,会变得更甜?我一边想一边从这间房边走过去了。

这家的围墙上,爬着瓜藤,碧绿的洋瓜东一个西一个缀在藤上,既是蔬菜又是风景,不吃的时候,就让它一直挂着,装饰围墙,要吃的时候,摘一个下来就能炒一盘。

这是村里的皂角树,我小时候它就在这里了,过了这么多年它还在,树上吊着弯刀似的皂角,风一来皂角互相拍打,如挂了一树的打击乐器。以前,乡亲们会摘去洗头发,现在也没人用这个洗头了,估计它们就一直挂在树上风干。

几只鸡聚在墙头,有的蹲,有的站,除了一只黑色,其他几只都大红冠子同一毛色,长得肥壮。不知道它们是在搞什么聚会,或许正在聊天,或者在开会。

屋后的草地上,鹅们伸长脖子,大摇大摆,嘎嘎唱着,喝水、啄食,踱来踱去。几只小羊也咩咩凑热闹。

村庄里的小猫、小狗随处可见。见了陌生人也不叫唤,小狗摇着尾巴,像是知道来的是客,又像是知道来的不是客,是一个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本村人。

冬天,乡亲们也没什么农活要做,谁家办喜事便全都来帮忙了。

宽敞的院子里,男女老少聚了一院子,男的通常在灶台边掌厨,女的在院子里摘菜、洗菜、蒸饭,小孩子在一边玩耍,一派热闹祥和的气氛。

活干完了,大家围拢过来,聚在一起烤火。面前用大锅烧了一盆火,大家把双手伸出来烤。一双双手有的白皙,有的粗糙,有的青筋暴露,有的皱纹密布,但一双双手都是勤劳的母亲的手,拍下来像一朵花一样美好,让人感动。

离开多年的故乡,如今觉得,无论是哪一种,都如同从古诗中走出来一样美好,尽管这些美好不再属于我。

不去想什么故乡的变迁,不去想什么物是人非,不去想什么岁月忽已晚,不去想什么离散,只单纯地爱着这故乡冬日的烟火气。

走了很远,才发现走不出的是故乡;走了很久,才发现人间烟火最温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