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胆汁淤积体质下的两次孕产经历

                              1

将时光轴拉到2015年初,当婚后的生活日趋稳定,我和先生盘算着是时候给我们的小家庭增添一位新成员了。

通过孕前的身体调理,验孕棒上鲜红的两道杠显示了我们家的新成员正式来报道了。先生一时还不相信这个事实,直到拿着医院的验血报告,那一刻看他激动得说话都结巴了。

和所有的准爸爸准妈妈一样,我们怀着欣喜和忐忑的心情憧憬着孕期的到来。

孕6周,突如其来的孕吐反应瞬间让人觉得怀孕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每天清晨几乎都是在睡梦中被呕吐感催醒急奔卫生间,早餐勉强吃几口白粥,在先生开车送我去公司上班的途中,我还在两耳之间挂着一个塑料袋,来应付止不住的孕吐。不碰荤腥,不闻油烟,连喝一口水都吐的日子持续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那段孕吐日子,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了无生趣,暗无天日。

怀孕带给我的第一感觉,真的一点都不美好。

一天天熬到了16周,我的孕期便开始进入了犹如打通关的定期产检。NT早筛,唐筛,大排畸,糖耐…每次产检前忐忑不安,产检后的松一口气。心情也都跟着产检的节奏而起伏,好在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着。

到孕32周的时候,一次常规的抽血检查,医生告诉我说有一个叫做甘胆酸的指标高了,需要吃药控制,一周后复查。突然觉得有点蒙圈,虽说一开始的孕吐比较严重,但这一路的孕检下来都很顺利,这又是什么毛病啊?既然医生说吃药控制那就吃药吧,一周后复查也许就好了呢!

孕33周,早早就到了医院空腹抽血进行肝功能血液复查,结果指标不降反升,还多了一个胆汁酸超标,还没有等到产检的日子就接到了医院的来电,说指标异常,还问我近期是否有手心脚心发痒的症状。一切正常,并没有任何的不适,疑问只好等着产检时候问医生了。产检的时候这次医生告诉我,我得了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这个病临床上孕妇没有任何不适,严重者会有手心脚心发痒的症状,但是血液里胆汁酸含量升高对肚子里胎儿会有影响,严重的话随时有可能会缺氧窒息。而且胆汁淤积原因不明,药物控制效果不好的话需要住院输液治疗,如果症状严重需要提前终止妊娠。

医生的话听起来有点危言耸听,但我却没有任何的不适,心中抱着一丝丝侥幸,也许只是暂时的指标异常而已,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心情多少变得有点沉重,回到家后就查起了有关胆汁淤积的资料。

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 英文名称 intrahepaticcholestasisofpregnancy(简称ICP)是妊娠中、晚期特有的一种病症。正常情况下胆囊分泌的胆汁会流入小肠帮助小肠消化,但是受到孕激素的影响,胆汁会转而流入血液。胆汁淤积并不会对大人产生任何影响,所以正常的大人体检不会去查血液中总胆汁酸的含量。但是血液胆汁淤积对肚子里面的宝宝潜在危害是绝对不可忽视的,因为血液中胆汁酸过高容易造成宝宝缺氧,孕周越大,越危险。临床上以皮肤瘙痒和胆汁酸升高为特征,主要危害胎儿,使围生儿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高。该病对妊娠最大的危害是发生难以预测的胎儿突然死亡,该风险与病情程度相关。本病具有复发性,本次分娩后可迅速消失,再次妊娠或口服雌激素避孕药时常会复发。ICP发病率0.8%~12.0%,有明显地域和种族差异,国内上海和四川省发病率较高。

好吧,我就这样原因不明地成为了那幸运的0.8%~12%的ICP孕妇人群,还被医生列入了高危孕妇,需要加强门诊监测。接下来的日子,不敢掉以轻心了,严格控制饮食,少油少盐,一天数三次胎动。从32周开始,一月一次产检变成了一周一次的抽血复查。而我的胆汁酸指标就像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让人捉弄不透。直到孕35周,胆汁酸值达到20,超正常值2倍,医生直接给我开了住院单,说如拒绝住院,后果自负。心里尽管十万分地不情愿住院,为了宝宝的安全,不敢大意。住进了医院,口服的药物换成了输液,还有每天固定的吸氧,两次的胎心监护,只要检查项目正常,那就说明宝宝在肚子里是安全的,住在医院等于多了一重保障。可住院的日子也是漫长而难熬的,我每天都期待着抽血复查,指标正常了好早点出院,可越到孕晚期,指标就越难控制,煎熬了一个星期,胆汁酸指标到了15.8,也还没有降到正常值,但我着急出院,医生综合判断其它检查都在正常范围就准许我出院继续服药控制。

足月后,为了让他早点出来好让我少被产检医生危言耸听几次,我开启了天天暴走模式,37周…38周…39周…,时间一天天流逝,我非但没有医生说的容易早产,还迟迟不见任何要发动的迹象。

孕39+4,胆汁酸指标再一次超标达到了19.5,这一次没有任何悬念,见了医生,我主动要求开了住院单,希望住院降低指标后再在医院待产,这样有什么意外也能在第一时间处置。

住院后,医生征求我的意见,我的情况可以选择剖腹产,但如果能够控制住指标的话,也可以试着顺产。一直以来我对剖腹产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在我看来,开膛破肚是一件太血腥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能避免则避免。当务之急就是希望指标赶紧降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我输液后第二天早上复查,胆汁酸奇迹般降到了8,这是孕32周以来的最好成绩,也许上天也在为我的顺产提供有利条件。

住院第二天下午,例行胎监时,监测到了规律宫缩,顿时有点开始激动了,因为规律宫缩意味着宝宝也许要发动了。规律宫缩一直持续到了深夜,紧接着我便被改为24小时的联机胎监,随时监测宝宝在宫内的情况。宫缩虽然规律,可是痛感并没有持续加重,等到天亮医生查房的时候,宫缩竟然消失了。医生说一开始是这样的,宫缩会在夜里开始,白天消失,一天比一天加剧后,到达一个高峰值,那就是真正的产程开始了,基于我的情况,原则上不能妊娠超过预产期,只要我的宫缩持续,宫颈条件成熟了,不等自然发动,就要去进行人工刺膜,催产。

住院第三个夜晚,宫缩又开始了,我怕夜里如果宝宝突然发动,身边不能没有人,就让先生在车里熬了一夜待命。这一夜宫缩又是假信号,到了天亮又罢工了。等到查房时候,医生内检后说今天宫颈成熟了,等待产室空出床位了就可以去人工破水了。孕39周+6天,熬了十月的辛苦怀胎,终于要在今天见分晓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产房通知我可以去破水了,此时先生回家补觉还没来得及到医院,妈妈出去买水果不在身边,来医院给我送下午茶的朋友刚到住院楼,还没见上面,我就匆匆自己拎着待产包跟着护士进了产房。躺在待产室病床上,医生随即进来为我做了内检、消毒,准备破水。破水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医生在消毒后,用一根细长的针刺破胎膜,马上就感觉到一股热水缓缓流了出来,接下来就躺在床上等着第一产程的开始。我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午三点整,还给孕妈群里发了消息,宣告开始生娃。过了十分钟,感觉到宫缩伴随着阵痛来袭了,就像平时痛经的感觉,还能忍受,但随着宫缩时间间隔越来越短,疼痛也在一步步地加剧。等先生赶到医院,办好陪产手续进入陪产室陪我,我已经疼得不能冷静地说话了。先生经过一晚的熬夜精神状态不好,看起来比我还要紧张,看到我疼痛他束手无策,呆在一旁不知所措。除了着急,关键时刻完全发挥不出陪产的安抚作用。因为待产室只允许一名家属陪产,我果断决定把这个男人赶了出去,换亲妈来陪产。有亲妈在旁照顾,疼起来的时候,妈妈便帮我按摩肚子,或者我躺不住了,一把把我抱起来,坐到瑜伽球上晃动来缓解疼痛。而阵痛过去,人平复下来就感觉昏昏欲睡,奄奄一息,妈妈又把我抱回床上躺好休息,不到一分钟,又再次痛得躺不住要爬起。疼痛下的每一秒都变得无比漫长。两个小时过去了,每一次阵痛开始,我都忍不住要按铃,求着导乐给我内检,这期间无数次的内检可换来的只有让人绝望的一句:“宫口开0.5指”。这磨人的0.5指足足持续了6个多小时,妈妈便一直反复地帮我抱起,躺下,按摩。趁阵痛的间隙见缝插针地喂我喝红牛好维持体力。这可真是高强度耗体力的陪产工作,假如没有妈妈在,我真不知道这几个小时的阵痛该如何熬过来。

疼痛持续地一步步加剧,到了夜里11点,胎头下来小腹疼痛就像塞进一块石头要炸开一样,突然感觉下面有一股股的力量要往外冲,并带有很强的便意。终于等到了导乐内检带来了希望的一句话:“宫口开2.5指,可以打无痛了”。先生在产房在外不停地打电话要求进来换人,想到他那一点忙都帮不上的样子,我紧紧抓住妈妈严词拒绝了他的要求。可这时候医生说必须要换老公进来签字,而且下一步进分娩室生产,是只能老公一人陪产了。迫于无奈不能再耽误时间,为了早一秒能打上无痛,赶紧让妈妈和先生换人。

打完无痛后,我被直接推进了产房,现在开始就会有一对一的导乐在旁协助生产。历经了9个多小时生不如死的剧痛也慢慢缓和了下来,虽然宫缩来的时候依然能感觉疼痛,但这种疼痛完全能忍受,这一刻感觉能够深呼吸一口空气都是幸福的事情。无痛缓解了痛感,可麻痹的作用让我感觉到了阵阵的寒意,身体忍不住地抽搐起来,导乐说这是正常现象。要我放松心情休息一下,等待开指完成。

凌晨12点,导乐查了宫口后说宫口开得太慢了,要上催产素加速开指,等到凌晨一点多,终于宫口开全。导乐在旁一切准备就绪,说等宫缩来的时候,听着她的口令就可以开始用力了:“深吸一口气,摒足往下用一股长劲,持续用力”,“不行,休息一下下一次再来…”记不清如此反复了多少次,导乐说看到宝宝的头发了,希望我能再加把劲,宝宝就能出来了。好期待马上就能看见我的宝宝了。我想我一定能激发身体的无限潜能,把他生出来。可是折腾了太久,并没有什么潜能可以激发,十几个小时下来早已经把精力消耗得差不多了,任凭我用尽所有力气依然没有突破,而此时导乐说宝宝的胎心开始变慢,在宫内开始缺氧了,希望我不要再用力,请家属马上出去签字后,需要让医生过来进行侧切并使用产钳来助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关键时刻已经没有时间犹豫和害怕了,一切听从医生的安排,我在住院期间曾听别的孕妇说过产钳助产,严重会把宝宝脑袋夹受伤。心中担心不已,不住地央求医生千万不要把宝宝头夹受伤了。医生并没有回应我的请求,也许她们也没有办法给我任何承诺。再一剂的麻药注射,我只听到“嚓嚓嚓”三声剪刀剪开的声音,医生对我进行了侧切,再一次宫缩来临时,我用尽全力往下使劲,医生迅速借助产钳夹住了宝宝头往外拉,忽然感觉肚子一阵松弛,宝宝滑了出来,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导乐迅速对孩子进行了初步的清理,拍拍小脚丫,随着“哇…”地一声清亮的啼哭,墙上时钟指针指向三点,孕40周整,我的宝贝就这样出生了。

出生的第一时间我就问医生宝贝是不是四肢健全,完好无损。所幸产钳只在宝贝脸上留下一道红印,不久就可以退下去了。接下来的伤口缝合,能感觉到医生在穿针引线的拉扯感,但看着宝贝静静地躺在旁边的小床上,这十个月的辛苦煎熬,12个小时的阵痛折磨,终于如释重负了。在产房观察两个小时后,我和宝宝就可以一起回病房了,推出产房那一刻,看到一夜未眠守在门口的妈妈,顿时失声痛哭,心里积压的所有委屈都倾泻而出,因为只有妈妈才能对我所历经的苦痛感同身受。


我的宝贝


接下来的日子,等到身体慢慢恢复,我就拥有了一份全年无休,24小时在线的新工作——全职妈妈。和所有的母亲一样,跌入了育儿的汪洋大海,每天围绕着娃的屎尿屁,素面朝天,不修边幅,把自己的容貌和自我都抛到脑后。见证着孩子一步步的成长,劳累但也充满幸福。当时光一天一天在走,我期待着早日能够登陆上岸,重回职场。

                                2

都说生娃有风险,怀孕需谨慎。

但凡经历过一次生娃养娃的女人,几乎都视二胎为洪水猛兽。无不信誓旦旦,此生不想再经历这种苦难。可是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措不及防地给你一记响亮的耳光。

2017年的7月酷暑,儿子18个月了,和往常一样带着儿子出去玩了一天,顿感说不出的乏力和阵阵的恶心以为自己中暑了,吃了药也没有得到缓解。心中闪过一丝不安的念头,当验孕棒上再次出现刺眼的两道杠,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震晕了我,心情瞬间跌倒了谷底。先生得知消息后,短暂的欣喜也被凝重的思虑覆盖了,而我多么想眼前的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二胎就是这样毫无准备地闯入我们的生活。

留下ta,意味着那暗无天日的孕吐日子又要重新来一遍,再一次经受孕期里生理上心理上的种种考验,还有我这胆汁淤积的体质,再怀孕依然还会复发,而养娃路上要操多少心,受多少累,吃多少苦,还有我的职场回归之路也将变得遥遥无期。想到这些就觉得心里发怵。放弃吧,解决了眼前的麻烦,这违背了我的信仰,心灵上将会背负一个不安的枷锁,什么时候能放下,我不知道。

思想斗争了几天,先生说他想留下孩子,但也尊重我的选择,得知我想放弃的那一刻,他竟失声痛哭。等到医院确诊的时候,我站在医院门诊大厅不肯回家,就想趁早解决麻烦。

“如果你保证今后你对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丝毫不会后悔,那我们就去拿掉孩子,而且现在放弃,这辈子就不会再想要第二个孩子了,试问自己的内心,放弃这个孩子,你会伤心吗?如果只是因为害怕眼前的困难,那些不足以成为今天退缩的理由,曾经我们也有过幻想二胎,既然幻想过,那就说明二胎ta有存在的合理性,唯一的区别只是时间提早了而已”。

先生的一席话,说到了重点。是啊,想到要面对失去孩子,心猛地一疼,心中也产生了千万的不舍。流着泪我拉着先生头也不回地跑出医院。

翻山倒海的孕吐如期而至,大概发觉了妈妈的不对劲,每次冲进厕所抱着马桶呕吐时,儿子都会放下手里的玩具,跑进洗手间,拍着我的后背说:“妈妈吐了,妈妈难受”,似懂非懂的关心人的模样给了我莫大的欣慰。做为一个二胎孕妈,平日里尽量忘记自己是个孕妇的身份,因为还有不到两岁的儿子要照顾,每月的例行产检,几乎都是一个人去完成。

不要说什么“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也不要说二胎妈妈都是英雄,其实这都不是哪来的勇气,无非是赶鸭子上架而已。既然选择了要承担起新生命的孕育,那么不管生活给予什么,都得去面对

好在有妈妈的帮忙照顾,孕吐过后,孕期还算顺利,期间出现了一次唐筛临界风险,在加了一次无创DNA检查后,风险得以排除。又到了32周的抽血检查。肝功能指标是否异常就在这个时候见分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祈祷千万不要异常,打开微信看检查报告,就像查高考成绩时候一样紧张。果不其然,并没有奇迹,我的肝功能当中的胆汁酸,甘胆酸指标又是超正常值了,而且比一胎怀孕时候还要高,看到这个数值,眼泪不争气地直掉。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每一周,都将开始抽血复查,吃药,并随时做好住院的准备。ICP的指征,意味着又背负了一枚定时炸弹般时刻担心着宝宝在宫内的安全。

孕33周复查,第一周吃药的效果不错,指标略微下降了一些,如果能够继续保持下降的势头,能留在家里照顾儿子,那不管是忌口,吃药,复查我都愿意严格执行。

孕33周,指标开始升高的势头,医生说如果药物控制不好的话,随时来住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孕34周,临近春节,心中不断祈祷一定让我能够在家里陪伴家人过一个春节,可是报告出来,胆汁酸达到19.9,离医生的收院指标胆汁酸值为20仅0.1之差,毫无疑问医生开出了立即住院的医嘱,在我的再三请求之下,宽限了四天,医生要求务必要在家数好胎动,因为胎动是妈妈最主观的感受,也是宝宝在肚子里安不安全的第一信号。如果发现胎动异常则要第一时间去医院。虽然能在家陪家人过春节了但心情却轻松不起来。大年初三一早,立即入院治疗。

有过两次次住院的经验,第三次入院驾轻就熟了,放不下家中对儿子的牵挂,对于早日降下指标的心情变得更加迫切。我忽视了胆汁淤积指标的反复无常,还有二胎孕妇病情加重和可能产生的耐药性,住院一周后胆汁酸不降反升达到历史最高值26.8,看着出来的验血报告,焦虑,挫败感,犹如百爪挠心。孕晚期的身心折磨简直到达极致。

住院第12天,终于胆汁酸指标降低到了13.2,我迫不及待请求医生放我出院。医生说可以出院,但还没降低到正常值范围仍然存在风险,3天后需要及时换到门诊复查。走出医院,放飞心情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我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这次能够让我在家服药控制住指标坚持到宝宝自然发动再来医院生产。

三天后的复查是孕周37+5,一早空腹抽血之后,回到家,等待出报告结果的心情是又期待又害怕。到了傍晚,还没有等到微信出结果,医院第一时间来电了,胆汁酸再创历史新高达30,比正常值翻了3倍,我的产检医生让护士转告我,让我15分钟之内紧急入院,做好晚上紧急剖腹产的心理准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放下电话,我消化了一分钟护士说的话,冷静地开始收拾入院行李,急速召回在上班的老公。当坐上车出发去医院的路上,再次忍不住情绪失控。为什么我的孕期会如此波折,指标在一次次地在超出我的预期。

好在入院后的住院医生比起我的产检医生要宽心的多,也许见过更多高危的孕妇,对我的指标异常见怪不怪了,没有让我实施紧急剖腹产,同意我治疗后抽血复查一次再决定生产的方案。但这一次,再不能随意出院了,而是要安心住院治疗待产直到生。 

孕晚期胆汁淤积的治疗,是每天输保肝利胆的丁二磺酸腺苷蛋氨酸来降低胆汁酸,吸氧、胎监,自己数胎动,护士24小时不同时间段来听胎心,剩下的只能交给时间。住院期间活动范围受限,为了能早日发动,在住院楼层过道里来回走5000步成了每日午后闲暇时间里的必修课。

孕38周+5天一早最后一次复查,胆汁酸指标降到了15.3,而B超预估宝宝体重已经达到了7.04斤,医生再次征求我的意见是否需要剖腹产,基于我的胆汁淤积算是轻度的,害怕剖腹产的我再次坚持要自己生,在这期间如果没有自然发动,那么到39周就可以进行催产了。到了傍晚,散步后突然开始了三四分钟的规律宫缩,为避免又是假宫缩,我用手机记录了两小时规律宫缩后才通知了护士,医生确认规律宫缩之后,让我签了顺产知情书,开始了24小时的联机胎监,监测宝宝在宫缩压力下在宫内的情况。果不其然,又是一夜的假性宫缩,而且这样的假宫缩持续了两个夜晚也没有等到宝宝自然发动,到了39周早晨查房,医生内检后说宫颈成熟了,可以去产房进行人工破水催产。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第二次生产,我还是走了和第一次一样的线路。这一次,我期待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生出宝宝,也给先生一次重新表现的机会弥补上回糟糕的陪产经历。

上午十点,我进入了产房待产室,医生照例过来给我进行了消毒,内检,破水。随后放先生进来陪产。破水后我只能躺在病床上不允许下地了,我看着胎监仪器上不断起伏的胎监数字,阵阵的疼痛就一次一次地加剧袭来。都说二胎生娃时候开指速度会很快,但是疼痛感一点不会减少。第一个小时疼的时候我用拉美滋呼吸法呼吸,疼痛还能忍受,可宫口仅开了0.5指,我开始怀疑我的开指速度是不是又要受尽时间的折磨,第二个小时开始,疼痛越来越密集,疼痛感也越来越强,我忍不住地开始嚎叫,并紧紧抓住先生的手,每次都是我的叫声主动吸引来导乐为我内检。好在内检都有新的进展,1指、2指,导乐的一句2.5指简直就是人生的希望。因为2.5指就可以去打无痛了,紧接着马上来人将我推进了分娩室,换到了产床上,等到麻醉师过来,让我蜷缩身体弓成一只虾形,我怕二胎对麻醉也不敏感了,特地央求麻醉师多打点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为我加大了剂量,打完无痛的下一秒,疼痛感在逐步地减轻。几分钟后只觉得双腿有点发麻,而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麻醉师戏谑说到:“完全是你的心理作用,我这个时候给你注射一管水,你也会觉得不痛了”。真的要感谢分娩镇痛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减轻了太多开指过程的痛苦。

趁这个空档,导乐去准备生产用品,而我可以停下来喝水吃点心补充能量,休息一下。短短半个小时,导乐说我宫口已经开全,并且胎头下来都已经能看到头发了,让我趁宫缩来的时候试着用用力,可是麻醉感真的太强劲了,我的双腿完全麻痹不受控制,连宫缩的感觉都不太明显了,我努力捕捉到一点宫缩的信号,听着导乐的口令,开始呼吸摒足气,开始往下用力。反复用力了几次,我心想着再来几次一定能够成功,没成想导乐说:“你这个胎心啊,别用力了,家属快点去签字吧,我们又要侧切上产钳了”。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一刻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没用的妈妈,两次生产都没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让孩子顺利诞生。

胎心降低,情况紧急,因为我们熟知情况,医生不用多费口舌和我们解释。短短的两三分钟,先生出去签完字,医生即刻又对我实施了侧切,再次用产钳夹出了宝宝。我感觉这一次的生产,就像是一场作弊考试,除了打无痛前的阵痛两个小时是切实感受了疼痛,其余都在借助医疗手段完成生产,没有自然发动,没有自然顺产。信心满满地刚吹响战役的号角,冷不丁就鸣金收兵了。

事后再回想两次怀孕以来的种种经历,因为得了胆汁淤积,第一胎累计住院14天,第二胎症状加重累计住院了24天,而胆汁淤积顺利虽没有明面上的皮肤瘙痒等其它症状,但是不排除会在顺产过程中造成宝宝缺氧窒息,其实应该考虑医生的建议选择剖腹产的,这样风险可控。而我因为对开膛破肚有莫名的恐惧,选择顺产,结果两次都经历了宝宝耐受不住宫缩的压力,胎心降低出现宫内窘迫,等于让宝宝冒了一次险。万幸的是两次宝宝都比较给力,及时胎头下来才可以短时间内让医生实施侧切产钳产,否则我要面临的将会是顺产转急剖。

两次怀孕,两次患胆汁淤积,两次人工破水,两次侧切产钳产,就连宝宝脸上被产钳夹的红印位置都一模一样。这一对兄妹俩来到人世间的出场仪式也算是独一无二了。虽然有点小小的遗憾,但好在宝宝们都平安。人生之中最特殊的两段经历就要翻篇了。

我的宝贝


出院后的月子期间,二胎产后的子宫回缩疼痛简直不亚于生娃时候的阵痛,原来产前缩短的阵痛时间都在产后找补回来,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加上伤口的疼痛,喂奶的疼痛,生理上受到的疼痛并没有因为娃的出生而结束。而身上留下的两道伤疤,将永远铭记这两段非同寻常的孕产经历。

度过了月子里的伤口恢复期,身体在慢慢复原。满月后,二胎妈妈正式上线。我再一次跌入了带娃的深坑。每日的日常就是围绕着两个娃连轴转,哄睡小宝陪大宝。

别人羡慕你儿女双全,人生圆满的幸福表象,无不是靠背后的日夜操劳,顾此失彼,鸡飞狗跳的每一天在支撑着。当然这些受的苦与累,换来小宝贝一天天的成长,还有大宝和小宝在一起其乐融融,相亲相爱的样子,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兄妹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和老公调整了作息规律。以前每天睡觉太晚影响身体排毒,现在我们互相监督,保证在晚上12点之前睡下,争取11点入睡。另...
    毛虫虫阅读 9,950评论 6 79
  • 文/元妈 元妈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期待、疼痛、感动……太多的词汇无法诠释一个女人为人母的心情。都说女人是一天的公...
    糖豆元子阅读 207评论 2 5
  • 如果准妈妈从确定怀孕起就认真配合产检,并坚持满40周分娩,整个孕期一般需要13次系统的产检。 1、孕12周产检...
    涵文妈妈阅读 965评论 0 2
  • 千万不要去合美加月子中心,我朋友去的那,全是骗人的,去了以后跟在国内说得完全不一样,吃住都要另加钱,环境特别差就跟...
    Defense_4268阅读 1,977评论 0 1
  • 3月29号,晚上小饼在肚子里闹了一个晚上,感觉她胎动特别厉害,我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很难受。 3月30号,39周+3...
    澜小宁宁阅读 771评论 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