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消失在白雪中

寒风越来越强,不一会,天又阴沉了下来,黑风不觉打了几个冷战,看来雪儿还没有下完,又要下雪了。黑风并不讨厌雪,因为妈妈白雪和雪灵儿浑身都是雪白色,在飘舞的雪儿当中,黑风似乎总能看到妈妈和雪灵儿飘动的身影。

山谷地带与狼群活动的草原地带隔着纵横的山脉,条件远没有草原地带好,草原上有野马、野牛、驼鹿等很多适合狼集体捕猎的动物,而山谷里却只有野兔、田鼠、野鸡和野鸭等小型动物,野兔、田鼠行动谨慎,往往很难发现,并且很狡猾,一有动静就会钻到洞里,而野鸡和野鸭是会飞的鸟类,更是难以捕捉。崖天是一条瘸了腿的大公狼,白雪是一只瞎了眼的大母狼,黑风和雪灵儿却是还没有长成的半大小狼,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他们在一座山的山顶找到了一个山洞住了下来,这个山洞洞口小,里面大,能够给她们遮避风雪,阻挡严寒。平日里,崖天带着黑风和雪灵儿下山捕猎,白雪就留在山洞里。猎物很少,幸好崖天有着丰富的狩猎经验,虽然饥一顿饱一顿,但是还是能够勉强维持着大家的生存。而且黑风和雪灵儿也在慢慢长大,逐渐能够越来越好地帮助崖天狩猎。有时候三只狼合作,黑风和雪灵儿驱赶野兔,崖天埋伏等待,再狡猾的野兔也会被抓住,看来坚持下去,生活会越来越好。

这段时间大概是自从爸爸狼王黑森被杀之后,黑风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黑风和雪灵儿也在快乐地成长,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深。黑风已经长成一个少年狼,而雪灵儿也出落成一个少女狼。两颗心儿越来越近。他们有时候会爬到山顶一起看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有时候会有流星快速划过,这时候雪灵儿就会把身体贴近黑风,头枕在黑风的肩膀上。虽然他们还没成年,可是彼此都已经心心相许。黑风曾经不止一次地感慨自己命运多舛,但是当他看到身边的雪灵儿,他内心涌起的是满满的幸福。愿这样的时光永远,我可以失去一切,也不能失去你的陪伴。

黑风和雪灵儿也注意到白雪和崖天两位亲人之间感情的变化。白雪内心当中是难以忘记自己的丈夫狼王黑森的,她绝不是那种见利忘情的母狼,当时当黄沙暴成为狼王,无数母狼对他献媚,想要成为狼王后,而黄沙暴却对她殷勤时,她都毫不理睬。因为她不可能嫁给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作为狼王黑森最忠实的朋友,崖天在最初的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和白雪走到一起。他只想尽好朋友的义务,好好照顾白雪和黑风,不要愧对狼王黑森的在天之灵。可是时光是奇怪的,在数月的相处中,崖天体贴的照顾逐渐温暖了白雪的心,而崖天也越来越多地体会到白雪内心的善良温柔。两颗心逐渐靠近,他们相爱了。虽然他们很少当着孩子们的面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但是黑风也能在他们彼此看彼此的眼神中发现那种不一般的感情。黑风并没有生气,他知道爸爸黑森一定也是希望妈妈白雪能够在他离去之后有一个可靠负责的公狼照顾的,而崖天叔叔其实就是最好的人选。当爸爸被杀之后,黑风在狼群中深深地感觉到那种世态炎凉,那些曾经当着狼王爸爸的面对他百般照顾的公狼和母狼都变得面目狰狞,时常咬他,欺负他。只有崖天叔叔和其他狼不一样,不仅为保住他和妈妈的生命,永远地成了一只瘸腿狼,更是为了照顾他和妈妈,不惜带着孤女离开狼群,艰难生活。还有哪一只公狼比崖天叔叔更能适合和妈妈在一起,让爸爸放心呢?黑风看到妈妈白雪和崖天叔叔的相爱,心里是暖暖的幸福。

终于寒冬还有一个月就要退去了,坚持就是胜利,未来一定会很美好。因为春天万物复苏,生命勃发,猎物会变得越来越多,而最重要的是黑风和白雪也将要在春天成为真正地成年狼,他们将有足够的力量照顾好这个大家庭。

然而命运却总不随狼愿。在野性的世界里永远都充满了危机。黑风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清晨。前天夜里他们刚刚捕获了一只肥肥的野兔,一家人愉快地享受了美味,又美美地睡了一觉。清晨的阳光刚刚照进洞中,洞里暖暖的,他们趴在柔软的的草甸上,洞外面的严寒和漫天遍野的寒雪是另外一个世界。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脚步声。这脚步声嘎吱嘎吱的,不像一般的野生动物那么微微作响。他们来到洞口,向山下看去,不觉大吃一惊。只见,有一队扛着弓箭的人正顺着山坡向他们的山洞走来。他们人数众多,有十几人,而且全是壮年的成年男性,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大胡子。大家都知道一旦被这些人发现,他们绝无生存的可能性。人类已经和狼结成了血海深仇,这些人一定会见狼就杀,虽然他们是善良的狼,可是人类却不会知道。这些人已经发现了山顶的山洞,或者是来暂时休息,或者就是专门来寻找狼的巢穴,对狼赶尽杀绝的。

形势危急,必须要找到办法帮助他们脱离危险。人类离洞口越来越近了,黑风和白雪吓得不知所措。这个时候,崖天突然转过脸,看了看白雪还有黑风和雪灵儿。黑风和雪灵儿都从崖天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深深的留念,看到了一种坚强不屈,看到了一种深沉的爱。当着孩子们的面,崖天深深地用嘴触碰着白雪的嘴,这是狼最深沉的爱的表现。白雪没有回避,她虽然无法看见崖天,但她却隐约感觉崖天的触碰中有一种不一般的意味。就在大家都有点迷茫时,崖天突然冲出了洞口,向一侧的山脊跑去,人类很快发现了崖天,也斜着向山脊这边追去。大家这才明白,崖天是想牺牲自己的生命,将人类引开,让黑风他们从洞口的另一侧下山逃走。山脊的那一侧就是悬崖,崖天顺着山脊往下跑着,人类在后面叫嚣着,一只只利箭向他射来。崖天知道自己的生命可能不多了,他边跑边回想着自己那些幸福的往事,和黑森在一起的友情,和妻子还有孩子在一起的快乐,还有现在刚刚经历的这短暂的几个月的一家人的快乐时光,虽然仅是几个镜头,他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就在离洞口有两百多米远的时候,一只利箭穿透了他的肚子,他哀嚎一声,摔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将要结束了,闭上了眼睛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可是他却听到了琐碎急促的脚步,是狼的脚步,那脚步声有着一种义无反顾,有一种熟悉的温情,他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是白雪正在向他奔来。人类爬山要慢很多,白雪先于人类到达了他的身边。原来,白雪不愿留下崖天一个人,就义无反顾地向崖天奔来。雪灵儿也心痛的想要奔到爸爸身边,黑风流着泪咬住她的尾巴,黑风知道雪灵儿是崖天唯一的血脉,不能让雪灵儿也白白死去。

白雪用自己的舌头舔着崖天的脸,崖天挣扎着站了起来,也用舌头舔舐着白雪。暖暖的温情在彼此的心田荡漾。在临死的时刻,他们相爱着,没有孤独,也没有寒冷。浩瀚的阴山中,他们是最渺小的生命,可是爱却让他们的精神充实。人类的脚步越来越近了,那个大胡子男人离他们已经不到二十米了,那十几个强壮的人类,分散开围成了圈,手里都是粗粗的木棍,他们并不想再射箭,箭会损伤狼皮,他们需要的是完整的狼皮,做成温暖的皮衣。白雪和崖天不想被人类开膛剖肚,毛皮沦为人类的衣物,肉体沦为人类的食物。崖天发出呜呜的声音,又用鼻子轻触白雪的鼻子,白雪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来到崖天身边。崖天向黑风和雪灵儿那里投来最后的目光,那目光充满了留念,白雪也将耳朵朝向黑风和雪灵儿,最后一次努力地倾听他门的微弱的呼吸的声音,然后他们一起猛地后腿一蹬,跳下了悬崖。人类那里是一片静寂,这些男人们都被两只狼无畏的行为深深震撼。

黑风和雪灵儿流着泪看到自己的父母离开了这个世界。人类已经被吸引地离他们远远地了。他们二狼就顺着另一侧的山脊下了山,脱离了危险。

天空又开始下起了雪花,当黑风和雪灵儿顺着陡峭的隐秘山道下到悬崖下面时,雪儿已经在崖天和白雪身上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崖天和白雪挨得很近,面对着面,虽然嘴角流着血,但是却很安详,似乎带着甜蜜的微笑。黑风和雪灵儿一直矗立在那,看着他们的父母逐渐消失在茫茫白雪当中。

啊,生活啊,你为什么总是毫不留情?可怜我们这些可怜的生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这是一万多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季,地点是中国北方与蒙古草原相接的那片绵延千余公里的阴山山脉。 肆虐的暴风雪刚刚止...
    温克雷阅读 2,236评论 0 11
  • 黄沙暴杀死了狼王黑森,成了狼群的新一代狼王。他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饶过黑风和黑风妈妈白雪的。黄沙暴既是一个粗鲁的大公...
    温克雷阅读 450评论 0 3
  • 沙里翻终于回到了狼群,他向着爸爸黄沙暴发出阵阵哀鸣,那双被人类的箭射瞎了的眼睛看起来格外恐怖。黄沙暴向着眼前的大湖...
    温克雷阅读 381评论 2 1
  • 雪停了,雪花慢慢沉积到苍茫的大地上,妈妈白雪和雪灵儿的幻影也消失了,冷风又把他拉回现实。命运夺走了他对美好生活的希...
    温克雷阅读 154评论 0 1
  • 篝火散发着阵阵温暖,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瓜子脸的英俊少年凝视着跳跃的火苗。少年有着一双特别黑亮的眼睛,我们就姑且称...
    温克雷阅读 18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