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不要靠近我

第一章 无尽的绝望

昏暗的阁楼里,绝美的女子死尸般的躺在地板上,洁白如雪的肌肤上布满触目惊心,青青紫紫的淤痕。手腕,脚腕皆被人用铁链锁起。

“苏翊曦,恭喜你得偿所愿,成为名正言顺的裴太太。”

看到裴厉寒手中的两本红本本,苏翊曦双眼猩红,浑身发抖,声嘶底里的哭喊着:“不,我不同意,我苏翊曦就是死也不愿意嫁给一个杀父杀母的仇人,裴厉寒,你连畜生都不如,我爸妈对你不薄,为什么要逼死他们?为什么啊?”

他们也是养了你十年的人啊,心,痛到无法呼吸。

哀痛到绝望的眼神,望进了裴厉寒的眼中,内心不由的震撼。

可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这个女人害死,裴厉寒脸色瞬间变得更加冷漠,无情。

“苏翊曦,你的父母的死都是因为你,你害死了晓悠,这便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苏翊曦身体挣扎起来,锁着双手双脚的铁链哐当哐当响了起来,开口的声音沙哑的厉害:“裴厉寒,我说了,我没有害死安晓悠,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对自己这么残忍?心心爱爱的那么多年的男人不爱自己,最重要的是从来不肯相信自己,更认为自己是害死心爱之人的凶手。

难不成这么多年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就这么狠毒吗?

自己不过就是爱上了这个男人而已,爱一个人也有错吗?

可,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掐住:“苏翊曦,别狡辩了,如果不是你,凭什么你活了下来,我的晓悠却在那场事故中离开了?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哈~

爱了二十几年的男人,居然盼着自己死,这到底是怎样的悲凉?心,痛的无法呼吸,痛得浑身发抖,冰凉的泪珠从脸庞滑落,滴在地上,束手无策...

脖子被人掐着,出口的话很是艰难:“咳...咳...裴厉寒...你就那么想看到我死是吗?”

此刻,好像能清晰的听见心碎掉的声音。

裴厉寒笑了,笑的摄人心魂,薄情的嘴角抿了抿,毫不怜惜的将人重重的仍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人:“轻易的死去那是解脱,你配吗?苏翊曦,从现在起我会让你深刻体会到,在无尽的绝望中——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哈哈~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原来这就是自己爱了二十年得到的最终结果。

全身细胞此刻就像是被针戳了几百上千密密麻麻的洞,痛的浑身发抖,扶着墙壁,苏翊曦缓缓坐起身:“裴厉寒,游轮失事如果是我做的,当天我为什么还要呆在那上面?”

“啪!”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嘴角慢慢溢出一丝血迹。

“贱人,别想再狡辩。”话落,一把将人拽起扔在地毯上,随即压了上去,大手撕开苏翊曦身上的衣裙。

“不,裴厉寒你个畜生,放开我,不要碰我!”

“这不就是你一直想得到的吗?甚至害死晓悠?怎么现在又不要了?告诉你,容不得你不要。”

“不是这样的,裴厉寒你放开我...你这是强奸!”

强奸?裴厉寒冷冷的笑了笑,手里的动作更加疯狂,无情的挤进苏翊曦的双腿,更是不带一丝怜惜的狠狠撞进了她的身体。

感受到那一瞬间的阻隔,眸子顿了顿,随即大力的冲撞着,根本不给人缓口气的机会。

未经人事,没有前戏,撕裂般的痛让苏翊曦那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是苍白了起来,额间尽是疼出来的汗珠,贝齿紧紧咬住泛白的嘴唇。

冰凉,无助,绝望的泪水从眼角不断滑落。

心里恨!好恨!

这个害死自己爸爸妈妈的男人,此时居然对自己做着世间最亲密的事.....

第二章 医生,求你不要救我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暴刑总算结束,苏翊曦眼神空洞,神情木然,腿间更是不断的流出鲜红的血液,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流失。

裴厉寒皱了皱眉,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这么多血?

“苏翊曦?”

地上的人毫无动静,可腿间的血越来越多,就算再无知的人也清楚这不可能没有问题。

伸脚踢了踢:“苏翊曦,说话!”

.......

深夜,医院急诊室。

裴厉寒满身煞气的抱着怀里的女人进来,因为事先有通知,医院早就做好准备:“病人大出血,立即送手术室。”

刚刚还在怀里的人此时已经被隔绝在一道门的另一边,裴厉寒的手一直没有伸回来,僵硬的保持着抱人的姿势,望着手术室门口亮起的灯,心里有着丝丝的后悔。

手术室里,医生,护士自然都看到了苏翊曦身上的痕迹,再加上为何会出现在这的原因,大家不免心里延伸出一抹同情,但也仅限于同情,裴厉寒,这个名字在B市没人会冒着胆子去得罪。

一直木然的苏翊曦此刻忽然伸出手,扣住旁边医生的手腕:“求你,别救我...”

到底得有多么的绝望,才能祈求医生不要救自己?

所有的幻想期望破灭,才发现这么多年过去,自己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傻子罢了,那个男人心里从来就没有过自己。

苏翊曦笑的惊心动魄,牵扯着手术室里所有人的心弦,忍不住落泪。

被扣住手腕的医生叹了口气:“坚强一点,活着,才有希望!”

“但是活着,不会是解脱,现在,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痛苦的事了,医生,求你别救我了,我活不下去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世界崩坍,束手无策,这才是世界上最悲凉的事吧。

......

苏翊曦再次醒来睁开眼已经是在病房了。

“苏小姐,你醒了?”护士惊喜的开口:“我去告诉裴先生。”

没隔多久,裴厉寒走进来,脸色依然清冷,眸子里更没有一丝感情。

还在奢望着什么?难不成还想这男人愧疚?不...永远不可能,自己可是害死了他心爱女人的仇人呢,泪水再次模糊了眼,脸上却凄然的笑着。

看着苏翊曦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刺眼,双手摁住女人的肩膀:“谁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的?不准,不准这样笑!苏翊曦,明明是你害死了晓悠,你凭什么还能做出一副受到伤害的样子,贱人,不准笑!”

裴厉寒的话并不能阻止苏翊曦,凄然的笑越来越清晰,这让裴厉寒心里很是不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叩叩...”

“进来!”

白木晴一袭宝蓝色长裙走了进来,俊俏的脸上挂着属于白木晴标准的甜笑,走到床边握着苏翊曦的手:“小曦,你还好吗?在家里得到你住院的消息,可把我吓了一跳。”

苏翊曦丝毫没有多余的反应,看向白木晴的目光有着许许的嘲讽,裴厉寒皱了皱眉,最终没说什么转身出了病房。

“白木晴,装的累不累?”

“怎么会累?”

“那天游轮上的聚会如果我没猜错是你怂恿安晓悠去的吧?失事之前你却巧合的离开了,白木晴能解释一下吗?”

“嗤~苏翊曦啊苏翊曦,看上去你是聪明了一次,但是没有证据,谁又能信你呢?”

白木晴的话让苏翊曦心里一梗,是啊,谁有能相信自己呢?没人会信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据说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大约1米。 阿文和雪莹同时进了电梯,电梯很空旷。 然后陆续进来了很多人,后来简直是挤进...
    蜜思琳的世界阅读 34评论 0 0
  • 文Ⅰ郑小喵 陌生人,请你不要靠近我,我怕你会受伤害。 -1- 我现在很怕别人的打扰,很怕别人的关心问候,就连多说一...
    郑小喵阅读 2,896评论 137 116
  • 所有人的一生,不尽相同,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开始,一点点慢慢长大,慢慢变老,直至走向死亡。 其间,我们经历了学生时代...
    谢坤哥是小柠檬阅读 14评论 0 0
  • 数日阴雨绵绵之后 就在这个下午再一次看到久违的蓝天白云 尽管阳光犹抱琵琶半遮面 也只羞答答露着些并不刺眼的光 也足...
    lavender钰阅读 44评论 0 3
  • 世上有许多事的结果是自己不想看见的,而往往这些事是自己参与过的,所以常常在想,没有自己的参与是不是结果就不一样呢...
    lifeheart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