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第15天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醒了…~


听着窗外沥沥的雨声,担心父亲母亲的生活物质短缺,虽然年前姐妹几个轮流帮忙备了一些,但为了让母亲每天能有个理由上市场买点小菜锻炼下身体,也想着过年期间我们会轮流带菜去,蔬菜之类的便备的不多。没想到疫情会这么严重,没想到会封城这么长时间,万幸的是将小侄留在家了,以前每次一放假便接了下来,这次没接也是想让他在家多陪陪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刚开始意识不到疫情的严重性,再加上年纪大在家憋不住,尤其父亲,虽然我们每天都会打电话反复叮嘱反复劝诫他不要出门,并嘱小侄将爷爷拦住,但父亲还是会偶尔偷偷溜出去溜达一圈。后来大姐打电话发火生气了,我们几个也每天上午下午轮流电话轰炸,父亲才乖了点,母亲还比较听劝阻,说只出去买过一次菜。


可这一下雨,便让我们心里有些着急和更多担心,虽然离超市和市场并不远,但现在市场上没有卖菜的,超市每天一开门就是哄抢,人满为患。母亲身体也不硬朗,是万万抢不到的,另防护装备也不过硬。上中学的小侄可以去帮忙,但不敢让他出去…


以前姐妹几个每周都会轮流去陪父亲母亲,哪个星期没去,母亲电话并追来了,人老了便越发的脆弱,每周能看到我们,陪她逛逛街买个菜,吃顿饭,唠下嗑,能消除她攒了一周的寂寞和无助。现在虽然会每天打电话,她也总说有米有菜叫我们不担心,唉,我们心里又怎么放得下!好在小侄陪着他们,不然他们的时光更难打发。也不知小胖子的作业完成得怎样,也只能每天电话督促他学习,注意劳逸结合,但毕竟是孩子,时间一长便有些懒散,年前给他送了课外书籍和下册的课本,再过些天便要线上上课,空中课堂的下载和进入他都弄好了,因为不在身边,只能让他自己捉摸看老师发的资料一步步完成,这也锻炼了他的独立能力,但也让我心疼,正是需要疼爱和陪伴的年龄,我们一个个都当他是个小大人,要他照顾好年迈的爷爷奶奶,承担起不属于他这个年龄应承担的担子。


雨声越发的密集和急促,我也愈发的清醒,心里既焦灼又无奈,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希望城早日解封,希望春暖,花早开…~希望所有所有的一切都好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