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摄影什么时候出师呢?

摄影:朱泓默

       清早上完两节课以后我打算去小区对面的“燕子坞”洗个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美发美体店要取这么个名字,记得第一次在那里烫完头发,我顶着一头的卷卷去上课,引来学生惊叫无数,我还暗暗得意、以为自己美得不行。后来在校车上遇到一心直口快的同事,得知我在“燕子坞”做的头发以后哈哈大笑,说:“难怪你头上像顶着一个燕子窝!”

       进到店里,大概是因为时间太早,店里除了前台的接待姑娘和几个洗头小工在嘻嘻哈哈,并不见其他客人。见到我推门进来,小姑娘连忙热情招呼,又匆匆呼唤轮值的洗头小工来接待我。应声而来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小伙,穿着灰色的运动衫,说话都带着腼腆,应该是刚刚来做学徒不久。他带着我走上楼,麻利的把东西准备好,给我扎好毛巾,安排我躺在洗头的躺椅上,开始他今天的第一份工作。

       我素来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要说什么,加上对方又是一个腼腆害羞的小伙,更加觉得气氛些许尴尬,只好胡乱客套几句以后就拿出手机开始漫无目的的打发时间。我看手机无非就是几件事:微信、QQ、朋友圈、简书、美剧、博客。早上宝贵的工作时间,自然是没有什么人和我聊天的,我只好刷刷朋友圈,看看大家曲高和寡亦或一地鸡毛的日常生活。突然耳边传来他怯怯的声音:“你是学摄影的吗?”

       我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学摄影呢?转而一想,也许他正好看到我刷朋友圈时看的那些照片了吧!现在我的朋友圈里大部分都是我摄影班的同学,大家在泓默严格要求下,对自己的发圈的照片要求越发苛刻:色调要统一、主题要鲜明、先后次序要讲究、坚决不允许用八张、七张、五张照片发圈!所以,这也许是他见过的颜值最高的朋友圈了吧!我连忙点头称是。小伙子接着问了一句:你们学多久能出师呢?

       我一下被问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出师这个问题呀?摄影需要出师吗?我们有出师这一天吗?我们的毕业典礼算不算出师呢?但是我怎么觉得毕业以后我们更腻歪在一起了呢!泓默,我们算出师了吗?不管你怎么回答,我反正没有打算出师了,我要一直撒着娇赖着不走的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