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辫儿之日常(五) - 草稿

  马上要做手术了,最后几天杨九郎开着车带着张云雷满京城转悠,说想让他散散心,张云雷感觉他小题大做,又不是头一次上手术台。

  但是随着日期一天天临近,张云雷还真是感觉到了不安,而此时身边有个人为自己做这做那的,心就被温暖填满了,再没有缝隙去装别的。杨九郎对他真的很用心,比他自己还了解他。他有时都佩服杨九郎的耐心和包容,自己这么作他,也不见他发火和不耐。

  转头看向开车的人,伸手蹭蹭他的侧脸,然后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吧唧一口。

  杨九郎嘴角已然失控,然后故意克制声音说:“别闹啊,”

张云雷“我就闹”,然后用手指戳他的腿,

杨九郎“哎哎哎,不是,我这开车呢,你说我一忍不住,我上了你事小,咱车上了别的车事大啊”

张云雷:。。。又满嘴火车叫,掐!

杨九郎“别别别!我错了错了错了。。。”

张云雷:收回爪,哼!治你还不容易。

  俩人把车开到公园附近,靠在后座依偎着。。。玩手机

张云雷正敲得起劲,杨九郎提议看电影,于是俩人拿着平板开始看电影。

一部爱情片,典型的浪漫主义,女主貌美,男主英俊,两人在青春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的相爱。这种爱情片最适合情侣的原因就是能渲染气氛,不管剧情如何,能让情侣感觉到“爱情”这个词汇的存在,它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而很显然,杨九郎的目的达到了。张云雷很安静,脸上是随着剧情发展愈发悲伤的表情,此时的张云雷在杨九郎眼里比剧情更动人,张云雷棉服里是短袖,杨九郎把手捂暖,然后伸进他的衣服里,在腰间抚摸,现在张云雷的腰上已经有点小肉肉了,不多不少,摸起来比之前舒服,软乎乎的。

电影看完了,张云雷挺直了腰,打哈欠,恢复了情绪,然后懒洋洋的躺在杨九郎身上,杨九郎侧过脸亲了一下他的耳朵,手顺势转移到前面,摸了摸胸前,用力一捏,嘴巴同时咬住耳垂,然后舔弄他的耳朵,张云雷忍不住低吟一声,杨九郎的手向下摸去,在他饱满的屁股上揉捏,

张云雷喘口气,然后拉住他的手,杨九郎停下动作,把他转过来,交换一个长吻,然后十指相扣。

  “做手术伤元气,等你完事之后得好好给你补补”

“你是嫉妒我比你瘦,想把我喂胖吧!”

  “就是这个意思”

  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而我是如此幸运,能有你陪在身边。





贺二爷出院,希望两人都能平安顺遂。

ps:二爷和九郎出院后的第一场演出结束后,作者会写一篇大肉,以庆祝,也是弥补最近没有更文。看文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