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兰湖》第四章(3)

目录

上一章

和燕子认识不久之后,我们便会经常相约早上一起去上学。有时,在前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们会约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去上学,一般我们会约在明兰桥边的大樟树下会面,如果她先到,那么就她等我,而如果是我先到,那么就我等她。然而,基本上每次都是我等她,虽然我一直被母亲骂成是一个慢性子,跟父亲的牛脾气一个样,然而燕子似乎比我还不急。她就是不急,仿佛上学迟不迟到对于她来说都不是那么要紧的一件事。

每次,当我站在明兰桥边等她的时候,她总是会唱着歌从河坝的上游出现,透过堤坝水流的声音,我总是会先听到一阵唱歌的声音。不一会儿,燕子便从水坝前的那片小树林前出现了。她一边唱着歌一边活蹦乱跳的,看到我在桥上等她的话,她便会一阵小跑过来,黄书包在她的腰间蹦来荡去的,仿佛春天里屋檐下的一叽叽喳喳叫唤不停的燕子。

“嘿哟,眀兰湖的水有多深咯

这个世界的爱情就会有多深哟……

嘿哟,眀兰湖到底有多美咯……

这个世界的爱情就有多美哟”

到了明兰桥边,她余兴未尽,“这是‘明兰湖爱情之歌’,再来一首‘眀兰河四季之歌’。”

她继续哼唱着:

“眀兰湖的春天哟最明亮,

眀兰湖的夏天哟最凉爽

眀兰湖的秋天哟最清澈

眀兰湖的冬天哟最孤单

你要问眀兰湖哪里最神秘

那就是哪永远也到不了的明兰峰

...”

她总是会唱着一些这样的她自己胡乱编造的歌,歌词是她自己,再配合着当时她所学过的一些流行歌曲,尽管唱着有些瘪嘴,但是她总自娱自乐地勉强地唱着,仿佛明兰河边一个快乐的小公主。

“可你怎么知道明兰峰永远也到不了呢?”

“就是到不了啊,我爸告诉我的。”她停了下来。

我便不再问她了。我不再问她了,她也就不再说话了,而只是一个劲的唱歌,她自己似乎沉浸在歌声中还未出来。于是,我也就只好就这样一直这样走在后边跟着她了。农中的人都已早早的去到了学校了,就这样,河边就只有燕子欢快的歌声以及明兰河潺潺的流水声了。

渐渐地,约定成俗以后,每天清晨,不用提前约定,我也会坐在明兰桥边上等着她了。我总是眺望着明兰河的上游,看着清晨明兰河延伸至很远,小水坝上流水声不大不小的响着,冲击水坝下的那个深潭,深潭的水面上起了浅浅的烟晕,水潭边的花草若隐若现的在那里。接着,燕子的歌声带着她的童话世界,透过潮湿凝重的空气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总能很快的从水坝的流水声中捕捉到燕子的欢乐的歌声,那歌声仿若梦境中仙子的声音。然后,燕子从河坝前方的树林前出现,接着又从河边转弯处的高大丝毛草后边一下子出现我的眼前,当我看到燕子的时候,我仿若真的看到一个美丽的仙子出现了一般。

我想燕子很好的融合进了我的梦境,儿时在明兰湖边的梦境。坐在明兰桥上的时候,看着明兰河,我想着燕子出现的画面,我又开始情不自禁的幻想起来,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外公的怀抱,回到了那个纯净的大山的怀抱中,回到了幽兰的明兰湖边,我闭上眼睛,幽静的眀兰湖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外公的笛声又重新萦绕在我的耳边,而那时梦中的场景居然也会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仿佛又真的能在山上看到神仙了,直到燕子来到我的面前把我叫醒,我才会从那种远远的遐想回到现实中来。

“今天又编的什么歌呀?”

“眀兰湖情歌。”燕子背着她的黄书包欢乐蹦到我的跟前,“喏”,她递给我一个小本子。

我亦从明兰桥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土,接过她的小本子。她的小本子里记录着许许多多的歌词,大都是一些当时的流行歌曲,工工整整的歌词边还被她涂鸦着许多的水彩画:有一颗颗的红色的心,有一朵朵美丽的花儿,也有一些可爱的笑脸,还有用着几种颜色的水彩笔写出来的字,蓝色的彩笔将字写出来,边缘处再用红色彩笔涂鸦上一圈,看起来很是漂亮。当然,里面也有许多她自己修改过的歌词,而她的所谓的明兰湖情歌却也是在当时一首流行歌曲中改编过来。她说她喜欢写歌词,她喜欢把写好的歌词填进另一首歌里,然后再自己唱,仿佛那就是自己写的歌一般。

“今天用的是什么歌呢?”

“不告诉你。”她故意说道。

我笑笑,不再追问。其实从她刚刚哼的调子中早已非常明显了。

待她唱歌停下来之后,她又会要和我玩一种叫故事接力的游戏。

“比如说冬天来了,寒冷冻住了你,你无法解冻开你的世界;于是你希望阳光来拯救,可是当你抬头望去,却发现天上布满了乌云;然后你又看到了雪花,漫天的雪花哟,是它带你融进了春水,然后溶解了你的冰冻的世界;于是你在水里望着岸边的树叶,望着飞鸟经过,你吐出一串小泡泡;这时,你又看见风,一片飘落的树叶跌在了水面,顺着水儿漂浮,于是你又落泪了,可怜的形单影只的树叶哦,于是你又想和这片树叶跳舞,安抚它的孤单,可是你又突然发现,你没有脚呀!”

“哦,为什么呀?”我被她带进的童话般幻想中,禁不住问道。

“因为你是一条鱼呀!”她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鱼会流眼泪么?”

“会呀,当然会的。”她一本正经道。

我知道,当然会。因为她的世界,风会唱歌,花会笑,雪会做梦,草会疼痛。

“该你了。”

然而,我却一时哑语,不知道该讲些什么,于是低下头来,冥思苦想着。突然,我想到了之前在学校图书室里看到的一个童话故事,于是我便开始凭着记忆自编起来。

“一只蚂蚁……”我亦学着她的语气,可是立马又卡住了。

“然后呢?”她有些兴奋敦促道。

“呃...,她看到了一只燕子,燕子对它说,小不点,到哪去?蚂蚁说,我要去山上看日出,给我的女朋友描绘日出。燕子说,要不要我载你去呀?蚂蚁说我吃得太饱啦,怕你载不动啊……。”

“咯咯...”她开始银铃般的笑起来,“接下来呢?”

“蚂蚁继续前行,又遇到了老虎,老虎说,嘿,大哥心情好,我带你去爬山吧,顺便看看老子的林子。蚂蚁礼貌的拒绝说,哎哟,大哥,我真不想占你便宜。”

“哈哈。”她笑声渐渐大了起来。

“这时,黑熊看到了好久没吃到的这么健壮的小伙,心想小伙人短志气高啊,让我先来调戏一下再品尝,便说道:我家妹子觉得你还不错啊,要不给你牵根红线?我家可是这附近响当当的土豪,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可是蚂蚁头也不回。”

“于是,小伙继续前行,越过荆棘,趟过小河,经过巨大的努力终于爬到了山顶,看到了传说中的日出,心想:日出也就这样嘛,跟隔壁大郎家的烧饼旗感觉一样啊。”

燕子听完,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撑着肚子一边说道,“我觉得你适合去编故事。”

“是么?那你呢?”

“我呀,我想写诗歌。”她停止了笑声。

“为什么呢?”

“因为诗人拥有一颗永远长不大的心呀!”

“哦!”我不是很懂,我却也没想过要写什么故事,我只纯粹的喜欢幻想一些东西而已,它们甚至都不是故事。

我们的故事接力还没有讲完,不知不觉中,我们便已经到学校了。在认识了燕子之后,我们早晨里上学的时光往往就在这种短暂而又有趣的故事中消磨掉了。

唱歌与故事接力,我们一般只会在早晨上学路上的时候才会做,而在放学回来的路上却基本上不怎么做。燕子说,上了一天的学,太累了,所以就不想玩那游戏了。而唯独只有捡石子这件事是不分早晚的。无论早上还是傍晚,只要她的兴趣来潮了,那么无论如何她都是要到河中捡一些石子的。不过捡石子的时候,燕子是很少下水的。只有在夏天的时候,燕子才会偶尔的和我一起下水捡石头,不过捡石头的任务始终还是会交由我来做,燕子则会在后边一边帮我提着鞋一边踢着水花一边哼唱着她的得意之作:

“明兰河水哗啦啦

我和泉清捡石子

脚下溅起小水花

我却看着岸边花”

这时,我回头看着燕子,她仿佛又化成了一只水里的精灵。她的世界总是那么的欢快而又无忧无虑的,似乎整个世界在她的眼中都是个童话。

对于我们两个经常会邀伴上下学的事情,农中的那几个孩子会经常笑我们。有时听到那些冷言冷语的时候我多少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倒是燕子,跟没事一般。她既不跟他们争辩也不会脸红,而当她若看到我有些脸红的时候还会劝我,你听他们的作什么,他们这些人就这样,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就知道听风是雨地乱说。听她这么说之后我便也放下心来,毕竟我跟农中的那些孩子始终都很难走近,同时我也害怕会失去燕子这个难得的好友。

然而,这样的日子在持续了一年之后便也悄然改变了。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上一章 可是自从认识了燕子之后,我就几乎再也没有玩那个叫“二胡”的玩意儿了。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又...
    数数扁桃阅读 256评论 4 19
  • 1 赵浔要结婚了,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婚礼。 当阿耀一通电话告知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南方的一个无名小镇上进行采风。...
    公子树阅读 248评论 0 2
  • 那是09年9月份的一天,具体哪一天,现在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那年下了一天一夜的鹅毛大雪, 我去石家庄进货...
    河北赏心悦目阅读 92评论 0 1
  • 与友人会面,她拿着一支黄色的玫瑰进来,说是,配合美丽心情带来的好礼,我欣然接受,希望,由此机会,回去后可以借花献佛...
    素言简说阅读 265评论 2 3
  • 这篇长微博是写给你看的。 嗯,没错,就是写给你看的。 (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得到我这个号) 今天忽然听到《外面的世...
    2a72086febc0阅读 10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