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妈妈心

0.168字数 2046阅读 8

寒假过去,我带着父母给的钱和相同的嘱咐、希望去学校上学了。冬天的气候很快消失殆尽,厚衣服褪去,人轻散多了,离家的心情慢慢挥散了。

规律与自觉的学生生活很快将我从寒假的状态里拉出来,刚开始那段时间我一直都有看书,看到那些难解的心情被别人解释了,自己由书引领着穿梭过去与现在,理解了更多的事情。

校园里的树木经历了一个冬天后,迅速换装,看起来没多大改变,尽管它们确实经历了风雪吹拂的时间,在我眼中没什么变化,我也没有多大变化,也许更加灰心丧气,也许有了更大的抱负,我就像时间河道上漂流的破旧小木船,顺着流向,一成不变的样子。

我希望自己有巨大的改变,天翻地覆的变化,十分希望有那种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化。这种强烈希望改变的心情一直潜藏在心底,无论白天还是夜晚,一直都有这种隐秘的希望看到天旋地转的心情,颇有点一个野蛮民族祭祀过神灵后,祈祷奇迹马上降临人间的样子。

在学校,正常地学习,吃饭,和从前无两样,这种正常搞得我头昏脑胀,忙碌地生活学习,但对这种忙碌又显出毫不知情的样子,好像生活一直是进行时,我自己则处在停滞期。其他人好像处在“永动”状态下,没有一个人停下来做我的伙伴。

在学校过了一段时间,期间,我没有回家,也没有萌生回家的念头。妈妈经常给我开视频通话,我们俩通过手机说说话,也挺乐。有一天,一大早,我妈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张她的身份证正面照,我发文字消息问她,给我发这干啥。我想自己最近没有需要用家长身份证信息的事情,一时不明白我妈为什么把身份证照片发给我。后来我们俩开视频通话,我从接到视频通话开始就发觉我妈语气很不好,像是如果此刻我在家,就会用一大堆难听话吵吵我的样子,我还是问你给我发身份证有啥事,我是真疑问语气,我妈狠狠地撂给我一句没事啊,我就说,噢,就说起了别的事,说了几分钟,我就说我去学习挂了。

我对这个事情也没有多心想,不过我知道我妈突然给我发一张身份证照片很奇怪,没有多在意,随后也忘记这事了。

时间飞速蹿到暑假。本来我计划暑假留校学习,想要准备考研,没留成,只好归家。一个热天,中午吃完饭,我爸也没在家,进城有事办事去了,我去楼上空调间躺着,舒服,我妈我俩躺在一起,盖着一张空调被,我弟在打游戏,我妈拿着她的手机看烂电视剧,我嫌声音吵,一直捣乱,伸手碰手机,不让我妈看,后来在我持续不断地打扰下,她看不成那烂剧了,但是我们俩开始了说话,也没让我舒服地闭目养神,聊着聊着,我妈就提到给我发身份证照片的事,我笑嘻嘻地问她你为什么给你身份证照片发给我,我笑着吐出两句脏话骂我,在我们家,无论是餐桌上,厨房里,院子里,随时随地可以听到农村的不文明用语,地方粗话的使用很平常,不比城市里的文明之家。我妈告诉我那一天是她的生日,所以她给我发一张她的身份证照片看看我有没有记起来,可我一点不懂,还问她发这干啥,她生气了也没再告诉我那天是她的生日想让我说点好听的话。

我记得父母的生日,很小的时候就记得。我记得我小时候是个很有心的小孩子,有一年我爸生日,我用心给他准备了礼物,准备了祝福他生日快乐的话,我印象中那场景很糟糕,他躺在床上,像一只大肥猪,用打火机点了一支烟,把打火机啪地摔在那个破了大窟窿的高桌子上,床柜上还有我没来得及取下的切了一下午的水果盘。小时候,父母感情不好,常出事,我记忆中,我们家人都不过生日,我爸不过,我妈不过,我也不过,我弟小时候还过过生日。

有时候,可能哪个日子是谁的生日,我妈会提,比如我生日的时候,我妈会给我打电话,我自己都不曾在意过自己的生日,在家,印象中记得我妈会提我爸、我弟的生日,弟弟小,我妈会给弟弟买蛋糕之类的。但家里人没人提妈妈的生日。

妈妈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这种付出是一个女人半辈子的辛苦,很难说和幸福有关系,大多勉强维持一种幸福的样子,但生活没有多少好的选择,除了勉为其难地继续过日子,能有什么希望呢?我长大了,妈妈希望日子有所改变,妈妈变老了,老年的日子近在眼前,不用招手就会过来。她以前提醒每个人的生日,现在想提醒我她的生日,希望我懂事吧,毕竟我们家只有我——她的女儿看起来像个会懂事明理的人。

我妈和我说完这个事,我俩乐了好半天,我妈说我笨,啥都看不出来,我说我妈心法太足(方言)。我俩闹腾一会,我是把这个事当成一个搞笑事情看的,我妈和我之间逗乐事太多,她这用心良苦,我傻的丝毫看不出。

实际上,这件事让我有更多思考。

每当时间把重大命题推到我眼前的时候,我就无比厌恶自己身上脆弱的孩子特性,我早已长大,责任已在面前,脆弱只让问题复杂化,而复杂的问题又不是我一个头脑简单的人能破解的。面对生活的忧惧催生出担心,这就像黑夜一样,是人生中自然存在的时间段,总要面对这样那样的问题,白天的时候该乐还是乐,该努力劳作就努力劳作。

隐约感到人生的将来,给现在的我提出很多问题。隐约看到时间步伐之快,我现在还不想摸爬滚打,却要试着适应为解决人生问题整装待发的姿势。

现在看来,人生一开始,洪流一般,我就长大了。我想要源源不断平缓细水般的人生,可人生的问题则像洪流一般开始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一个女人突然不联系你了,只有三种可能:一是她死了,二是她生孩子了,三是她的孩子生病了”。虽有点夸张...
  • 周末,难得的好天气。虽已立冬,空气中却并无寒意。太阳毫不吝啬地把温暖洒向大地,似乎在竭力安慰人们一一不要畏惧冬...
  • 这里是大北京,这个城市有她自己的独特魅力,能够让所以生长在这片土地的孩子对她眷顾。也许对于那些北京的过客来说,北京...
  • 至于指南车洗车机怎么样,指南车洗车机哪款好,记得多参考参考已经买了的网友的真实评价: https://s.clic...
  • 一位来自香港的朋友一直区分不出 “ 涨 ” 和 “ 讲 ” 的发音,既听不出两字的区别,也发不出“ 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