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木锹钱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懒笔尖。可是记错了,也能弄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

今晚有人买东西,拿好了没给钱,我拿起账本,把帐记上了。

邻居家的小叔叔也在呢,见我本子上记得赊账的名字有,(北韩的那个人)(白大妮儿,白二妮)小叔叔说,你看你记的账,等要账的时候还能叫上翻译。

白大妮,白二妮是我的邻居,她们是姐妹俩,一个叫白耀玲,一个叫白耀珍,我老记不住她姐妹俩哪个是玲,哪个是珍,干脆我就用白大妮和二妮来代替。至于那个北韩的,我也不知道人家叫啥名字,岁数大了我也不好意思问人家名字,反正那个人来了我认得他。

小叔叔慢条斯理地说,给你讲个故事,据说是咱村的。 这个人不识字,确开了个杂货店,你知道吗?那时候门市赊账的可多呢,都是一赊账就是一年,可这个店老板又不会写字,怎么办呢?他就用自己的一套方式记账,比如有人拿扣子,他就画个圆圈,中间再点四个点。这天,有人拿走一捆烧纸,还有一把香。他就划了个方块,旁边划了一个竖杠。

快到年底了,他拿着账本就去窜家要账去了,不认字的人记性都好。到了人家家里, 你还有个木锹没给钱呢。主人家一听就说,我没买过木桥啊?这个店老板,低着头苦苦收索着自己的本子上的杰作,突然他说,记得了,记得了是,是一捆烧纸,和一把香,我把方块和竖杠划一块了,我把它当成木锹了。

不知道在那个时代,大家遇到这样的事,笑不笑?因为那个年代识字的就不多。现在再有人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后,我听了,笑过之后,确实深深的思考,那个知识匮乏的年代里,劳动人民的想象力是多么丰富啊!

现在呢?在这养尊处优的年代里,在这个网络飞速更新的时代里,那些网虫,那些手机控们,哪个不是提笔忘字呢?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我反正就是提笔忘字的那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