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花开(55)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瞬时花开(54)

思嘉的皮肤吹弹可破,像奶油蛋糕一样散发出诱人光泽;思嘉的脸蛋白里透红,像水蜜桃一样甘美得令人垂涎欲滴;思嘉的身材越来越多地被人称道,看起来苗条,却玲珑有致,凸凹的线条日渐分明,让人每看一眼都更觉奇妙。据说有人专门统计过,全校女生当中,身材比例符合“黄金分割”的仅有两人,一个是姚叶,另一个便是程思嘉。更有人说,程思嘉就是“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最佳写照。

筱婷其实更喜欢从前的思嘉,那个留着男生头的单薄的小女孩,尖尖的下颏,懵懂的眼神;可是别的所有人都在追捧她现在的样子,一种丰腴起来的、女性美正在急遽发酵的样子。

筱婷愈加怀念从前,怀念她和思嘉无忧无虑的高一时代。那时候,思嘉还是那个一边捡花瓣、一边开心地唱着“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的小姑娘。那时候她们之间没有秘密,那时候她们形影不离,一起玩耍一起疯,一起拾花瓣一起淋雨,一起在繁星下手拉手地飞速旋转……那时候的思嘉只会欢笑不会哭泣,那时候的思嘉不记日记……太多太多,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那个男生的出现,是他闯进原本只属于两个女孩子的世界,搅扰了她们简单快乐的生活;是他带走了那个童话般的小思嘉,好像天使一夜之间插翅远飞,一去不复返。如今的思嘉,仿佛完全是另一个人,美丽,成熟,敏感,对心事缄口不言,离筱婷越来越远。不管秦宇和思嘉的关系如何,思嘉都已经改变了那么多,再也回不到从前。这样想着,筱婷突然明白了,原来一直,自己内心里都在排斥秦宇。即便从他身上几乎找不出缺点,即便他是全校最受欢迎的帅哥,筱婷也对他毫无好感,甚至本能地讨厌他、憎恨他的存在。

思嘉对筱婷的忧伤无所察觉,她沉浸并享受着当下的幸福。每一天她都更加美丽动人,每一天她都从秦宇的目光中读到更强烈的爱意,每一天她都得到众人更多的赞美和歆羡。她的生活是这样丰富和饱满,她的周围全都是笑脸和爱慕,除了某些追求者太过明目张胆给她带来烦恼以外,她的世界满满当当充塞着爱和欢乐。她和秦宇之间短暂而私密的眉目传情给了她无尽喜悦和动力,同时她还要勤奋学习保持好成绩,啊,她是这样忙碌,这样欢喜!

一天上课间操的路上,思嘉和顾淑影走在一起,班里的几个女生分布在前后左右,不时拿眼睛瞟向思嘉,艳羡地议论道:

“思嘉的腿又直又长,真是盘正条顺。别的人穿牛仔裤就穿不出她那样的效果!”

“哎,我就不奢望脸长得像思嘉那么漂亮、眼睛像她那么有灵气了。我不求别的,只希望能减肥成功,变得像思嘉那么苗条就好了!”

“是呀!我记得读过一个故事,说是女娲造人的时候,都是用泥巴来捏,然后吹一口仙气就变成了活人。像思嘉这样的,肯定是女娲花了好多时间、费了好多心血才捏出来的;像咱们这样的,大概就是女娲捏累了、捏烦了,随便搞搞就造出来了!”

思嘉听到她们的话,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时候她身旁的顾淑影突然停住脚步,讶异地叫道:“思嘉你好像又长高了,站在一起怎么感觉比我还高?”

思嘉也怔了一下,这学期发生的事情太多,她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顾淑影的话提醒了她,难怪近来穿衣服时总觉得牛仔裤的裤脚有点短。莫不是自己现在的身高,已经赶上了高挑的顾淑影?

顾淑影一边感叹,一边向后面扭过头去:“筱婷,你快帮我们看看,我和思嘉现在谁高?”

顾淑影和思嘉肩并肩站在一起,筱婷仔细打量她们两个,发现果然,两人的身高已不相上下。

思嘉笑着将筱婷拉到自己身旁,一手挽着顾淑影,一手挽着筱婷,和她们同步行走。筱婷侧脸望着思嘉,这时候她才惊觉,思嘉已经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难怪之前看到思嘉和姚叶走在一起也不觉得突兀,原来思嘉和姚叶之间的身高差已不那么明显。难怪最近她跟思嘉走在一起时总觉得别扭,好像有种威压,不像从前那样,一扭头便能轻松地平视那双忽闪的大眼睛。还有,思嘉那散发出女性美的身材,那容光焕发的美丽面庞,那举手投足间引起的赞叹和关注,都让走在身旁的筱婷,有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身高的差距,更加重了筱婷心理上的隔离感。她望着思嘉,好像隔着一层淡淡云烟,恍然发觉,那个唱着童谣从山中走来的采花姑娘,那个娇小可爱的花仙子,一夜之间变成了高高在上、风华绝代的女王。她们之间陡然拉开的距离,令筱婷不知所措。

这天晚上,筱婷洗漱完毕,一个人回到房间里,散下长发,认真地对着镜子端详自己。

这时家里人都睡下了。夜,静悄悄的。暖白色的灯光从屋顶倾泻下来。镜子里少女的脸孔,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总还是美的,只是这种美,是在细细端详之下清婉的美,远不如思嘉那样璀璨和惊艳。她的眼角是平的,眼睛像两弯语文课本中的括号,乖乖地收容着她平和、明净的神采;没有思嘉那种微微上挑、斜飞入鬓的传神风情,那种亦喜亦嗔、回眸一笑的甜美媚人,那种让人过目不忘、魂牵梦萦的倾国倾城。她的脸庞是饱满的椭圆形,下巴处是温婉渐变的曲线,不似思嘉那样俏丽鲜明、让人眼前一亮。筱婷轻抚脸颊,用指尖触摸着脸上洁净柔嫩的肌肤。她的皮肤是奶白色,细腻白皙,总算有一样可以与思嘉媲美。

等等,那是什么?筱婷上身前倾,脸孔几乎贴在镜子上。她发现,鼻翼两侧,眼睛下方的脸颊上,有几个从前没见过的小黑点。用手去抹,抹不掉;用指甲去刮,也刮不掉;她盯着镜子里那些细小的黑点,眼神变得严重——没错,那不是什么灰尘,那是长在她皮肤上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生出来的,可恶的雀斑!

筱婷的心情突然变得很糟,她颓然坐在床上,长发凌乱地散落下来。她感到困惑不安,对自己产生出种种不满,为脸上的雀斑,为平凡的身高,更为了那莫名其妙的苦涩的心情。

蓦地,筱婷又一跃而起,悄悄地打开房门,静默而快速地走去客厅翻找东西。少顷,她又蹑手蹑脚地回来,手里拿着一把剪刀,还有绘图用的美工刀。她挽起头发,再次来到镜前,凑近去盯住一颗雀斑,手持剪刀柄,将剪刀尖利的刀刃靠近皮肤、对准雀斑。就在刀刃即将点到脸上时,筱婷恍然发觉,用这么大一把剪刀去对付那么小小的一粒雀斑,实在是太不合适了。退后一步再看镜子,那里面她拿着一把剪刀自剜的形象,像恐怖片里的女鬼一样可怕!

然而这并不能动摇筱婷除掉雀斑的决心。她无法容忍它们继续存在于自己的脸上,哪怕多一秒钟。筱婷丢开剪刀,换握美工刀,再次将刀锋对准自己的脸颊。然而她发现,对于细小的雀斑来说,美工刀也太过庞大了。

筱婷复又走出房间,在黑暗中将剪刀和美工刀放回客厅,继而钻进客房,掩上门找出针线盒,再关上灯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一次,她又来到镜前,用针尖,一个个地将雀斑挑起、划破、分割。她毁坏着那些可恶的雀斑,像在学校里做实验时一样专注,像解剖动植物一样不留情面。

第二天吃早饭时,妈妈惊叫道:“筱婷,你的脸上怎么了?怎么那么多红点点?是不是起痘了?”

“嗯,”筱婷低着头,让长发垂下来盖住脸,支吾道,“昨晚没睡好。”

筱婷昨晚确实没有睡好睡足——她坚持做完那项毁尸灭迹的“实验”时,早已夜深。

下一章:瞬时花开(56)
瞬时花开 目录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