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花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注定会沿着一条路,走下去,直到海枯石烂,天崩地裂。我们走过的地方,都会有过一树一树的花开。

      十八岁的天空飘荡的是纯真梦想,是一片可以生长雪莲的远离尘嚣之地。那里星空灿烂,柔风轻抚柔柔月光,所有的憧憬都是静美的花苞,在岁月中的这段平静里头,悄悄酝酿。

      似乎所有的日子都是普通的,像一杯水,一片叶,一树花。

      在一个普通的日子,我们出发了。这是我们开启人生旅途的出发,从这一天起,我们远离了象牙塔。

      阿轩靠窗而坐,面无表情,镇定的一直没有看手机,闭目养神的样子,酷酷的。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坐火车,也将是最为漫长的一次旅行。

      昨夜,我没有宿醉。在KTV的包厢里,放肆唱歌,大声欢笑,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啤酒,却没有醉意。小青的歌喉很好,开口就能镇压我的嚣张气焰,让我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想把此刻牢牢地记下来,刻在心坎上。

      离开,不值得沮丧,虽然我要去的地方远到荒凉。

      小青没有答应我什么,我们之间简单得像朋友,没有承诺,甚至没有期待。可我还是想在她身边多待一会儿,哪怕是一分钟也弥足珍贵。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傻傻的把手机放到她的手心里,却老想着怎么把她的手牢牢地抓在手心里。夜渐渐深了,老爸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我知道,该回家了。

      现在还记得,那天她穿一身浅绿色碎花连衣裙,高挑娇柔,清爽可人,是那朵开在我梦中的白莲。

      七月初的晚风,凉丝丝的,舒服极了。弟弟骑着摩托车,小青坐在我后面,双手扶着我的肩膀。

      “抱紧我吧,我不怕你吃我豆腐。”借着三分酒劲,我大笑着说。小姑娘不乐意了,在我背上又掐又打,不依不饶。

      “谋杀亲夫啊!”我惨叫着,

        “什么?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看看!”

        “谋杀,啊……”我的可怜的后背,我的可怜的青春梦想……

      痛并快乐着,快乐却短暂。我多希望那段路能再长一些,就象一辈子。那样,我们之间的回忆,也不会这般单薄,经不起任何的风吹。

      到了她家门口,我忍不住轻轻的拉着她的胳膊。那么纤细,娇弱,被风吹得凉凉的,令我不禁有些心疼。她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我。我很想把她拉到怀里,紧紧抱着,不再放开,然而还是放开了。我抬起头,走出两步,笑着说再见,她也笑着向我挥手。微弱的月光照不见我们彼此相视的眼睛。

      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席慕容的《七里香》。

      “绿树白花的篱前,我们曾怎样轻易的挥手告别”

      心中百味,如何自处。潇洒转身,却又渴望成为她的羁绊。成就一段感情,需要时间,更需要空间,刚好这两者,我都没有。远方太遥远,归期太渺茫。

      “在远方,你要照顾好自己。”小青回道。

      “我会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好好的,我会回来看你。”

      那天晚上弟弟的车骑得很快,风很大,大得把我的眼泪吹出来。

      车轮与铁轨之间重复着同样的声调,阿轩插着耳机,不问世事。车窗外的树,飞快的奔向身后。

      “小青,我已经到武汉了。你肯定没有吃过武昌鱼,我也没吃过。”

        我们有一条没一条的发着信息。

        列车从武汉出发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五个人,四个男生,一个女生。我们都将跨过大半个中国,一路向北,再向西。

        “小青,我们要过黄河了。窗外好荒凉,山上都不长树的。”我试着发了一条信息。

        “是吗?你现在一定很累了吧,好想给你做饭!你想吃什么?”她回道。这条信息让我激动不已,浮想联翩。

      “让我想想!回锅肉、麻辣子鸡、豌豆瘦肉汤和油淋茄子,你会不会做啊?”我揶揄着,心中充满柔情蜜意,却又觉得那般的不真实。

      “不会我可以学啊,都是些油腻腻的菜!不过你喜欢,我就给你做咯。”

      “啊,好幸福!老婆这么好!”我兴奋的有点忘乎所以。

      “臭美呢!谁是你老婆?”

      是啊,现在连女朋友都不是。

      到徐州的时候,又有三个兄弟上来了,舞神、翟男和小伟。除了翟男,其他的都是单身男子汉,没有站台上的相拥挥泪的告别。

      黑夜再次降临,阿轩聊起了小苏苏。这个帅气的哥们感情专一,过百花而不沾身,独爱他的小苏苏。现在两人难免天各一方,不是命运的按排,是各自的人生选择。将来会怎样,不可预知,这对我们眼中看好的金童玉女显然没有意识到人生残酷。当时的我又何尝能够意识到这些。

      真正的爱情,经得起岁月和别离的考验么?

      阿轩在乌市下了车,我们还需要继续赶路。火车沿着天山行走。茫茫戈壁,一头连着天山,一头连着蓝天。

      “小青,我刚刚看到雪山了。好神奇,好美丽,将来我一定要把它拍下来。”我有些小激动。

      “嘿嘿,将来很远哦。”

        我们聊了很多,窗外风景变换,戈壁依旧,荒凉依旧。黄羊在红柳丛里奔跑,自由自在。

      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背着行囊,踏上这个叫沙城的小城。

      “小青,我到了。这是一个成天下沙子的地方,也将是我逐梦的地方。晚安。”

      发完信息,我躺到床上,开始一个新的梦。

      匆匆岁月,不堪回首。我们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却不知最终能与谁白首同眠。那时的纯真美好,却是让我回味了十年。

      小青已为人妇。小苏苏去了上海,阿轩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那时的爱情,那时的花开,都留在了岁月里。不知道是我们改变了岁月,还是岁月改变了我们。现在的行走,仅仅为了现实安稳,早就没有了追寻的激越。曾经难以理解的分分合合,在多年的分分合合之后,已经变得普通、平淡,不过是人生旅途中一树一树的花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