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法则(四):情绪的使用

四、情绪的使用

唱歌可以训练对情绪的控制和方向的把握。唱歌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一个人可以随着优美的旋律、特定的节奏,伴随着歌词,乐器的声音和人声去表达自身的情感,而随着演绎一首歌的过程中,可以改变、控制自己的情绪,也可以渲泄自身的情绪,最终他成为这首歌所表达的情感的样子,又或是舒发了沉寂在内心很久的情感。唱歌有四人关键要素:气息、发声、共鸣与情绪。气息是唱歌的基础,稳定的气息也让人稳定的表达方式,从而表现更稳定的情绪。发声练的是对声带的控制,对音域里音阶的掌握,人声会随着乐器的声音行进,跟着特定的旋律,人声也会特定的律动,这声音的带动下,情绪以特定的方式表达。练习久了,也更能理解不同的情绪,自身也在唱歌的过程中学会准确表达出自身的情绪。共鸣是让声音在身体内有更多的振动,也练习了对身体感受的控制。虽然人世间有丰富多样的情绪,而唱歌是用符合某类型的审美去表达这些情绪,所以有类似审美观人听到唱歌的人的表达,必定能感受到这种美好。

使用情绪的同时,不应该让自己变得难受。当个人能在练习唱歌的过程中,学会对情绪的使用,同时表达的情绪是符合大部分的美好的感觉时。或者,通过其它情感事件与经历,让自己能完全理解情绪本身,以及它的使用时。这时,人个已经能自主改变情绪,不受外界很多影响的影响,甚至能控制某些内在感觉时,还是要注意,情绪本身是与感受一体的。如果感受在客观环境受到侵扰、威胁,这时控制情绪来表达,会让人很难受。舞台上的光彩,因为台下有很多练习,心志做了很大努力。如果持续在难受的状态下练习,会慢慢形成身体上的病痛。一开始这些是隐性的,而且在台上是完全能控制得了,但很多慢性病症,也是长期让自身某部位难受所致。所以,要用科学的方式去练习,不要形成身体的劳损。

情绪能量充盈的人,可以滋养其他人。这在心理意义上,情绪能量充盈的人可以成为“母亲”的角色。这个“母亲”角色不是社会常说的,在家庭中的母亲。因为能很好的使用情绪,表达它美好的一面,其他人的情绪与需求能得到理解与接纳,他无论表达怎样的情绪,甚至有些不好,或发一些脾气。作为“母亲”一方,在理解对方负面情绪时,不受到负面的影响,并对自身的情绪价值有自信,然后像母亲一样理解、关心、接纳他人的情绪。对方在情绪能不压抑、不受批判得到接纳与释放时,自然会有一种小时候孩子表达时,面对对母亲的理解的滋养的感觉。好的情绪表达和使用,能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情绪、感受与记忆密切相关。情绪和记忆相互作用,在脑机制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两个脑部位:杏仁核和海马。杏仁核是情绪记忆最重要的脑结构,被认为是整个情绪记忆神经网络的核心。当情绪事件发生时,情绪编码了最初的记忆表征;事件结束后,继续影响着记忆表征,过遇到类似情绪事件时,会解码原来的记忆。海马对情境记忆与长期记忆是必不可少的,在这里它控制了被人类称作“记忆”的东西,就是说按“意愿”去回忆事件。情绪与感受唤醒诱发了相应激素的释放,这些激素对海马的巩固记忆产生影响。

事件、场景如果产生极端的情绪、感受会让人记忆深刻,这当中有好、有坏。童年阴影影响之深,也是因为当时受到伤害的情景也作用到长期记忆。而长期记忆的存在影响一个人信念的形成,因为它一直在。在新的事件产生后,也会结合长期记忆改变对新事件的记忆,从而让人带上某种色彩看这个世界。当中,欢笑与感动的情景,会让人对事件与知识产生更深刻的记忆。

改变情绪、感受,改变对当时的事件画面,可能可以改变记忆。改变记忆是有点科幻的观点,这点源于《西部世界:第三季》主要角色凯莱布在剧情不断闪回以前记忆的片断,因为他被送到塞拉克的治疗中心,记忆被篡改,使其对社会不再具有威胁。这改变他记忆的过程中,我看到两个关键:第一,他会被强制服用能改变身体情感的可溶芯片;第二,是他受被强制观看或在脑中观看当时事件的画面与声音,当然控制人对这原来的场景做了调整,以符合改变后的样子。至于,未来是否像科幻电影那样实现这样情景,现在就不得而知。只是看到这我也更加理解情绪与感受的关联。

开始于2020年5月下旬

完成于2020年9月中旬

原文链接:情绪法则(四):情绪的使用 - 清心涟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