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鸡肉

每个周五下午都得带儿子去拉小提琴,虽然拉不出个什么名堂,但他要坚持,我也就只好奉陪了,谁叫我是妈呢?其实这个过程很痛苦,尤其是每天大展狮吼功心都急裂了他还是磨蹭到晚上9点半也没有把琴盒打开的那一瞬间,因为他知道,到了9点半,我就会强制让他睡觉。

这还不算什么,不练就不练呗,不练的结果大不了就是谱子不会认,音拉得像锯木头,一学期也背不会一首乐曲,难过的是每次拉完琴我必须得陪他吃肯德基。经过这么多年的洗礼,这洋快餐我可是真的不爱。每吃一次,胃里就得塞几个小时,有时甚至整个晚上都不舒服。

跟儿子聊起,儿子说:“妈妈,你就理解一下小孩儿的心情好不?小孩儿,小孩儿多想吃啊?你想啊,香喷喷的鸡腿,三层的柔软的汉堡,喝下去又凉又爽的可乐,还有金黄的劲脆的外焦里嫩的薯条,想起来就流口水,我一个星期只吃一次,有时候还陪你去吃火锅呢。”

好吧,只能这样了,理解小孩子的心情。想想当年刚来深圳,听说中国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开在东门老街,我还不是凑着热闹去吃了好多次?而且一次可以吃六块辣翅,一个汉堡,喝一大杯可乐呢。不过,我从来分不清麦当劳和肯德基有什么区别。

昨天,陪儿子拉完琴,我只好又来到肯德基,选了一个还算安静的位置坐下来,侧面餐桌上的四个姑娘小伙子正好吃完离开,虽然餐桌上一片狼藉,但还算好。

儿子去点餐的过程中,一幕发生了。

一位大概如我年纪般的中年妇女推门进来了。她面容姣好,只是有些消瘦,剪着短发,穿着白色的T恤,黑色的运动裤,手提着一个蓝色的环保袋。她立即在这张还没有收拾的餐台前坐了下来,身子侧着,背对着我。

那么多空位,她为什么单单坐在那里?更奇怪的是,她没有去点餐。

或许她只是想在那儿坐着休息一会儿呢?我没有多在意,一直想着我的事情。偶然间看到她,她正紧张地转动头部东张西望,但身子没有挪动。

这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怎么啦?她想干什么?我没敢正眼看她,只是用眼睛的余光偶尔扫视一下她。

她发现没人注意了,便立即从餐桌上拿起一块刚刚那拨人吃不完剩下来的鸡块,迅速地放进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塑料袋里,然后装作若无其事般地坐在那里,依然用眼光扫视着所有的人。

那张餐台上有三块鸡肉都没有被吃过,稳稳地躺在那里。我明白了,那位妇女想带走那三块鸡肉!

当她的目光转到我这边来时,我立即低下了头,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但我眼角的余光依然可以捕捉到她的任何信息。一时间我好紧张,我怕她发现我发现她在捡那三块肉,她更怕我发现她想拿走那三块肉。

接着她装好了第二块,第三块。第三块刚装好,餐厅的服务员过来了,于是那位中年妇女立即起身离开了。她的蓝色环保袋里装着那三块可能还冒着热气的鸡肉。

我心里隐隐难过起来,甚至起了一丝丝担忧。很明显,她不是精神有问题,她不是流浪女,但她为什么捡那几块肉?是家里很困难吗?是捡回去给家里人吃吗?是带回去告诉她的孩子妈妈给他们带回来了肯德基食品吗?还是带回去给她的宠物吃?如果带回去给宠物吃,她完全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可是,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

儿子说:“妈妈,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她家里真的没钱买食物。二是带回去给狗狗吃。”

我好久没有说话,心里如什么东西撕扯着一般难过。我是不是太过敏感?我是不是太过担心?我是不是把他人想得太过困难?但愿,但愿天下所有的人在最难的时候都能有人拉上一把,好让他(她)离开绝望的境地。但愿,但愿那位中年妇女一切安好,捡回去的几块肉只是为了喂养自己的宠物。

下周,下周的同一时间,我依然会出现在这家餐厅,但愿我不会遇到她,又但愿我还能遇上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正:1.早上又巧妙变出早餐,只是近3天的早餐热情,把小酒窝吃撑了,在托班没法吃午饭[偷笑]。2.昨天国玲邀请去K...
    西域小达阅读 20评论 0 1
  • 要获取命令帮助时,Linux和MacOS的方式基本一致,此处以MacOS为例。 获取command_name命令的...
    勤奋的红狐狸阅读 54评论 0 1
  • 2019.3.17自我肯定 先生今天回来的早,说上午請同学吃饭。 1.肯定自己是一个越来越灵活的人。前两天先生說我...
    蓮一阅读 5评论 0 0
  • 从几何时,天才的说法不绝于耳,他们干啥都能干好,并且是那种好到让一般人绝望的地步。很多人渐渐的怀疑努力和奋斗的意义...
    人生知本论阅读 87评论 0 1
  • 今年十七岁马上就要进去高二然而我好像依旧一头雾水,不知道以后干什么做什么,只有学习。初中的那些好到不行的好朋友也都...
    Xunuo阅读 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