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台的角落,抿着淡绿色的不知名的酒歪着身子斜坐的你就那么带着奇怪的微笑瞧着我,有趣的很。我想这就是我们后来的甜蜜,疑惑,争执,痛苦的最初了。那个莫名的笑和迷眼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出现在我的梦里,实在是好看的很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