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0)

恶作剧之吻

文/玄宝

从前的许家明是个有好奇心的人,甚至古道热肠。后来,爱一个人,做一份工作,便慢慢地、生生地失去了这份好奇心。

他知道张存志是陆匀之的前任,也知道他们已经分手,更知道张存志对陆匀之还未死心。他跟陆匀之二人从不去刻意打听,那部分对方没有参与的过去,他们是成年人,受过一点生活的苦楚,知道眼前人才重要。

工作的时候,家明也是个实在的生意人,在商言商,空下来时,所有的情感和平衡都会涌上来。他在律所月例会上明确表示不想跟源东合作,太确凿的原因又说不上来,周律师追问的时候,他几乎回答不上来,幸而另外一个老牌律师也在旁帮腔,认为源东并非是优质客户,才堪堪躲过去。

若是单纯恋爱,也许只是一个过去的插曲。直到,他知道了张存志是已婚的,心下又是另一番滋味,那种被蒙在鼓里的被动,和随时会失去的不安全感,以及对陆匀之的不信任感,又开始折磨他的心智。

他也有这么一天,去质问值不值得,跟陆匀之一样,平衡心里的得失。

小时候,家明跟爸爸不经常见面,爸爸似乎是一个生活中偶尔出现的人,七八岁之后,才真正跟许英年生活在一起,叫了两年爸爸,那种尴尬才慢慢消失。许英年是个大男子主义很严重的男人,他对家明的教育时常有误差,都由许张文竹事后纠正过来,让他学会尊重理解女人,而并非逞所谓的男人义气。

但有时候,他遇到事情也会躲着,不肯面对,或者生硬地转移话题,每每遇到这种瓶颈,都会被许英年批评,不够大气!被批评后的家明内心落差非常大,那种否定居然被冠以父爱和期待,更是让他往回缩。成长过程中,甚至不停地暗示自己,不要成为像爸爸那样的男人,而是要去做跟他相反的人。

一如现在知道陆匀之和张存志的过去一样,家明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晚上在他的公寓跟陆匀之一同吃饭,又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仍是开不了口问。

陆匀之只当他是太累,连起床喝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她。

多少情侣夫妻档,在同居的时候,因为作息时间不同,闹钟定几点这种小事而大发脾气的,陆匀之不希望成为怨偶中的一对。

连着不冷不热三天,一个晚上三句话都说不到。

陆匀之都看不下去了:“家明,有什么事大家摊开来说,不能这样一直婆婆妈妈冷处理下去。”

家明最近新配了近视眼镜,戴上后居家斯文,坐在书桌前在看文件,听闻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继续看。

陆匀之不是不懂得变通的人,她也有自己的想法,拉了张椅子坐在他身边,准备等着他开口。

一股无形的压力就在旁边,他有些不耐烦地把眼镜拿下来,这回没有看她,手上还拿着钢笔和眼镜:“我只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而已。”

陆匀之脸上有些挂不住,“嚯”地站起来,往外走两步,又回头看他,控制自己的语气,平静地说:“好,等你不需要空间了我们再聊。”说完便走到一旁去拿自己的手袋。

“张存志找上我,要跟我们律所合作。”家明站起来,看着陆匀之的背影,“你从没跟我说过他已经结婚。”

陆匀之放慢自己的动作,深呼吸几秒,手上的拳头紧了紧,又松开:“我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哪件?他来找我谈合作,还是他已经结婚?”家明语气不好。

“你说的两件事,我都不知道。”

“撒谎!”家明几乎没有过脑子就说了出来。

陆匀之一瞬间回头,太过用力,脖颈处生痛,不可置信,盯着许家明,半晌才说:“我对这两件事都毫不知情!”

其实刚刚那句撒谎出口的时候,家明就后悔了,他想张口挽留,然而自尊心让他又顿住了,凭什么道歉的那个永远是他?错的人明明是陆匀之,是她没有交代清楚她的过去!
陆匀之没有多余的话,转身往玄关走去,新买的鞋子,穿了好久才穿进去,气,也抖。

陆匀之在车里怎么都平静不下来,翻着手机里张存志的电话,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一脚踩油门,到顾沁宁家去喝酒。

把这件事跟顾沁宁说了,顾沁宁倒是没有说她一句不是,她最近挂在嘴上的话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去他妈的男人,我们两人过就好了,互相体谅,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哪有什么天大的误会。”老顾才喝一口酒,就开始放言了。

“前两天我们去杨晓霞的婚礼,桌上那几个男同学,不停打听你的号码,有没有结婚,是否有男朋友。最近是不是好几个人在手机上想跟你诉衷肠,还约你出去吃饭?”顾沁宁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听得陆匀之直发笑,她还真说对了。

真是,有什么意思?

顾沁宁最近心情不好,陆匀之可以理解的,曹景光准备退休,要到美国跟妻女团聚,公司的事将会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他已经提出了明确的分手,该给她的,一分不会少,而且也表示她如果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去找他留下的人。

老曹对她仁至义尽。

上次打砸她公司的人,是老曹的另一个女朋友,因为得到的没顾沁宁的多,不管是出于什么心理,让顾沁宁都多受了一遭罪,也让老曹对她多了几分亏欠感,除了那天账户上多出来的几个零,往她名下又拨了一套房产。

“陆匀之,你看,以前我咬牙买房买车,买个香奈儿的包还要省吃俭用,算算老家那边要给多少钱,不能让他们觉得我狼心狗肺不懂回报。现在我不需要想了,即使不工作,收收房租和银行利息,也够我未来二三十年不忧吃喝。可我怎么都快乐不起来。”

怎么回事,她明明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

“因为人心不足,也因为没有摆正位置。”陆匀之也没有婉转,越喝越清醒,她厌烦了一直做个好人。

“可我从来没想过要人叫我一声曹太太,大家都叫我顾小姐,我挺满足的。”顾沁宁似乎忘记了她想要老曹的钻戒这回事。

“那就多出去交朋友,忘了老曹,等这件事过去就好了。”陆匀之觉得顾沁宁寂寞了,鼓励她:“之前给你寄大闸蟹的朋友呢?找他出去玩玩也不错。”

顾沁宁白了她一眼,又推一下,自己反而笑了:“天天说自己惨没人爱,照照镜子,发现自己也是不够诚恳的。”她自觉已经想得很开了。

“我倒是全身心诚恳,无奈人家许家的人更注重历史清白。”陆匀之也觉得累,靠着顾沁宁干巴巴地说出这些话。

“干脆我们逃到没有人的小岛去生活,忘了老曹也忘了许家明。”顾沁宁哈哈大笑,有些没心没肺。

“可是我怕虫子。”

“我也是,我怕丛林里有猛兽。”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都市生活,出门有车代步,上班坐电梯,用电脑沟通,所有的烦恼不是男人就是前程,她们是都市的一份子,逃不掉的。

陆匀之趁自己醉得走不路之前回去了,一路哼着不成调的小曲,高跟鞋拎在手上,两人住得近真好,走两分钟就到。

趁着有点酒意,她做了个决定,她要主动出击一回,不能永远让人捏在手里!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59)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1)


今天一直在听《女儿情》,满脑子的“若有来生,若有来生”,和圣僧的那张禁欲脸。
这几天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播出,我看了一下预告,怕被气死,没有看。
蠢女人看多了会心塞,有兴趣的话多复习几遍原著就好了。
跟朋友说这件事说了整整一天了,被气得不轻!

没看到46章的朋友,点击这个: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46)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