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文《余生让我好好爱你》 林简叶白涵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章你这个贱女人耀眼的血点染红床单,林简浑身疼痛地躺在床上。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过会,门打开,有着完美体形的叶白涵从里面出来。“我不是说过你不能留在我房间过夜吗?”叶白涵语气冷漠。“叶先生,我今天身体不适,能不能……”林简话还没说完,叶白涵随手从抽屉里取了一叠钞票过来,撒在林简满是情欲的身子上。“这些够了吧?”林简忍着眼睛的刺痛,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低头捡床上的钞票。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侮辱她,但又有什么所谓?她需要钱,她哥哥还在医院等着医药费!男人需要出气筒,为他心爱的女人出气!他们不过各取所需!看着女人低垂的脑袋,叶白涵眼里无故扬起一阵愤怒,他突然上前,一把将女人压在身下,大手用力地揉着那一片片紫青交叉的地方。“你果真够贱的!只要给你钱,你什么都做得出来!”身上的疼比不及心里的痛,听着男人的话,林简止不住留下眼泪,说:“叶先生,小葵还在医院等你。”“啊!”林简的脖子突然被掐住。“贱人,谁允许你叫小葵的名字?如果不是你,小葵会在医院里生死未卜吗?”叶白涵紧紧地掐着林简的脖子,力道随着眼里的愤怒加深。“呜呜……”林简满脸的惊恐,那一刻,她真的以为叶白涵要掐死她。在林简快昏迷过去的时候,叶白涵松开手,冷冷转身离去。门被重重地关上,林简嘴里发出压抑的哭声,她爱了叶白涵整整十六年,可为什么到头来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叶白涵娶了她,可他爱的人却是她的表妹林葵,结婚几年,她直至今天才跟他圆房!而且还是因为叶白涵喝醉了酒,口中喊着小葵的名字要了她!一年前,林葵失足掉下山崖,本是跟她无关的事,却被人传成是她派人害的林葵,叶白涵震怒,不仅打击她父母的事业,还逼她成为这几年来所有人口中的笑话!为了那份扎根心底的爱,为了她哥哥的命,她忍着一切的折磨!闭上眼睛,林简心如死水!她到底该何去何从?……数日后,林简刚从医院回来就看到别墅里多了一个人。林葵!一时间林简心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林葵醒来了,可以证明她是无辜的,但林葵有可能会抢走她的丈夫!林简咬紧牙,正当她想漠视他们上楼时,叶白涵叫住了她。林简停下脚步,脸色苍白,问:“有什么事吗?”    她不想在林葵面前受到叶白涵的侮辱!“从现在起,小葵会住在这里,你负责照顾她的饮食!”叶白涵冷冷交代道。林简转过头,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白涵,说:“我凭什么要照顾她?”林葵窝在叶白涵的怀里,像极了一只小白兔,小声说:“涵大哥,算了吧,我还是回自己家里住,我怕表姐。”“林葵,当年的事,你也应该解释一下了吧!”林简突然出声道。林葵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不断卷缩着自己的身子,眼角红彤彤的,说:“涵大哥,小葵好怕……”“林简!”叶白涵对着林简怒吼一声,随后低声安抚林葵,眼中满是柔情,“小葵,你不用怕,当年的事我都清楚,我不会再让这个女人伤害到你的!”林葵点点头,埋在叶白涵的胸膛前小声哭了起来。林简就好像是一个陌生人,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安抚别的女人!林简,你真是够贱的!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容忍他们剖你的心?林简在心里唾骂自己。

第二章到底谁才是叶家太太当年,叶白涵娶她,是因为她的熊猫血可以救他的爷爷,可结婚的这些年里,他正眼都没看过她一眼,出入各种场所都是带着林葵,不知道的还以为林葵才是叶家太太!“叶白涵,我真的没有伤害过林葵!”看着眼前刺眼的一对,林简突然大吼起来。林葵紧紧拽住叶白涵胸前的纽扣,整个人开始发抖起来。叶白涵见此,立刻抱起林葵,经过林简身边时,他寒声道:“如果小葵再出什么事,我就让人停掉你哥哥的药!“不!”林简拉住叶白涵的手,拼命地摇头。叶白涵没想到林简突然发力,一时间没站稳,林葵竟然从他怀里掉了下去。“涵大哥……”林葵的脑袋撞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叶白涵狠狠地甩开林简的手,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林简身体本来就脆弱,直接被这巴掌打得摔倒在地上。“你这个贱人!敢做不敢当?小葵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帮你解释过了,你为什么还要逼她?”叶白涵厉声道。林简半张脸都肿了起来,她趴在地上,无力说道:“她迷昏了五年,我就受了你五年的折磨!你还让我父母失去了他们一生的事业,现在还拿捏着我哥哥的命!叶白涵,到底是谁在逼谁?”叶白涵抱起林葵,让人喊家庭医生过来,连个眼尾都没有给林简。看着叶白涵决然的身影,林简扎根深处那颗名为爱的大树轰然倒塌!……傍晚,林简在厨房里忙碌着,心再怎么死,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更何况她还有一个哥哥要照顾!做好给哥哥的晚饭后,林简脱下围裙,准备去医院。“林小姐,先生让你准备给林葵小姐的晚餐。”佣人拦住林简。林简抬头看了看时间,说:“我先去医院,等会回来做。”林简已经想通了,既然叶白涵恨她,那她也没必要将自己的心摆到明面上让人糟蹋!等她哥哥的病好了,她就带着她哥哥离开这个地方!“林小姐,先生说你没做完不许走!”佣人眼里出现轻蔑。林简咬咬牙,重新围上围裙,等她做好饭菜后,叶白涵护着林葵出现在餐桌上。林简就当没看到,让佣人将饭菜端出去。“涵大哥,这米饭是不是没熟?好硬啊。”林葵向叶白涵撒娇。“林简,你怎么搞的?连个米饭都煮不熟?”叶白涵二话不说就冲着林简发火。林简没有辩驳,转身回厨房重新煮了一锅,此时离她给哥哥送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这次林葵没有说什么,林简拿起保温盒赶紧出门。“姐姐,你不吃饭吗?”林葵好像这才想起林简需要吃饭。“不用管她!”叶白涵淡然道。林简走到门口的脚步顿了一下,紧紧拽着保温盒,随后快步离开。……夜色降临,林简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医院说了,她哥哥得立马做手术,要不然有可能熬不过这个月。可她去哪里筹备手术费?问叶白涵要?他会给吗?林简的薄唇微微颤动,无论如何,她总得去问问。上到二楼,林简刚靠近房间,就听到里面传出暧昧的声音,“涵大哥,嗯……轻点……”林简脚步一顿,紧咬着牙,猛地推开房门,只见林葵抱着叶白涵,两人正在接吻。“啊!表姐……”林葵慌忙起来。叶白涵眼里酝酿着微怒,“滚出去!”林简稳了稳震怒的心神,说:“叶白涵,我们离婚吧!只要你给我五百万,我答应离婚!”她在赌她跟叶白涵之间最后的底线!

第三章恶心的白莲花叶白涵显然一愣,随后站起来,如同希腊古神般完美的脸满是惊涛怒火,“休想!你害得小葵住院这么久,没得到你应有的惩罚之前,你哪里都不许去!”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女人说离婚,叶白涵下意识拒绝,期间还有一丝很乱的情绪闪过,但因为太快了,连他自己都抓不住。“我没有害她!”林简不知道林葵对叶白涵说了什么,但她可以肯定林葵撒谎了。林葵的目光闪过一丝躲闪,但很快就恢复可怜,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说:“表姐,我已经原谅你了,你为什么还要逼我?”林葵的话让叶白涵顿时没了那丝微弱的情绪,从而变得更加愤怒,他走近林简,一把掐起她的脖子,说:“你这个贱人,你以为我娶你仅是为了救爷爷吗?如果不是当年的国际绑架案,我才不屑娶你!”林简的脸瞬间一片死色,她把当年的结婚当成是一件神圣无比的事,可在叶白涵看来,却只是一件阴谋?林简将目光转向林葵,瞬间明白了,“当年你娶我,是为了让我挡掉美国犯罪集团对叶太太的绑架吧!叶白涵,你到底有没有心?”林简眼角的眼泪刺痛了叶白涵的眼睛,他甩开林简,转过头,说:“出去!”看到林简的眼泪,他的心竟然也跟着一起痛,这是怎么回事?在两人的眼皮底下,林简就好像一条被遗弃的狗,溜回自己的窝。那一刻,林简彻底明白了,无论她再怎么爱叶白涵,叶白涵也不会移情到她身上来!出到门口,林简冷笑着看他们,说:“你们会有报应的!”林葵惊吓地往后退了一步。叶白涵扶住林葵,林简转身离开。林简,你不用再作贱自己了!以后好好为自己而活吧!林简抹去眼角的泪水,重新振作起来。……三人同在一个别墅相处,林葵彻底把自己当成叶太太,将林简当成一个丫鬟,但叶白涵睁只眼闭只眼。明明有佣人收拾被盖,可林葵却偏偏让林简进来收拾,而她坐在一旁跟叶白涵聊以后宝宝的事情。“涵大哥,你说我们以后的宝宝像你多点,还是像我多点?”林葵手里拿着一本明星宝宝杂志问叶白涵。“都可以,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叶白涵说这话时,眼睛盯着林简看,他想知道林简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可让他意外的是,林简面无表情。他发现林简变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样嘘寒问暖,也不再用爱慕的眼光偷偷看他,她在这个家,变得跟透明人一般。看着玻璃娃娃似的林简,叶白涵没有高兴,反而觉得心被挖了一角,空空的。收拾好后,林简默默离开,叶白涵的目光追随出去,林葵见此,妒忌的仇恨一闪而过。半夜,林简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但她没有起床。突然房门被人踹开,叶白涵如同煞神般出现,猩红的双目狠狠地盯着林简。“你为什么还要伤害小葵?”整个房间都是叶白涵怒吼的声音。林简不知所然,她只是冷漠地看着叶白涵,心一旦死了,她就会变得无所畏惧。看着林简放空的眼神,叶白涵心里扬起一股莫名的怒火,上前一把撕破林简的睡衣,压在她身上,用力地咬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他都打算原谅女人所做的事情了,为什么女人还要一次次地挑战她的底线?“嗯……”林简嘴角溢出一丝痛苦的呻吟声。可能是林简脸上难以忍耐的痛苦刺激到了叶白涵,他一把扯起林简的长发,将她拖到浴室,打开花洒,冰冷的水冲着林简的身体。“放开我,冷……”林简求饶道。“冷?能冷得过你的蛇蝎心肠吗?”叶白涵分开林简的腿,二话不说进到最柔软的地方。“啊!不要……好痛……”林简身处冰冷的水,身体又被人狠狠地要着,痛苦难以忍受。叶白涵的手在林简身上游走着,下半身放肆地抽动,突然他拿起一个手铐,将林简双手绑起来,让她用一个屈辱的姿势跪着。……未完待续……篇幅有限阅读全文佳违心L90190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LH 2017-01-18 16:38 昨晚梦里梦到了很久都没有见过的人,他还是一样的好看,依然是满满的少年朝气,...
    顾城北阅读 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