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一个

翠平推开房门,一股冷风顺着缝隙扑了过来,她一转身,又停住。本想加个围巾,或者帽子什么的,脑子里这么一闪,又放弃了。

走出家门,天真的很冷。她裹了裹大衣领子,推了自行车,一抬腿,骑上走了。

一个路口,看着没有车辆,想着冲过去。一个急刹车。光顾着看正前方了,没注意左边一辆电动车,差点和她亲密接触。心想好险。

因为骑自行车,她都是捡近路走。在一个小的胡同里,说是胡同,其实也不算很窄,能有三辆车那么宽。还是单行线。按说不算太窄巴,可偏偏一边的单位地方小,没停车位,站了一半当停车场。这不以为能走个近路,早点到单位。可偏偏路中间有那么一辆车和迎面的几辆电动车相遇。

电动车主其实是有意避让私家车的,可偏偏赶上个刚刚上路的司机。他左躲右闪,费了半天的功夫,才让过电动车。害得翠平等了半天,原本就是个大冷的天。这下好,翠平冻得直打哆嗦。

后悔自己没能多穿点衣服,把那围巾帽子等装备配齐。本来单位有事,想早去的,看来也早不哪里去了。

去单位正好经过一座小山,小山边上有一条直通单位的柏油马路。这是翠平常常走的路。前一段时间,由于内部美化,这条路禁行,害得翠平要绕好远才能去单位。走这条山路没有一个红绿灯,可是绕远的话,别说路远了,红绿灯就好几个。

几天前这条山路通行了。翠平又可以在这环境优美的山路骑行了。从边上小门进入,旁边小广场上已经音乐想起,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已经站好,开始翩翩起舞。

翠平想,等我退了休,也来参加。其实翠平只是想想,就她,还真没有舞蹈细胞。原来天气好的时候,周末也跟着比划过几次,可没比划几下,放弃。她还是要么去爬山,要么去跑步。她觉得还是这个省事,抬腿就走,也不用学。跳舞,她学了半天,也没学会。

旁边爬山的多了起来,有三三两两一起组团爬山的,也有一个人拿着水杯,慢步前行的。前面一个人引起了翠平的注意。且看这位老哥,两个胳膊架架着,腰挺得笔直,大步的在路上走着。他的姿势挺可笑。翠平全神贯注地看着,不觉张开嘴笑了。一扭把,差点和后面过来的电动车碰上。

翠平收回了心神,常常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天,太阳正被四周的雾气包围着。天空呈现淡灰色。天气预报说今天下午有雪,难道这是要下雪的前兆,不像,真的不太像。现在的天气预报已经很准确了。难道会报错,管他来,天要下雪,娘要嫁人,又不是咱能说了算的。

单位前几天刚刚调走了一个科长,论资历,翠平应该能够升职。同事都认为这个科长应该是她的。可偏偏听说还有一个人选。

翠平一直没有琢磨透,那个人是谁,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做好本质工作。有人给她建议,让她活动活动。她只是笑笑,摇摇头。说做好本职工作就好,搞那些歪门邪道不长久。

到单位,翠平看了看表,还好没有迟到。楼梯口她看到老刘,老刘给她打了招呼。老刘气色很好,虽然是冬天,他却春光满面。翠平还和老刘开玩笑说:“今天气色这么好,是不是有喜事?”老刘说:“哪里,哪里。”打着哈哈上楼去了。

翠平到了单位就开始忙工作,这时候办公室小陆走过来,小声的说:“我给大家宣布个事情,老刘当上科长了,刚刚开会宣布的。”

翠平一听,放下手头的工作。看向远方,眼神有点游离。嘴角往上一提,摇头,苦笑。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七十四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