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户主

当了一辈子户主,差一点连工资卡都写老婆的名字。图得就是一个省心。

可是,自从老婆走了以后,虽然天没有塌下来。电停了,水停了,我想要是液化汽也停了,这日子我也不过了。

于是,一切都要自己亲手打理。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还要自己去理财。

自从老婆大人去世以后,小白眼狼,几乎很少回姥姥家,更可气的是还亲口对我说:跟我没有共同语言。

傻丫头,你张嘴就是区块链,更夸张的是365天,都从来不摸钱,拿起手机一扫脸,都齐了。

可这些我不会呀,微信支付还没搞明白,听说数字货币又来了,一句话就是从此以后,出门也不用带钱了。

不行,我就是个土老帽,这手里没点现金总是感觉不踏实。你说这数字货币它到底好在哪里。

年轻时,也常听同事们说起定投呀,炒股呀,甚至瑜伽,心理建设课、不瞒你说连育儿讲座,大家都能说半天。

时至今日,什么区块链、数字货币曾经远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新名词,也让我有种亲切感。

从陌生到好奇,虽然很多专业知识,就我这水平也不可能完全理解。

但是,从今天开始我知道了区块链技术在中国已经获得了认可和支持。同时我还知道它就生活在我们中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