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与不爱,不将就(9)

96
美呆
2015.12.03 10:43* 字数 13583

深夜,韩扬和林森各自假寐,曾经充满爱和未来的床上,两人背靠背,像是隔着银河,再也没有了交流。事业,爱情,家庭的各种危机犹如洪水猛兽般将韩扬的思绪慢慢侵蚀,她找不到出路,也没有了退路。

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我们离婚吧。”

林森的身子微微一震,没有任何回答,他默默地闭上了双眼。韩扬将头低在双膝之间,她给不了林森想要的完整生活,那她就还林森一个完整的将来。

“离了吧。”韩扬继续说。

“你疯了吧。”林森终于按耐不住,开了口。

韩杨淡淡道:“林森,这样下去还有意思吗?”

“为什么?你给我一个理由。”

韩扬无法回答。

“是为了那个张鹏?!”林森拔高了声量,“就是因为那个张鹏?”

韩扬无语,林森却以为她是默认。“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就赶不上一个张鹏?”

“随你怎么说。”

“好,离就离!”林森一气之下同意了离婚。

“什么?离婚?”许诺不可思议地看着韩扬,她不相信韩扬会想要和林森结束这段婚姻。

韩杨苦笑:“是的。”

许诺惊讶:“为什么?不会是为了孩子吧?”

“没错。”韩杨轻叹口气。

“你疯了吧。”许诺抱住韩杨的脑袋,使劲摇了摇。

“我没疯。”韩杨也很无奈。

许诺怒道:“韩扬,你脑子进水了是吧。”

“大概是吧。”韩杨笑了笑。

“韩扬,你全身都进水了吧。”许诺恨不得剖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韩杨索性给她一个默认。

许诺气结:“韩杨!”

“许诺,我心里烦得很。”韩杨搂了搂她的肩膀。

许诺回抱住她,“那你们家林森怎么说?就同意了?”

“是的。”韩杨轻声说。

许诺发怒了,“混蛋!你们两个都是混蛋!我辛辛苦苦地维系着我的婚姻,你们这好好地说散就散。”

“他喜欢孩子,他太喜欢孩子。我每次见到他看着别人家孩子那个样子,我心里那种感觉你是不会明白的。”

“所以呢?你就让你老公去找别的人生孩子?”

“那我还能怎么办?”

许诺连声叹气,“我看你是被最近医院那些闹心事给烦的吧。你冷静点,婚姻不易,别为了不相干的事儿把自己的一辈子给搅和了。”

韩扬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放空眼神,若有所思。

“韩扬,你和林森说了你不能怀孕的事了吗?”许诺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以林森的脾气是不会轻易和韩扬离婚的。

“还没有。”

“那林森为什么会同意离婚?

韩扬没出声,许诺猜到了几分。“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就别问了,我做什么我自己心里明白的很。”

“不行,你必须说清楚!”许诺想了想,“不会是因为张鹏吧!”

韩扬拒绝回答。

许诺气呼呼地说:“韩扬,你这是哪根筋搭错了。这么多年都没和张鹏怎么着,这会儿功夫就勾搭上了?”

“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许诺瞪她一眼,“什么不是我想的那回事。张鹏瞧你那眼神明眼人都看的懂,只不过咱们不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你怎么就在这关键时刻把持不住了呢!”

“我都说了,不是你想的这回事!”韩扬想要解释,但是根本无从开口。

许诺都快气炸了,“那你倒跟我说说,是怎么个回事!”

“我对张鹏,根本没那个心思。”

“那你瞎折腾什么呢?”

“我不折腾林森能同意离婚吗?”

“这……”许诺觉得韩扬肯定是疯了,“韩扬,你到底懂不懂,婚姻不止是为了孩子。”

“那你还为了婚姻要孩子做什么?”韩扬反问。

许诺想了想,回答道:“这么说吧,我的婚姻就像是杯子,孩子就是这杯中的水,我想要让我的婚姻存在得有价值,我就必须去找水。可你不一样,你的婚姻本就不是杯子,所以存在得价值也不必要用有没有水来衡量。”

“那如果我的婚姻就是一个杯子呢?”

“那你也要问林森的意见啊,你得知道他到底真的是不是一定要喝水,万一人家觉得喝可乐雪碧美年达都一样呢?”

“那你们家那位,一定喜欢喝水吗?你非要用水来呈现你这个杯子的价值?”韩扬白她一眼,“而且我知道,林森至少是喜欢喝水的,我不想他为了我放弃初衷,这样谁都不幸福。”

许诺拗不过韩扬:“行,我说不过你。你也别把火往我这里烧。总之,我的意见就是,你得先把情况和林森说明白了,你没权利也没这个本事决定他的将来。要是他想离,那咱们就和他潇洒挥手说拜拜,要万一他不介意,你们不还能安安稳稳地往前走吗?”

韩扬淡淡地说道:“结婚前,我总以为婚姻是一条单行道,进去了就没想过要出来。可谁知道走着走着怎么就出了岔口了呢。我想往右,他偏向左,我们在路口就这么僵着,谁都不痛快。不如我使劲甩手,大家各自畅快。”

许诺知道再劝不动韩扬,“你可想好了,虽说地球是圆的,可这路走岔了指不定一辈子就碰不上了啊。”

韩扬笑得十分淡然,“行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考虑。对了,今天找你出来还有件事儿。”

“什么事儿?”

“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项目,我考虑了下,决定参与。”

“真的啊?”许诺完全没有想到韩扬会在这个时候同意入股。

“嗯,我现在工作和爱情都没了,双失大龄女青年,不抓紧时间谋划生活以后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许诺讪笑了下:“是,是这么个理。可是……”

“别可是了,这五十万可是我全部的家当啊,我将来的幸福可都在你手上攥着呢。”说着,韩扬把一张五十万的支票交给了许诺。

许诺却在这时有些犹豫了:“你可真想好了?”

“你这是怎么了,上次还说我这个,骂我那个,怎么现在又畏畏缩缩的?”韩杨奇怪地瞟了她一眼。

许诺想了想,郑重其事道:“你放心!这钱我一定会用在刀口上的。”

林森想想觉得心里不安,他昨晚同意离婚只是一时冲动,他越想越后悔,想打电话给老婆韩扬,可是韩扬始终没有接他的电话。林森转念一想,既然他们的问题出在张鹏身上,他就应该去找张鹏,他要告诉张鹏,他爱韩扬,他要挽救他们这段婚姻。

下班后,林森驱车赶往张鹏的酒吧,他想了一肚子话要让张鹏离开自己的妻子,也想好了满脑子的计划要怎么哄回韩扬。可当林森到了酒吧后,心就凉了半截。

原来,韩扬正在吧台和张鹏说话。其实韩扬是不想回家,也没别的地方去,便去了张鹏的酒吧打发时间。她没想到林森会来,他们之间的任何话语,都被林森默认为窃窃私语含情脉脉,林森丧失了理智,上去就抓住了韩扬的胳膊。

“你怎么来了?”韩扬被突然冲上来的林森吓了一跳。

“这句话该我问你。走,跟我回家。”

“你放开我!”韩扬怒目而视。

张鹏见状便上前阻止:“林森,你先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你闭嘴!”林森冲着张鹏嚷道,“我和韩扬的事不用你操心。”

“行了!”韩扬制止道,“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么闹不嫌丢人啊!”虽然这个点酒吧的人不是很多,但是林森的嗓门还是吸引了周围的几个客人望了过来。

“丢人?”林森松开了手,“我媳妇儿都要丢了,我还怕什么丢人?!”林森顺手取过吧台上韩扬没有喝完的酒,一饮而尽,壮了壮胆继续说,“张鹏,我今天就告诉你,韩扬是我的老婆,你抢不走也夺不去,所以你最好离她远点,越远越好。”

张鹏一脸无奈的看着韩扬,韩扬心里觉得不好意思极了,拉着林森就要走:“走吧,回家再说。”

林森平时不太喝酒,一下子一杯洋酒下肚,有些上头,他不肯走:“不行,今天这事儿一定要做个了断。”

张鹏见韩扬拉不住林森,便上前劝说:“这事儿你让韩扬自己想清楚。这样闹对谁都没好处。”

他不说便罢了,一开便惹怒了林森,他怒火冲天:“我说了,我和韩扬的事情不要你管,你听不懂吗?”林森将这段时间所有的气愤和压力全都宣泄了出来,他继续吼道:“你离韩扬远点,离我也远点。”

韩扬从没见过这样子的林森,在她的心目中,林森永远是那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却想不到他也会有爆发的一日。

“你先放开张鹏。”韩扬说,“有话我们回家说去。”

林森听罢顺手将张鹏向后一推,谁知张鹏没有站稳,正巧往后一个踉跄,头磕破在了吧台的玻璃沿上,顿时冒出了血。

“你怎么打人啊?”韩扬怒责林森,林森也被吓得不轻,他这才从刚才的愤怒中清醒了几分。

“我……”林森无从解释。

“林森,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韩扬气不打一处来,她上前扶起张鹏,焦急道:“张鹏,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弄成这样。”看到张鹏的伤,韩扬急得快要哭了出来。“我们去医院。”韩扬扶起了张鹏。

林森伸手拦住了他们,放低声音说道:“韩扬,我……”

韩扬一把甩开了林森的手,生气地拦下一部车,带着张鹏直奔医院。

林森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倍感失落。看着韩扬和张鹏的背影,他有一种彻彻底底的挫败感。韩扬的人离他越来越远,心也渐渐变得疏离。

韩扬在医院陪着张鹏,并对林森的行为向张鹏道歉。

“对不起,林森平时不这样。我也不知道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事。医生都说了只是皮外伤。其实,我理解林森。”

“你理解他什么,他打你你还理解他。”

“他是紧张你,紧张自己爱的人,这我能理解。”张鹏看着韩扬,传递着他的情感,韩扬逃避张鹏的眼神,故意望向了别处。

张鹏也觉得气愤尴尬,又说道:“婚姻的事,我们外人都不好插嘴。但是我还是跟上次一样,希望你别伤害了两个同样爱你的男人,也别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行了,我知道了。”韩扬不想再听。

张鹏没有再说,他的内心也很矛盾,他希望韩扬幸福,也希望这样的幸福是自己带给她的。

折腾了到大半夜,韩扬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里。林森一直在等妻子回来,想要道歉,却又觉得自己心里憋屈得很。

“韩扬。”林森开口叫道。

“我累了,今晚什么都不想说。”韩扬不顾不理,独自走进卧室。

“有些话我想和你说清楚。”林森变得很冷静。

韩扬停下了脚步,回过头说道:“你说。”

“你是不是打算今后就跟我这样了?”

韩扬没有回答。

“我们是不是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韩扬测过身子,强忍着泪水。

“从娶你的那一天起,我就想好了要跟你过一辈子。但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变成了这样。我本来以为,我们的将来会很幸福,有我,有你,有我们的孩子。可为什么我现在发现这样的幸福离我们越来越远,我越来越抓不住你,也越来越想不明白你。韩扬,你告诉我,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办。”

韩扬微微一仰头,孩子,林森一直期盼的孩子,他一直期望着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可如今,这样的幸福却变成了一种奢望,她不能这么残忍地让林森永远活在不完整的人生里,她必须要做出选择,正如张鹏所说,她不能一次又一次地伤害爱自己的男人,如果放手是两个人的自由,那她又何苦再纠结。

韩扬忍着泪水,缓缓地说道:“林森,离婚吧。”

林森怔怔地看着韩扬,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韩扬没有看他,她故作冷静地脱下了结婚戒指,放在了林森的面前。

林森倔犟地别过头去,当做什么也没看到。韩扬将戒指摆在了客厅的桌上,“既然我们都抓不住彼此的幸福,就放手让大家去追求本该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林森再也忍不住,他拿起戒指,“既然你这么想离婚,既然你跟我在一起根本不幸福,那我就成全你。”

韩扬没有再多说什么,她拿起包快步走向了门口,她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眼低头流泪的林森,内心呢喃:“对不起。”

她转过身去,开门离开,离开这个充满幸福回忆的地方,离开这个她原本以为会是一辈子的家。

两人约定在民政局门口办理手续,韩扬一早便到,脑里浮现起了当年和林森领证时的场景,曾经的甜蜜却成为了回忆中的伤痛。韩扬停下了脚步,她站在路口,静静地看着民政局,她在等,或许林森会拒绝,她甚至想,只要林森给她一点点勇气,她便能及时地挽救这场婚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林森迟迟没有出现,韩扬心里却是一阵喜悦,她希望林森永远不来,这样她就可以自欺欺人地以为这段婚姻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可是,就在最后一刻,林森还是来了。

韩扬远远地望着林森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该来的始终都要来。

“进去吧。”韩扬走了过去,没有看林森,故作冷静地说道。

林森跟着韩扬的步伐走进了民政局。

回忆在他们的脑海中匆匆闪过,相识相知相恋的每一个瞬间连成了回忆的伤痛,刺痛了他们的内心。当一张结婚证变为了离婚证,当所有预设的幸福在这张证上戛然而止,终于他们在婚姻的十字路口,没有统一步伐一致向前。

韩扬以前从来就觉得婚姻的纽带便是爱情。可她从不曾想过,婚姻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道路,爱情并不是它唯一的纽带,婚姻需要多方面因素的成全。你不能理解婚姻,便是不能享受爱情。爱情不是婚姻的坟墓,只是不懂婚姻的人才会让爱情和婚姻同时走向灭亡。

离婚后,韩扬便从原来的住处搬了出来,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找许诺帮忙。可她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找不到她。韩扬开始有些着急,便上门去找她,可她像是躲着韩扬似的,怎么都找不着她。

韩扬无计可施,只好打电话给张鹏。“张鹏,你最近有见过许诺吗?”

“没有啊,她很久没来了?怎么了?”

韩扬的心一下子凉了,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她从没想过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会在这个时候背叛自己,情急之下,便在电话里哭了出来。

“韩扬,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张鹏着急了。

韩扬没有说话,一个劲儿的在电话那头放声大哭。

“你在哪儿?韩扬,我来找你。”

韩扬没有回答张鹏的话,她挂断了电话,一个人独自在许诺家的小区花园内哭。事业搁浅,婚姻结束,钱也没了。韩扬突然觉得自己走投无路,而且是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赶。她无奈地坐在长凳上,想着和林森的过去,想着许诺的背叛,想着自己未知的将来,泪水不停地往下流,她该怎么办,她还能怎么办。

张鹏一路打电话给韩扬,可韩扬就是不接电话。他着急地开车在路上转悠,可始终找不到韩扬。他想到了韩扬刚才问起许诺,于是便拨打了许诺的手机。

可许诺的电话居然已经停机了。张鹏也觉得不对劲,便去许诺家找她。可许诺没找见,却发现独自悲伤地韩扬。

张鹏缓慢跎步上前,看到韩扬身边的行李和一脸的绝望,他猜到了几分。“你找许诺什么事?”

痛哭过一场后,韩杨稍稍平复了心情,“她拿了我的五十万,现在却失踪了。”

“什么?五十万?”张鹏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韩扬哽咽地说道,“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为什么要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再给我捅上一刀子。”

张鹏安慰韩扬:“没事的,没事的,说不定许诺只是暂时遇到了什么事儿,过几日也就回来了,你也别瞎想。”

“不会的,她不会回来了,我怎么就这么傻,我早该想到,她这人能做什么生意,我怎么就能随随便便地相信了她呢!”韩扬懊恼。

“许诺不是这样的人,说不定真出了什么事儿了。”张鹏取出纸巾递给了韩扬,她接过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一言不发。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张鹏问道。

“还能怎么办?婚都离了,钱也没了,工作也没找落。我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千万别!”张鹏被韩扬吓了一跳,“多大点事儿啊,我认识的韩扬可不是这样经不起挫折的人。”

韩扬看了他一眼,“和你开玩笑的,这么容易就寻死觅活的,我也太不知生命可贵了。”

张鹏笑了笑,“这样才对嘛。你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当务之急,得先找个房子安顿下来。”

“你准备住哪儿?”

韩杨无奈道:“没想好,房产中介看看吧,身边也没什么钱,只能暂时先找个便宜的地方住。”

张鹏想了想,说:“不如,你住我这儿吧。”

“不行,这不合适。”韩扬马上拒绝。

“我的意思是,你先暂时住在我这儿,等你找到了房子再搬走。你看你这大包小包的难道真睡在花园里啊。还有,许诺的事情我们还没弄清楚,我到时候再找人打听打听。你住我这里也好随时知道消息。”张鹏真诚地说。

韩杨依然十分犹豫:“这,还是不太好吧。”

“你心里别有顾虑,你不是还得找工作吗,没个安定的住处总是不行。再说了,我家那里交通方便。”

走投无路的韩扬只能决定暂时在张鹏家住下,等她找到房子一切安定便立刻搬走,她不想让张鹏误会,更不想给他一个假的希望。

离婚后的林森,生活失去了重心,整日魂不守舍,林苑中还以为是小夫妻两个吵架了,决定去劝劝儿子。“儿子,你和韩扬这是怎么了?”

林森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漫无目的地看着电视。

“有时候小夫妻两个拌拌嘴,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你也别太较真,做男人的,有时候让让媳妇也没事。不丢面子。”林苑中以过来人的经验劝说。

林森还是没任何反应,林苑中有些生气了,一把夺过了儿子手上的遥控器。“我这跟你说话呢,赶紧把媳妇儿给哄回来。”

“哄不回来了。”

“什么意思?”

“我们离婚了。”

林苑中一巴掌扇在了林森的脸上:“臭小子,胡说什么呢?”

林森面无表情:“我说,我和韩扬已经离婚了。”

“为什么?”

“爸,这您就别管了,总之,韩扬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

“什么叫我别管,我是你爸我就得管!谁让你随随便便就离婚了?”

林森黯然:“不是我要离!”

“是韩扬要离?你做了什么了她非要跟你离婚不可?”

“爸,这事情跟你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我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这婚该不该离我都已经离了。”说完林森一个人走进了房间,全然不理父亲在门外的叫嚷。

林苑中越想越不对劲,他决心去韩扬工作的地方找她问清楚,他不想儿子和儿媳因为一时冲动而分开。

谁知来到医院,林苑中才知道韩扬已经辞职,他以为韩扬这是想要彻底和儿子划清界限。他联系到了之前媳妇疑似出轨的事情,便认定是韩扬对不起自己的儿子。

回到家后,林苑中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看到儿子的失落,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子,你过来,爸有话跟你说。”

林森以为父亲又要啰嗦,满心的不情愿:“爸,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苑中站在原地没有动,林森看到父亲那副样子,没办法只能走了过去。“爸,你说吧。”

林苑中叹了口气,“儿子啊,你们总说现在年代不同了,人心也不同了,但是我还是相信做人的道理还是不会变的。”

林森费解地看着父亲:“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婚姻就是这么个理,缘分来了就在一起,缘分走了回头就散。很多事情也别太往心里去,将来的路还长着呢。”

林森不知道父亲的态度怎么一下子就变了,“爸,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想和你说说这话。”

“爸,我懂你的意思。”

林苑中拍拍儿子的肩膀,“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不值得记得的人就别记得,应该忘记的事情就早点忘记。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是吧?”

林森低头苦笑:“爸,我知道的,也明白的。”

“行了,明白就行,爸这把岁数也算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把将来的路走好才最重要。”

林苑中从没和林森说过这样的话,他有些感动,父亲对他的期望很高,对他婚姻家庭的期望也很高,他没想到自己会把日子过成这个样子,虽然过了父亲这关,但是他依旧迷茫和不安。

同样彷徨的还有韩扬,虽说是暂时有了居所,但是一直住在张鹏家也不是个办法。张鹏的热情和周到也成为了韩扬无形当中的一种压力。韩扬决定一定要尽快找到工作,回归正常的生活。

“床单被套都换了新的了。你放心用。”张鹏为韩扬张罗好了一切。

“谢谢。”韩扬除了道谢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鹏见韩杨一直在摆弄手机便问道:“你在干什么呢?”

“找朋友联系工作的事。”

张鹏轻笑,“工作的事是急不来的。”

“早点找到工作也能让自己生活的重心重新调整,回归正轨。”韩杨微笑,“张鹏,我也不好一直在这里打扰你,你说是吧?”

“不打扰,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还和我计较这个啊?对了,许诺的事我已经让人去打听。”

韩杨捋了捋头发,“算了,我也想明白了,许诺这丫头我们还不了解么,她拿我这钱一定有什么原因,她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等她出现了我再好好收拾她!”

张鹏呵呵笑了,“你能想明白就最好了。”

“嘿,我在你心里就是掉钱眼里的人啊?”韩扬开起了玩笑。

“哈,我认识的那个韩扬总算是又回来了。”

韩杨眨眨眼,“你认识的韩扬是怎么样的?”

张鹏笑嘻嘻地说:“我认识的韩扬就是无论遇上什么,总能笑着面对,勇敢生活。简单来说,就是吓不怕,打不死呗!”

韩扬欣然一笑,张鹏的确了解他,只是这种了解如果是源于友谊,她便能安然接受,如果是其他,便会变得五味杂陈。

韩杨寻找工作之旅并不顺利,隐晦的辞职理由,不良的医疗记录,混乱的婚姻状况让她屡屡被拒之门外。当年的医学院高材生,当年妇产科首屈一指的医生,当年人人羡慕的生活,却在一瞬间塌陷了。

韩杨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是一部电视剧,跌宕起伏,看得人精彩纷呈,演得人内心焦灼。她独自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发呆,想对着整个城市呐喊,诉说内心的无奈。可时间不会为了生活的坎坷而凝固,岁月也不会为了生活的磨难而停滞,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咽下那一声叹气,继续往前走。

想到这,韩杨不禁抛开一切,继续走向了下一个面试地点——一家中外合资的妇产科医院。

“韩医生,我想请问你既然在原来的医院工作了这么久,为什么突然间就要辞职?”这样的问题韩杨听过了无数次,也编排了无数个理由来回答。

韩杨想了想,却这样说道:“您上网吗?”

面试官是医院的赵副院长,一个五十岁开外的老头,戴着金丝边框的眼镜,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韩杨无奈地笑了笑:“那您怎么会不知道我辞职的理由呢?”

赵院长嘴角扬起一丝弧度,“韩医生倒是个实在人。”

韩杨回答:“不瞒您说,我面试了很多家医院,这是每家医院必问的一个问题。当然我相信他们看到我简历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我的故事。我曾经觉得,这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我想了无数个理由怎么搪塞过去,但我现在突然想通了。这并不可耻,因为我并没有违反我作为一个医生的原则,也并没有做过任何违背我职业道德乃至我人格的事情。”

赵院长似乎对韩杨很感兴趣,继续问道:“是什么令你想通的?”

“是您身上这身白大褂。”韩杨淡淡道。

赵院长本能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问道:“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韩杨斩钉截铁地说道,“正是因为没有任何不同,才让我更加清醒。我们每一位医生从踏出医学院走进医院的那一刻开始,都是一样的。我们本着救死扶伤的理念,我们为患者解除病痛甚至拯救生命。我们就跟这件白大褂一样,纯洁不掺有任何的杂质。从我从医至今,我并没有做过任何玷污这件白大褂的事情。我相信,无论我以后是不是还能做医生,我将永远不会侮辱医生这个名字。”

赵院长听后说道:“说完了?”

“说完了。”韩杨回答道。

“说实话,韩医生,你的履历非常吸引我,你的经验也正是我们医院所需要的。但是你的那段过去确实在医疗界甚至社会上造成了比较负面的影响。”

韩杨早就料到,她笑笑,“我知道,赵院长。其实我进来那会儿没想过我会和您说这番话。我承认,对于现在的我,这份工作非常重要。但是我不想用欺骗和隐瞒来换一份工作,这是对我这身白大褂的侮辱。您不愿意请我,我非常能够理解和接受。”

赵院长笑了笑,说道:“韩医生,要不这样,你的事情我会和我们院长再商量一下,你回去等我们的消息吧。”

韩杨礼貌地站起身与赵院长握手,这样的“等消息”韩杨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赵院长突然又说:“韩医生,我这身白大褂跟你穿的肯定不一样。”

韩杨疑惑地看着赵院长,他富有深意地微笑:“你穿上肯定更白。”

韩杨不禁“啊?”了一声表示疑问。

赵院长走到了韩杨的面前,“你不明白就回去好好想想。”

韩杨疲惫地回到了张鹏的家里,却意外发现张鹏也在。

“你怎么没去酒吧?”韩杨不解地问道。

“哦,酒吧停电了,今天休息一天。”

“哦。”韩杨点点头。

“吃饭了吗?”

“吃了。”

张鹏关切地问道:“今天找工作顺利吗?”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啊。”说着,韩杨一头倒在了沙发上,累得只想马上睡觉。

张鹏切了盘水果端到了她的面前,“吃点水果吧。”

韩杨随意地拿了一片放进嘴里:“欣欣呢?”

“刚睡着。”张鹏做了个小声的手势,韩杨领会地放低了声音。

“你看你累的,我都说了,找工作的事情不着急,凭你的能力,还怕没有找不到医院要你吗。”

韩杨叹气:“可惜今非昔比啊,换以前说不定我一出医院便是个抢手饽饽,可如今,我可是整个妇产科领域的烫手山芋,谁不捡着我就往外扔啊,还敢握手里?”

张鹏皱着眉,“话也不能这么说啊,你又没做错。”

“人言可畏啊,再说了,我们这行说到底就是不能有丝毫的行差踏错,不然就是千年道行一朝丧。”

“那你好歹也有这千年道行的基础啊,就算一朝沦丧,也能卷土重来的不是?”张鹏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呵,所以我这是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漫步重头越啊!”韩杨无奈地苦笑道,“你说我要是当年和许诺一样去做医药代表,不逼着自己望着仁义道德里瞎转悠,日子可不得比现在好过吗?”

张鹏看着她,“这话不对,你看现在许诺的日子好过吗?”

“我的意思是,我要是少几分原则,多几分狡黠,少几分固执,多几分皮厚,少几分……”话没说完,张鹏便已经打断:“你这也少几分,那也少几分,还是我们认识的韩杨吗?”

韩杨扑哧一笑,“我有时候也在想,理想这个词真可怕,要么把你往绝路上推,要么把你往火坑里撞,你不弄个满身伤周身痛还绝对就到不了幸福的彼岸。你说学医从医,治病救人,到头来呢,没个仁心仁术妙手回春的赞扬也就算了,怎么就成了坑蒙拐骗草菅人命了呢?要是这样,我还不如不做我自己,我不做韩杨,该干嘛干嘛。”

张鹏郑重道:“可你就是韩杨,就是那个一头劲往前冲,撞了南墙也不带拐弯的那个韩杨。我喜欢你这股子劲头,也喜欢你对理想,对生活执着的追求。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韩杨,而你恰巧就是那个韩杨。”

张鹏的话说得很认真,一下子把两人玩笑探讨人生的氛围拉到了另一个层面,韩杨有些尴尬,想要缓解气氛:“可别把我说得这么好,我可是失业失婚失财的三失女性,生活何去何从都还不知道呢。”

张鹏顿了顿,“你就是这么好,在我心里你一直就是这么好。韩杨,生活给你开了很多扇门,可你偏偏把每扇门都关了。别逼自己在死胡同里转悠,偶尔回头看看,说不定就柳暗花明了呢。”

韩杨知道张鹏意有所指,她别开头,故意不看他,可张鹏越说越来劲:“韩杨,我也是经历过生活挫败的人。我也有过你这样的痛,甚至比你更痛。我知道在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个人帮你一起分担,帮你一起摆脱这样的痛苦,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是这个人,也永远等着做这个人。”

张鹏终于把话挑明了,韩杨知道再怎么逃避都没有用。她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和张鹏的关系。虽说年少时有过懵懂的暗恋,可早就随着年华飘逝而淡忘。多年的友谊也让她对张鹏更倾向于一个可以畅谈心事的大哥哥。再来,婚姻的洗礼让她不得不去重新解读爱情,她不能在这个关头,随意地拉着张鹏成为她的救命稻草,这样对她,对张鹏而言都不好。

“张鹏。”韩杨想了又想才开口,“谢谢,但是我除了谢谢,真的不能给你任何的回应。我很感谢你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如果这样的帮助让你觉得我对你会有超越友谊的感觉,那我只能再说一声抱歉。”

张鹏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过了一会儿,说道:“算了,我其实已经预料到你会这么说。你太坚强,太固执,但是不得不说,你的坚强和固执打动了我,让我重新定义我的生活。我接受你的拒绝,也把我所有的爱意退回友情的界限内。但是我想说,我的这扇门,即使被你关上了,我也不会锁上。只要你哪天愿意了,轻轻一推,这门照样为你开启。”

韩杨微笑地抱了抱张鹏,轻拍了他的肩膀,“张鹏,有你这个朋友真好。”

张鹏回应着韩杨友谊式的拥抱:“有你这样的朋友,也不赖。”

欣欣突然从房间出来找爸爸,看到了韩杨和张鹏拥抱的场景,呆呆地站在原地。韩杨抬眼看见欣欣,不由得松开了双手:“欣欣,你怎么起来了?”

张鹏转头看到欣欣,回头和韩杨相视一笑,指了指欣欣,韩杨会意地点头。张鹏起身抱起欣欣进了房间。

“爸爸,你和韩杨阿姨是在谈恋爱吗?”

张鹏笑了,捏了捏欣欣的小脸蛋,说道:“是谁跟你说的啊?”

“电视里都是这样,两个人抱在一起,就是谈恋爱了。”

“那你喜欢爸爸和韩杨阿姨谈恋爱吗?”

欣欣的大眼睛转了半天,“不知道。那她会做我的妈妈吗?”

张鹏看着女儿欣然一笑,说:“小丫头,大人的事情你不懂,赶紧睡吧。”

欣欣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张鹏四处打听着许诺的下落,可家里公司以前的朋友都没有消息,一时之间她和史航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张鹏如常去酒吧里上班,可谁知包房里一群喝得烂醉的客人,出门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绊倒在地,将酒吧的玻璃桌子给打得粉碎,他们也倒在了满地的玻璃渣里,现场一阵闹哄,几个醉酒的人死皮赖脸地硬说是酒吧的责任,最后无奈只好闹上了警局。张鹏作为酒吧的法人不得不被请到警局录口供。

张鹏交代完当时的情况,便想要离开,可谁知在另一间房间里,看到了正在争吵不休的许诺和史航。张鹏惊讶不已,不禁在门外驻足偷听。

“混蛋,史航你个混蛋,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许诺边哭边骂道。

史航沉默不语。

“你说啊,你怎么现在不说话了?!你说啊,你解释啊,你不是嘴皮子最利索的吗。现在成哑巴了啊?”

史航抱着脑袋,“我也不知道会搞成这样,我也不想这样啊。”

“你不想?我看你乐得很!史航,你跟别人在那儿风流快活的时候,你想过我,想过我们的孩子吗?”

“我这也是一时糊涂,中了别人的套啊!”

许诺冷哼:“你再编,你继续编,我看你还能编出个什么凄美绝伦的故事来。我说你这么会编,你怎么不去好莱坞啊,你怎么不拿奥斯卡啊。你还在这儿给我丢什么人现什么眼,做什么小丑甩什么保龄球瓶子。”

“你小点声,这是警察局。”史航压低着嗓门说。

“这会儿你知道丢人了,你搞外遇找小三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丢人?你骗我拿钱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丢人?你还好意思让我小声点?”

史航急忙捂住她的嘴,“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我这是被人骗了才会这样。”

许诺挣脱开,“你被人骗,我看,我才是被人骗呢!我就是被你这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给骗的。我被你骗财骗色还骗婚,孩子还骗了两。你倒好,跟别人的老婆上床,被别人捉奸还骗我给你还债。你怎么就这么出息啊史航。我当初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个有出息的人啊。”

“什么俩……”史航讶异道。

因为史航的事情一直令她焦头烂额,许诺还没告诉他怀孕的事,显然,现在也不是什么好时机,但既已说漏嘴,她便索性承认了,“我有了。”

史航长大了嘴,想到妻子怀有身孕,还要替他承担债务,而自己去……思及此,他的头埋的更低了,仍由许诺在一旁狂轰乱炸。

许诺余怒未消:“我要是今天不跟着你去偷偷还债,我还真不知道你会给我也下套。史航,我们是夫妻,你懂什么叫夫妻吗?你懂什么叫婚姻吗?”

史航:“我……”他的支支吾吾让许诺更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她拿起桌上一堆卷案就往史航身上打去:“我叫你骗我,我叫你勾引别人老婆,我叫你再这儿给我支支吾吾!”

警察突然从门口冲了进来,大声叫道:“干什么呢?叫你们在这里等着办手续还打起来了!要教育回家教育,这不是你们处理夫妻矛盾的地方。”

许诺不甘地罢手,警察递上了一个文件,说道:“看看这个口供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就签字走人。”

许诺随意地扫视了眼文件,迅速签字,扔下史航转身就走。张鹏故意侧身躲进了安全门,偷偷跟着许诺走出了警察局。

许诺边走边掉眼泪,想到了她和史航的过去,想到了她为婚姻不惜牺牲的一切,情绪泛滥,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张鹏递上了一张纸巾,许诺没在意,顺手便接了过来。一会儿,才抬头看见了张鹏。

许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张鹏,“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得我问你。”

许诺不答。

“哭完了吗?”

许诺还是没说话。

“好,你尽情的哭,要肩膀我也可以借给你,哭完跟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事儿?”

许诺依旧没有说话。

“你都好意思骗韩杨的钱了,还不好意思跟我开口说实话啊?”

许诺这才抬起头:“你怎么知道的?”

“你知道你把韩杨害得多惨吗?离了婚,丢了工作,还被最好的朋友骗了所有的家当。”

许诺腾得站了起来,“什么?她真离婚了啊?”

“别把话题扯别人身上,我这是问你呢。”

许诺低声说:“我也不想的,我这也是被逼无奈,我也不知道史航这个混蛋会这么骗我,要是我知道,我肯定不会去骗韩杨的钱!”

“史航怎么骗你了?”张鹏浓眉紧蹙。

许诺边抽泣边说:“起初,史航跟我说,他和人打架,把别人打伤了。人家要求他赔五十万才肯息事宁人。他就过来求我,让我帮他借钱。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去哪里找五十万去。后来我就想到了韩杨,我没打算骗她,我是想先还了钱,然后再跟她说实话。以后我会把这钱还给她的。”

“我说你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幼稚,后来呢?”

“后来,我就把钱给了史航。他说他拿去医院还人,还坚持不让我去。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一路跟着他。谁知道,谁知道……”许诺哽咽了。

“怎么了?”

许诺咬牙切齿道:“谁知道他去的不是医院,而是一家夜店。于是我就跟了进去。原来他和一个有夫之妇上了床,结果被人家的老公当场捉奸,人家勒索他五十万,不然不但要把事情捅出去,还要和他一拍两散。史航这个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回来吓得就没辙了。于是就骗我说了打人的那一出。”

“那你们怎么会进警察局的?”

许诺气冲冲道:“我看到了这场景,当然不能善罢甘休。于是我就冲了进去,结果两方就闹了起来。不知道谁报了警,警察来了就把我们带走了,那对夫妻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我说许诺,你们家史航不懂事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糊涂了?”张鹏一个劲的摇头。

许诺凄楚地一笑,“张鹏,你不知道,我其实特别累,而且越来越累。我为了这个段婚姻,为了这家付出了太多了,可史航呢?他却总是站在原地,不管不顾,我以前总觉得他即使像个小弟弟似的跟在我后面一步一步地走我也就心满意足。可越往后,我越发现,我即便走得再慢,他还是跟不上我的步子,或许他根本就不想跟上来。”

“许诺,你得想清楚,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也别太用力地往前跑,也得给史航喘气的机会。”

“我做的还不够多吗?我现在觉得,我所有的付出都是白搭,在他眼里就一文不值。这一次,我不是气他搞外遇,不是气他骗我,我其实是气我自己,气我自己笨,自己傻,自己蠢,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去相信他,去挽回婚姻。这根本就不值得!”

张鹏也不知该说什么,“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

张鹏又问:“那韩杨的钱呢?”

许诺从包里掏出了支票:“警察来了,钱没给出去,对方人也跑没影了。”

张鹏想了想说:“韩杨现在在我那儿,你赶紧先把钱还给韩杨。以后的事回去再打算。”

两人刚想走,谁知道史航却追了上来,一把拽住许诺。“老婆,我错了,我混蛋,我不该出去鬼混,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

许诺甩开了史航的手,厌恶道:“你离我滚远点。”

史航不依不饶,继续死缠烂打:“老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你要是不理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许诺不屑道:“有胆你就去撞啊,你有撞墙的胆子还在这死乞白赖地求我干什么?”

“你即使不为我们的婚姻着想,你也得为孩子想想啊。”

许诺犹豫了,没有说话。

张鹏适时地上前说道:“史航,你先回去,让许诺冷静一下,你自己也想想明白,别一个劲儿要死要活的,都是爷们,就干点爷们该干的事情。”

史航语塞,许诺跟着张鹏上了出租车。

爱与不爱,不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