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有一种人生叫还债39

前面的小说在简书连载后,有朋友说羊父的蛇被没收,除了写他昏厥,好像没有着重写他悲愤和失望啊,是不是疏忽了。

我想告诉你,因为我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度地展开,蛇是野生动物,受国家法律保护,如果在现在这个时候,捕杀蛇类是要受到法律惩处的,而羊父这个事情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法律还不哆健全。

接着继续写小说。

杨招生父子俩又来到那个蛇类门市部,结果发现羊父他们不在了,这一对父子气的吐血。杨招生说:‘他们肯定搬回苏州了,我们回去找他。”

小杨说:“我知道他家在哪里,我能找到他。”

杨招生说:“如果他回家了,那就上门要债,他欠钱不还,是个老赖皮,要不到钱就不让他过好日子。”

小杨说:“我还是喜欢他女儿。”

杨招生说:“我会去找他的,与他还讲一声,我想对他讲,如果你把女儿嫁给我儿子,那所有债务清零,我保证人说人话,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去公证。”

小杨说:“如果不是我看中他的女儿,我早对他不客气了,哪会让他在我眼皮子下溜走呢?”

杨招生说:“他是杨白劳,欠我钱不还,好像比谁都理直气壮。”

小杨说:“如果他不把女儿嫁给我,接下来就让他哭也没有眼泪。”

而羊父像诸葛亮料到他们父子俩是会找上门来的,所以他好像有先见之明,他对妻子说:“暂时我不能回家,只能在外面流浪。”

羊妈说:“你就呆在屋子里,你不出门,没人知道你回来的呀。”

羊父说:“被窝里男人女人的事都会被人知道,我在家里也会被外人知道的,这个瞒不住。”总之,羊父不想引狼入室。他想,他给一家人的生活已经带来了许多的创伤,这是令他非常愧疚和伤怀的。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确了,羊父决定放弃再买卖蛇了。也就是说,到外面买卖蛇类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他诚恳地对小李子说:“你可以自己去找其他工作做了。”

小李子说:“我还是想跟着你干,你干什么,我也干什么。”

他心里想,如果自己离开羊父,意味着也与羊姑娘不在一块工作了。有道是人走茶凉,刚刚与羊姑娘点燃的爱情之火还能够熊熊燃烧吗?

小李子真不想离开羊父,他渴望与羊姑娘携手走入婚姻的殿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